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币专家观点OpenAI天才们的...

OpenAI天才们的闹剧,从第一天就注定无解……

-

原文来源:GenAI新世界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OpenAI风波仍在持续,一次次反转让大家纷纷吐槽,太drama了。

本周最令人震惊的消息莫过于OpenAI政变,OpenAI 首席执行官Sam Altman和元老Greg Brockman双双出局。目前最新动态是95%的OpenAI员工联名用辞职要求Altman回归,推翻董事会。原本发起逼宫的Ilya Sutskever也在签名者当中。

OpenAI内部矛盾不是第一天产生。

两种路线之争

此前首席执行官Altman和首席科学家Sutskever分歧早已露出端倪。

Sam Altman此前曾表示,OpenAI已开始构建其下一代人工智能模型GPT-5。但需要长期合作伙伴微软的进一步投资,才能将其变为现实。Altman希望能筹集到更多资金,把资金用于对大型AI 模型的训练、微调和安全测试中。

OpenAI首席科学家Sutskever曾表达了截然不同的立场:自己首要任务不是创造下一代GPT,而是研究如何阻止人工智能失控。

在公司发展路线上,他们的分歧由来已久。此前OpenAI开发者大会上,Altman宣布推出的GPTStore利益分成计划进一步激化了矛盾。

一张截图显示,有一位自称“了解情况”的人表示:

(来自reddit的爆料截图)

“OpenAI的工程师们担心,在利用ChatGPT炒作的竞赛中,没有充分的安全审查就匆忙将技术推向市场。但Altman冲在前面。他就是这样的人。不听我们的。

他关注的焦点似乎越来越多地是名利,而不是坚持我们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非营利组织的原则。他做了单方面的商业决定,目的是为了利润,偏离我们的使命。

当他提出的GPT商店和收入分享,它越过了一条线。这标志着我们的核心价值受到了威胁,所以董事会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解除了他的CEO职务。

Greg也面临着一些责任,并辞去了他的角色。他使Sam的许多令人不安的方向得以实现。”

看似好像是非营利路线与营利路线之争。但其实矛盾来源于OpenAI这个公司本身自相矛盾的架构。

OpenAI是一家非营利组织,也是一家营利组织。但是非营利组织的愿景大于公司的盈利组织属性。作为一个控股公司本应该以营利为目的,但在这里,公司营利属性要服从于“非营利组织的愿景”。

问题就出现了,训练大模型需要钱,又不能用爱发电。如何平衡非营利愿景和营利属性?关于这个问题,OpenAI内部矛盾重重,如果坚持营利,可能会违背“非营利造福全人类”的初心。但现在因为坚持非营利初衷而开除掉主张营利的Sam Altman,那么摆在现任董事会面前一个最大的问题是,以后钱从哪来?毕竟,大模型需要烧很多钱。

之前OpenAI并不是没有面临过“钱从哪来”这个难题。其实公司这个奇葩体制的产生,本身就是为了解决“非营利组织不能用爱发电,但是训练大模型却需要钱”这个问题。

自相矛盾的公司架构

这个自相矛盾的公司架构起点,最初只是一家公益性质的,作为非营利组织的人工智能开放性研究实验室。

2015年帕洛阿尔的一场小型宴会上,SamAltman和ElonMusk相遇。因为对人工智能的相同兴趣,他们决定共同创办一个专门用来研究人工智能的开放实验室,取名OpenAI。随后他们从谷歌挖来研究员Ilya Sutskever,让他担任实验室的首席科学家。

他们共同为OpenAI制定了一个致力于维护全人类安全和利益的目标——“人工智能对齐”。什么是“人工智能对齐”?简而言之,就是让AI系统和人类价值观利益对齐,防止AI因为和人类利益相悖,而做出损害人类安全和利益的事。这就是OpenAI的初始愿景。

公益愿景和商业融资双重属性,也为日后矛盾埋下伏笔——OpenAI是非营利实验室,致力于公益愿景,但它从事的人工智能研究却是一件需要不断烧掉巨额资金的事,需要源源不断的融资。

OpenAI起初是接受捐赠,ElonMusk承诺捐赠10亿,但是ElonMusk最终因为理念分歧分道扬镳,同时停止捐赠。Wired杂志曾报道,此前,马斯克承诺在几年内将向OpenAI捐赠10亿美元,而马斯克和OpenAI分手之际,他兑现的捐赠仅在1亿美元。

普通公司需要钱,可以出让股份,作为未来回报,换取支撑当下发展的钱。但是OpenAI是非营利性组织,它无法像营利组织公司一样出让股份融资。它需要钱,但它也需要保持公益性。

大模型研发不能停止烧钱,Sam Altman对公司进行股权架构调整:

2019年3月,OpenAI分成两个实体OpenAI Inc和OpenAI LP。OpenAI Inc作为控制核心,致力于公益愿景,保持非营利性质。而OpenAI LP则作为盈利实体,用来进行商业化融资。

