狗狗币专家观点微软0元购入Open...

微软0元购入OpenAI?

-

原文来源:小饭桌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已经持续了三天的OpenAI“闹剧”,再现惊人反转。

昨日晚间,OpenAI超500名员工签署了一封致董事会的信函,强烈表达了他们对于过去公司动荡的不满,并表示:除非OpenAI解散现有的公司董事会,并重新迎回Sam Altman与Greg Brockman,恢复他们的一切职务,否则他们将选择离职,直接投奔微软。

在联名信的结尾,这500多名员工说他们全都得到了微软的承诺,可以无缝跳槽到微软,为Sam Altman成立的新公司工作。

OpenAI目前的员工总数约770人,也就是说,参与此次“逼宫”的人数已经超过三分之二。并且这一数字还在上升。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联名信的签署者中,竟然出现了公司首席科学家兼董事会成员Ilya Sutskever的名字,此前他一直是发起这场“政变”主要策动者,也是赶走Sam Altman的关键人物。

而现在,Ilya公开发推表示“我很后悔参与了董事会的行动,我从未想过要伤害OpenAI。我热爱我们共同建立的一切,我会尽我所能让公司重新团结起来。”

事件发展到现在,微软似乎在每个时间节点都起到了关键作用,就在昨晚联名信发出后的一个小时里,微软股价直接上涨了一千多亿美金。

一时间,关于“微软赢麻了”的论调甚嚣尘上,甚至有人调侃到:“看起来,微软马上要0元收购 OpenAI了”。

转折就发生在一瞬间。

原本科技圈、投资圈都以为,Twitch联合创始人Emmett Shear将接替Sam成为新的OpenAI CEO。而Sam将摘下OpenAI访客胸牌,成为纳德拉手下的员工,领导微软先进AI团队。

但剧情又又又又反转了……

看起来,这出AI版“权力的游戏”尚未进入尾声。

但至少,当前阶段大家都在试图弄清楚三个问题:OpenAI找来接替Sam的第三任CEO到底是何方神圣?随着Sam离开,研发与商业化之间脆弱的平衡被打破,OpenAI内部的矛盾为何迅速激化?以及Sam入职微软,为何引发了硅谷投资圈的连环大地震?

兜兜转转 OpenAI还是想要Sam“平替”

就在联名信发出之前,OpenAI刚刚迎来了一位新任CEO。

公开资料显示,Emmett Shear毕业于耶鲁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2005年曾与三位合伙人共同创办了直播平台Justin.tv。2011年6月,公司决定将游戏内容分拆到单独的品牌和网站下,并更名为Twitch。

三年后,Twitch被亚马逊以9.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该笔交易也成为当时亚马逊史上最大收购。

Twitch曾是世界上最大的直播视频平台之一,巅峰时期每天可以吸引2600万人在线观看。过去16年里,Emmett Shear一直担任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直到今年3月才正式辞职。

在Emmett Shear的过往职业经历中,还有两段值得关注——分别是2011年6月至2016年6月、以及2023年4月至今。期间,Emmett Shear一直兼任著名孵化器Y Cominator的合伙人,YC也是Twitch早期最主要的投资方。

细思极恐的是,本次事件的另一主人公Sam Altman曾经在2014年至2019年期间担任YC的总裁,二人还同为YC的首批创业成员。

细数Emmett Shear的几段从业经历不难发现,其与Sam Altman有很多相似之处,不但都有创业、管理公司的经验,还接触过投资,甚至服务的都是同一家机构(YC)。

可以说,除了在耶鲁读到了毕业,没有像Sam一样中途辍学外,Emmett Shear活脱脱就是一个Sam“平替”。也侧面证明,即便对即便对Sam存在诸多质疑,但OpenAI董事会内部依然认可其专业能力。

有意思的是,Emmett Shear一直以来也在关注AI行业的动态,并多次在社交平台上表达自己对于人工智能监管框架的看法、以及对大模型垄断的担忧。这恰恰与以Ilya为代表的OpenAI部分董事会成员坚持开源的主张不谋而合。

有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OpenAI 正是看到了 Emmett Shear 有能力管理大型工程运营,并被他对人工智能潜在威胁表现的担忧所吸引。

OpenAI 董事会在向员工发送的备忘录中也证实了这一观点。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OpenAI董事会称,Emmett Shear “拥有独特的技能、专业知识和关系,将推动 OpenAI 向前发展”,并表示这是“推进和捍卫 OpenAI 使命的唯一途径”。

