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币专家观点阻击ChatGPT,...

阻击ChatGPT,8块8的AI头像写真,已经赚到钱了?

-

原文来源:电商在线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一场被称为“科技春晚”的OpenAI开发者大会,让渐冷的AIGC行业再度变得火热。

开发者大会上,时任OpenAI的CEO山姆奥特曼(Sam Altman)宣布开放ChatGPT的自定义功能,不懂技术的人也能根据需求创建自定义版本的ChatGPT,简称GPTs,还将在11月底上线GPT应用商店,让这些GPTs实现商业化。

消息刚出来,无数从业者就表示这简直就是“初创公司杀手”,有人吐槽自己“一夜之间失业”,有人调侃“山姆奥特曼毁了我价值300万美元的创业公司”。戏剧性的是,开发者大会刚结束10天,山姆奥特曼就被董事会罢免,英伟达科学家Jim Fan在推特调侃:ChatGPT现在是CEO了。

2023,算是“AI元年”。

海外ChatGPT率先火爆出圈,阿里巴巴、腾讯等大厂纷纷发布了自己的产品,商汤科技、科大讯飞等AI企业和清华大学等顶尖高校也开始入局,还有李开复、王慧文等大佬下场……

但热闹风景的另一面,是大模型的商业化,至今仍处在探索阶段,最早实现商业化的,反而是风口下“弯腰捡硬币”的小玩家。

从最早的卖ChatGPT镜像小程序赚快钱,到卖课教人怎么用ChatGPT赚钱,再到后期使用各种生成式AI做图修写真,打造数字人直播间等等。这批玩家不用太强的技术,不需要投入太多资金研发,只要看准用户需求,就能赚到风口上的一笔钱。这些玩家遍布各个社交平台和电商平台,呼应着消费者的需求,提供着各种AI相关的服务。今年双11期间,淘宝还将人工智能服务升级为一级类目。

大厂和企业是将AI视作其核心业务的助力,秉持着长期主义。行业内中小玩家面临的则是在当下,最直接的就是“有没有赚到钱?”“赚了多少钱?”

01 AI创业者,正在加速变现

去年年底ChatGPT快速出圈后,资本市场闻风而动。

国内各个大厂和大公司纷纷入局,百度的文心一言,阿里的通义千问,字节跳动的“豆包”……每一个产品都在互联网引起了不少讨论。11月15日,李彦宏在深圳2023西丽湖论坛上表示,截至10月份,仅国内发布的大模型数量就达到 238 个。

阿里云发布的AI开源社区“魔搭”

但资本市场的火热和出圈的流量热度之外,一个更明显的问题是商业化落地。

AIGC行业,一直面临着商业化困境,消费者的付费意愿算不上高——即便是开发者大会后流量暴涨,宣布“暂停plus会员注册”的领头羊ChatGPT,此前也一再降低plus会员的价格,这一举动被部分从业者解读为商业化进展缓慢,所以通过降低消费门槛吸引用户付费。

大厂、大公司凭借资源和资金优势或许并不急于一时,甚至打着长期主义的想法,目前大多还是在用AI结合已有业务,降本增效。

11月16日,阿里巴巴集团财报披露,鉴于多方面不确定性因素,不再推进云智能集团的完全分拆。同时,阿里巴巴将坚决加大对阿里云的持续战略投入,确保阿里云专注于“AI(人工智能)+云计算”发展战略,打造AI时代技术领先的云计算服务。

横亘在行业内其他玩家面前的,却是商业化难题。

今年10月26日,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在黑马营的课程上表示,今年上半年投资放缓,海外听了AI创业梦想就给钱的事在中国是不可能的,“在中国做AI创业,第一天就要商业化落地。必须在什么场景下可以实现落地,并且第一天就可以赚钱”。

不论是开放API接口还是SaaS模式做企业服务,B端用户都更青睐大厂商,中小玩家的变现机会最后还是落在C端用户身上。

而最能看到用户需求的,可能不是手握技术的人,而是混迹于社交平台、电商平台和二手交易平台的各路下游玩家。

从最早卖ChatGPT镜像小程序,到收费帮用户生成AI头像和写真,再到数字人虚拟直播带货,这些项目的参与者大多不是大厂或手握技术的公司,而是无数下游小玩家,在有着技术的公司和有着需求的消费者之间,做着依靠信息差的“无本买卖”。

而这些生意模式很简单,有一定技术能力和认知的人,都可以轻松做到,个人玩家和小公司甚至不需要投入太多资金成本,甚至不需要技术。做一个接口平台或者人工进行服务,直接将其他应用的生成结果传输给用户,就能赚到钱。有些时候,刚性成本可能只有会员费用这一项,几乎算得上是“一本万利”。

各种ChatGPT镜像产品

一位从业者表示,如果是图像类生成产品,就目前来看,不论算法架构,不同平台最后生成的结果差别可能不算大,即使有一些差距,也能通过后期调整实现一个比较满意的效果,“从市场来看,妙鸭刚推出就实现了变现,图像类可能是最好面对C端消费者去做商业化的”。

众多在行业内投入资金做研发的玩家,也逐渐将视线投向了这部分小玩家,开始学着他们“弯腰捡硬币”,寻求起了在C端变现的可能性。

02 弯腰捡硬币,获客能力比技术更重要

想在风口下弯腰捡硬币,相较于技术,获客能力才是决定能不能赚到钱的核心因素。

副业群里,对于这些面对C端用户的AI生意有不少介绍——在抖音、小红书或微博等社交平台注册多个账号“撒网”,发布AI做头像、拍写真和写作等相关内容,吸引消费者。更为直接的,则是在淘宝、闲鱼等平台发布相关商品,这些平台的用户付费意愿更高。