在这个架构支撑下,OpenAI同年获得微软10亿美元融资。微软前后对OpenAI进行5次投资,作为回报,获得其49%的股份以及分红,但是这49%股份只在作为公司的OpenAI LP,不在控制主体OpenAI Inc。因为OpenAI Inc是个非营利组织,它决定着OpenAI的发展方向,它只受董事会控制,所以微软并没有OpenAI的决策权。

2022年11月,OpenAI推出了对话式应用ChatGPT,短短两个月内,获得上亿用户,具备了巨大的商业变现价值。随后2023年6月,OpenAI进行了第二次结构调整,成立了OpenAI Global, LLC取代原有OpenAI, L.P,这次是为了便于商业化和分红。但OpenAI Global, LLC依然受非营利组织OpenAI Inc的董事会控制。

Sam Altman在OpenAI Global, LLC推动商业化,引起了OpenAI Inc董事会的不满,董事会认为Sam Altman激进的商业化措施,忽视了安全,妨碍了OpenAI致力于人类安全的目标。而OpenAI Inc董事会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OpenAI保持“人工智能对齐”的初心。

在2023年11月6日,OpenAI开发者大会,Sam Altman宣布GPTstore计划之后,激进派、安全派的矛盾空前激化,最终出现11月18日董事会成员4:2驱逐OpenAICEO这戏剧化的一幕。

对于董事会驱逐CEO硅星人Pro和Charles Cheng(程骞,加州执业律师,耶鲁法学博士,斯坦福亚太裔校友会副主席)聊了聊,他认为OpenAI董事会罢免Altman这件事程序上并没有什么不合理之处。“理论上来讲,董事会作出的决议是有效的。即便作为非营利性组织的OpenAI,罢免CEO这个决议依然有效。”

作为非营利组织的OpenAI,CEO是要向董事会汇报的,至于Remove CEO也要具体看组织的章程。比方说,在OpenAI“罢免风波”这件事当中,OpenAI作为非营利组织,它的董事会只为一个目标负责,就是致力于“人工智能对齐”,也就是说,只要被董事会认为妨碍到这个目标实现的人,都有权力通过决议将他开除。

OpenAI的问题就在于,作为非营利组织OpenAI Inc的董事会,控制着作为公司的盈利组织OpenAI Global。营利性组织对CEO的考核标准是为股东利益最大化负责能力等。但是作为非营利组织的OpenAI Inc,对CEO的考核标准只有一条“是否促进人工智能对齐”。

当OpenAI Global处于OpenAI Inc董事会控制下,即便对于营利性组织OpenAI Global来说是能力一流的CEO,但因为考核标准不同,能力一流的CEO,依然可以被非营利组织OpenAI Inc董事会开除。

目前没有方法解决,这就是OpenAI的困局所在。

“罢免风波”给OpenAI带来了负面影响。一些中小企业担心自己依赖OpenAI的业务被禁止访问;原本计划加入GPTStore的创业者,担心Altman出走,导致GPTstore计划停止;

也有原本计划在GPTStore搭建应用的开发者,因为担心GPTstore计划不能持续,而打算转向OpenAI金主兼竞争对手微软Copilot Studio。

硅谷创业者James对硅星人Pro说,目前已经有很多startup在开始寻找其他方案了,未来对OpenAI不信任的人会变多。很多人在转投微软。可能后面一些startsup会不那么依赖OpenAI的API,这些开发者也会更多的用llm finetune。”

他说,原本看到OpenAI发布的GPTs Assistant和GPT Store出来,都以为OpenAI要一统天下了,谁知道瞬间要陨落了。

两种使命的冲突

OpenAI技术官Mira Murati曾在对话中提到一个观点:

当人们讨论“OpenAI从一个纯粹的非营利组织转变为一个营利性公司时”,Mira Murati聊到了关键一点:“关键是要保证非营利组织的使命不受影响。”

在被问到“当与微软这样的科技巨头深度合作,你认为你们的使命一致吗?”后,MiraMurati回答说“他们认同这是我们的使命。”

有人表示那并非微软的使命。而 Mira Murati回答说“确实,这不是他们的使命。但让投资者真正相信这是我们的使命至关重要。”

OpenAI Inc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致力于人类安全的目标。而OpenAI Inc董事会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OpenAI保持“人工智能对齐”的初心。

但是微软包括OpenAI Global,作为营利组织的使命就是追求盈利。

因此,像OpenAI这样奇特架构的组织,无论和营利组织微软还是和营利组织OpenAI Global放在一起就会存在矛盾,Mira Murati没有回答的是,如果当营利和非营利两种使命发生冲突,到底谁该服从于谁呢?

其实这也是目前OpenAI面临的问题,营利与非营利两种使命冲突,而且这个问题不会消失,只要OpenAI继续需要投入大量资金,继续研发人工智能,OpenAI永远面临“营利”还是“非营利”的问题。

之前Sam Altman给出的选择“营利是为了非营利。”现在Sam Altman被踢出董事会,意味着OpenAI在董事会的主导下,依然需要平衡“非营利愿景”和“商业化属性”两者之间关系。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彭博社:预测比特币今年将上涨至40万美元

比特币的涨幅与2013年的约55倍和2017年的约15倍相似。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