如此看来,OpenAI董事会这次是找来了一位能力不输给Sam,且与自己志同道合的新搭档。

脆弱的平衡被打破,内部矛盾迅速激化

即便Emmett Shear与Sam有诸多相似之处,自身能力、管理经验也相当出众,但他接手的实在是一个烂摊子。

在外界看来,OpenAI以初创公司之姿拿下880亿美金估值固然惊艳,但为了坚持“防止AI威胁人类”的初衷,OpenAI内部一直以一种非常奇怪的股权架构,维持着研发与商业化之间矛盾的平衡,而现在,这种脆弱的平衡终于被彻底打破。

或许多年之后,Sam仍然会想起2015年自己第一次见到Ilya的那一天。

彼时还是YC CEO的Sam,刚刚在一场关于AI的晚宴上,和马斯克以及Stripe前CTO格雷格(Greg)达成共识——AI拥有无限的未来,但如果让谷歌这样的大公司继续垄断AI技术,对于人类将非常危险。

因此,他们决定成立一家非营利的,用于对抗谷歌AI霸权的机构,名字就用马斯克提出的OpenAI。

有趣的是,为了成立一家对抗谷歌的机构,Sam首先做的竟然是去谷歌挖墙角——邀请谷歌著名的AI科学家Ilya,成为OpenAI的联创兼首席科学家。

据Ilya后来回忆,当谷歌得知Sam发出的挖人邀请后,直接把自己的年薪提高到了近200万美元,这个数字是当年OpenAI要付给他的三倍。

但Ilya还是愉快地放弃了谷歌数百万美元的高薪,最终成为OpenAI的联合创始人。

并不是Ilya对钱不感兴趣,而是Sam联合马斯克找他吃了顿饭,还给他画了一张“大饼”:“跟着谷歌用AI霸权毁灭人类,还是跟我们一起用AI拯救世界,给你三周时间考虑。”

Sam的这番话很明显说到了Ilya的心坎上。

因为Ilya师承图灵奖得主、世界著名AI科学家Geoffrey Hinton。Geoffrey一直呼吁应该警惕“超智能体”毁灭人类,并对AI安全进行监管。作为Geoffrey的学生,Ilya坚持的也是AGI(通用人工智能)造福人类,保证AI安全的理论。而OpenAI对抗谷歌霸权的初衷,恰好符合他的胃口。

在Ilya的技术领导下,OpenAI很快在2018开发出了GPT-1,随后在2019年发展到GPT-2。也是在这一年,Sam从YC离职,全职担任OpenAI CEO,他很快意识到:如果想把模型顺利迭代到GPT-3,公司就必须接受微软的大额投资。

但OpenAI成立的初衷是对抗大公司的技术霸权,接受微软投资无异于挂羊头卖狗肉。

种种迹象表明,就是否接受微软投资,OpenAI内部必然爆发过激烈的争执。外有研发副总裁阿莫迪兄妹的离职,并成立OpenAI最强竞品、关注AI安全的Anthropic;内部则是Sam为了安抚技术派情绪,设立了复杂的权力架构。

从2019年开始,OpenAI分成了非营利机构和有限营利公司两部分。有限营利公司对微软等投资方负责,为资方赚取利润;非营利性机构董事会对公司有实际控制权,但不能持有公司股份。

也就是说,Sam为了给Ilya这样的技术理想派吃下一颗定心丸,主动要求包括自己在内的董事会成员不持有公司股份,并把任免CEO的权力交给了非营利性机构董事会。

而投资了100亿美元的微软,在OpenAI非营利机构董事会中一个席位都没有。甚至连Sam被罢免时,微软投的100亿美金,也只帮助他们拥有了提前10分钟的知情权。

可以说,自始至终OpenAI就不是一家正常公司,而更像一个公司与非营利机构的混合品种,但也正是在这样的权力架构下,OpenAI的技术派和商业派一直保持着脆弱的平衡。

但由于Sam既不持有公司股份,也就无法控制自己的任免。在今年5月的美国国会听证会上,Sam甚至颇为自得,他告诉国会议员:“我没有OpenAI的股权,我的薪酬刚刚够健康保险……我做这个纯粹出于热爱。”

现如今,当Sam因自己一手设计的权力架构,被Ilya为代表的技术理想派扫地出门,其中滋味恐怕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不过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罢免公告发出一小时后,Sam优先发了一条推文“我热爱在OpenAI的时光,很高兴与如此多有才华的人一起工作……”但他发给助理Alex Cohen的短信显然没有如此温情,只有简短的“WTF”。

另一方面,当Sam费尽心机保持的平衡被打破,Emmett Shear又该如何重建董事会之间的信任?或者说,他该如何取得Ilya的信任,毕竟,这个平日不显山不露水的科学家,刚刚发动“政变”干掉了被认为将是新一代“硅谷之王”的Sam Altman。

根据Ilya的发言,OpenAI下一步的重点将不是尽快开发新产品,而是对AI进行监管,确保AI安全。而在把主要精力放回发展前,恐怕OpenAI还要花大量时间,重组自己的组织架构。