而在社交平台繁多的AI相关商品中,最受用户欢迎的,可能就是AI头像和AI写真,原因无外乎是切中了用户最重要的“社交需求”。

此前我们采访过的一位AI头像商家表示,“头像市场永远是最庞大的,毕竟现代人有这么多的社交媒体账号,每个都会需要头像,这是自我形象的直观展现”。曾经在社交平台爆火的“妙鸭”,切中的就是消费者的社交需求,而AI写真也有着类似的逻辑,能够作为用户在社交平台展示的一部分。

淘宝人工智能服务行业负责人肆叶表示,之所以生成图片类的产品会成为人工智能服务类目主推的商品,一是从行业供给侧来说,图像生成类产品供给量比较大,二是从消费者侧而言,目前面向C端消费者的产品形态其实还不够丰富,消费者接触最多的,可能还是图像生成类的服务,这也是最容易被消费者感知到的产品。

但想要服务好C端用户,除了获客能力,服务能力也是重要一环:客服需要及时解决用户询问和需求,处理售后等问题,才能让客户确认收货。

从事AI图像生成生意的店主霍山直接表示,这更像是一门“服务行业”,在为用户生成AI图像的时候,他有一半精力用在了和客户沟通调整效果上,“一直要调整到客户满意、准确度最高,才算完成”。

而不少此前面对B端的AI玩家,缺少获客能力,也没有客服团队,也开始和有这些能力的商家去合作,做起了官方授权,或者和商家一起共创,了解C端消费者的需求。

淘宝店“图灵说TuringTalkAI”的一款汉服写真已经售出了8000多件,而这款写真的灵感来自于店铺创始人星亦,他是一位连续创业者,此前也就从事过不少和AI相关的创业项目,而汉服写真就是其和ingo相机合作共创的产品。

星亦表示,他们在选择合作供应商时,更希望和一些比较新锐的品牌去合作,因为比较新的品牌可能会更多去听取一些来自用户端的反馈,能去针对用户的需求去做一些更精准的服务,“现在基本上我们在产品阶段就和品牌方一起聊,去做一些具体的改良,比如说在SKU方面去提供一些更容易被用户选择的组合方式等。我们的供应商其实也很开放,表示如果我们能看到平台上用户需要什么,可以直接跟他们讲,他们去做”。

从最能洞察到C端消费者需求的电商平台入手,成了想要“捡硬币”的玩家的最好选择,也给了他们改进、改良自己产品端的新想法:从高高在上的复杂技术里,找出最适合C端用户消费的一部分,并且通过用户反馈去改进,设计出贴合用户需求的产品。

但与此同时,玩家的创新性可能会被市场快速追上:在竞争激烈,人人都想“捡硬币”的时候,同行的借鉴也无处不在。

03 搭生态,看到更多变现机会

正如一些从业者所言,目前来看,算法架构不同,但众多产品最后呈现出的结果,可能差异并不大。比起各个大厂、公司投入大量资源资金研发的大模型,这些面对C端变现的产品,竞争的技术壁垒也不算大。

AIGC刚开始走红的2022年末,美国硅谷的Prisma公司就推出的一款“魔法头像”APP“Lensa”,切中了用户的头像和写真需求,将照片转化为各种艺术风格的AI图片,年度订阅费为35.99美元,单独购买50个头像生成权限则要3.99美元,100个头像收费在5.99美元。

一位从业者表示,Lensa等产品在技术上普遍采用开源模型,国内一些产品可能也是如此,而使用开源模型的一个问题就是容易被复制。此前接受采访的一位AI用户乔楚也表示,“国内的互联网大公司,每家手上都有几亿的用户,任何一个国民级APP推出一些AI绘画功能,野生玩家提供的头像定制生意就很难做了。”

想要解决“复制”的问题,需要不断给用户提供差异化的产品,或者挖掘用户其他的需求,而不是只做简单的定制生意。

星亦希望之后针对用户的情感和感受价值去出发,打造出更多产品,他们店内现在一款杨超越的语音包,就是和杨超越本人以及腾讯、酷狗合作开发的, “她的粉丝会天然地形成连接,很多人购买这个语音不是买给别人,是买给自己的,比如用语音鼓励自己好好学习。我们觉得这个商品的转化率会更高,人群也会准确,相应的,这个商品的功能消费诉求也会出现跟图像不一样的地方”。

直接面对C端用户,为寻求商业化落地的玩家提供了一个更加直观的反馈:敏锐地去抓住C端用户需求,从情感化、独特性角度去出发,及时更新产品内提供的服务。

将人工智能服务升级为一级类目的淘宝,其实和ChatGPT一样在做生态。开设GPT商店,和用户一起实现商业化变现,其实就是OpenAI大模型落地的一个探索,也是做生态的一个过程,玩家想要用户愿意为GPTs付费,需要切中用户的不同垂直需求。

肆叶也表示,目前淘宝将人工智能服务升级为一级服务类目,其实也是看到了很多AI创业B端领域商家的商业化需求,行业现在除了提供营销合作、流量、专属钉钉群对接等扶持,之后还会持续为人工智能服务的商家提供“圆桌共创会”这样沟通交流的机会,让大家了解消费者需求,同时相互碰撞,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生长。

狂奔的AI需要可落地的商业价值,当行业玩家与低头捡硬币的小玩家结合,寻找更现实的商业化变现路径,或许也在为众多在AI创业道路上前行的公司提供一个“喘口气”的机会。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彭博社:预测比特币今年将上涨至40万美元

比特币的涨幅与2013年的约55倍和2017年的约15倍相似。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