多位硅谷分析师认为:“OpenAI的技术理想与商业实际存在着极大矛盾,随着Sam离开,技术派当权,矛盾很可能会迅速激化。”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19号晚Ilya Sutskever在员工大会上宣布,Sam不会重新担任公司CEO后,数十名员工当晚就宣布要辞职。同时,超500名OpenAI员工威胁称,如果Altman不复职,他们将辞职加入微软。

恐怕在Sam离开之前,大家都没预料到,迅猛增长的OpenAI原来内部矛盾如此严重。

Sam“出局”,投资圈连环地震

Sam出局之后,不仅OpenAI内部的矛盾迅速激化,同样引发了硅谷投资圈的连环地震。据外媒报道,加州多家机构的投资人度过了数个“不眠之夜”,大家都在期盼事态的最新进展。

其实,从这两天OpenAI投资人的一系列“逼宫”行为也可以看出,资本认可的还是Sam这块金字招牌。

比如前文提到, Sam被开除一事OpenAI此前并未通知外部投资人,即使是投资了OpenAI超130亿美元、持股49%的大股东微软,也是在消息公布前十分钟才得知此事。

这一操作直接导致微软股价下跌了将近2%,损失超过500亿美金,大约是一个京东的体量。

微软方面自然非常震怒,虽然第一时间发布公告称“微软与OpenAI将保持长期合作伙伴关系”,但微软CEO纳德拉(Nadella)转头就告诉Sam:“我们会全力支持你回归OpenAI。”

很显然,微软真正想要的,还是跟“有Sam Altman”的OpenAI保持长期合作伙伴关系。

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在Sam重回OpenAI的谈判最终破裂后,据知名科技记者Kara Swisher爆料,微软已经在与OpenAI董事会谈判,希望在董事会拥有席位。

也就是说,在Sam被踢出局后,微软似乎并不信任以Ilya为代表的技术理想派。

因为在以往,微软并不拥有OpenAI 董事会席位,只管投钱给资源,Sam等创始团队负责领导OpenAI。而现如今,微软已经在考虑亲自下场管理企业,转变的根源恐怕还是不信任。

除了大股东微软,OpenAI的离奇宫斗,同样“惹恼”了一众顶级投资机构。

据消息人士透露,罢免公告发布当天,几家拥有OpenAI股份的风投机构就已开始商讨对策,意在施压OpenAI董事会恢复Sam的职务,其中就包括老虎环球基金。

此外,一位与微软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红杉资本在最近24小时内也一直在与Sam商讨去留,并表示无论其做出何种选择,都将给予支持。

也正因为各大VC的鼎力声援,业内才普遍认为Sam重回OpenAI几乎是板上钉钉。

但事实却截然相反,随着新CEO的走马上任,Sam似乎将被OpenAI彻底扫地出门,不仅让为其“回归”奔波的投资人面上无光,更让老股东对OpenAI董事会及公司高层产生了怀疑。

原因很简单,于公,Sam在硅谷创投圈声望极高,融资能力有目共睹,一手一脚把OpenAI做到近900亿美金估值;于私,Sam出身投资圈,且本人情商很高,与一些大股东(比如微软纳德拉)私交甚笃。

董事会不顾投资方意见,一意孤行将Sam踢出局,很难不令投资方心生芥蒂。

另一方面,这场“闹剧”对OpenAI正在进行的新一轮融资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据报道,本应牵头对OpenAI员工所持股份进行要约收购的Thrive Capital ,可能会暂停此次收购行动,并且已经明确表示,正是因为Sam被开除 CEO。

一接触过OpenAI融资的业内人士亦向小饭桌透露,新一轮融资中很多投资者都是与Sam直接谈判的,如今Sam的离开,投资者也担心交易会出现更多变数,包括是否会影响自己拿到的额度,以及OpenAI的估值会不会受到此事的影响。

不得不说,摆在OpenAI新任CEO Emmett Shear面前的问题,实在不胜枚举。

对内,Emmett Shear需要在公司非营利初衷与业务烧钱模式的矛盾中再次建立平衡;对外,他既要获得老股东的认可,重新与外部投资人之间建立链接,又要快速取得新股东的信任,以顺利完成新一轮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昨晚,Emmett Shear就已经烧起了自己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据媒体报道,Emmett Shear宣布将聘请一名独立调查员来调查Sam Altman突然被罢免一事,并在未来 30 天内改革管理团队,以恢复人们对OpenAI的信任。毕竟,CEO突然被罢免的事,谁都不想经历第二次。

不过现在来看,Emmett Shear和董事会还是低估了这次事件引发的蝴蝶效应,更低估了Sam Altman对公司的影响力。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彭博社:预测比特币今年将上涨至40万美元

比特币的涨幅与2013年的约55倍和2017年的约15倍相似。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