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What Happ...

「What Happened」 FTX 崩盘后,SBF 的首次专访

-

原文标题:《How Sam Bankman-Fried’s Crypto Empire Collapsed》

原文作者:David Yaffe-Bellany @nytimes

原文编译:比得潘 @BlockBeats

 

FTX 加密帝国崩塌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加密货币亿万富翁 Sam Bankman-Fried 从行业领袖变成了行业恶棍,并损失了大部分财产,眼睁睁地看着他的 320 亿美元公司陷入破产,成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司法部的调查对象。

而此前,这位曾经的加密巨贾因建立起庞大的加密帝国还一度被比作美国投资银行家 J·P·摩根和沃伦·巴菲特等金融巨头,但最终因存款挤兑导致他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FTX 出现了 80 亿美元的缺口,迫使该公司倒闭申请破产。并且,这种损害波及到整个行业,动摇了其他加密货币公司的稳定,产生了对该技术的广泛不信任。

除了一些 Twitter 帖子、发给员工的消息以及偶尔发给记者的短信外,30 岁的 SBF 在过去一周几乎没有公开发表过任何言论。

不过,在周日午夜过后的一次采访中,听起来 SBF 也出奇地平静:「你可能以为我现在睡不着觉,但我却睡了一会,不然这可能会更糟」,SBF 说。

 

失败源于扩张太快

 

同时,SBF 对 FTX 的崩溃也表达了无数的遗憾,但他只提供了有限的细节来说明围绕他与 FTX 发生的相关问题。而 FTX 是否不当使用了数十亿美元的客户资金来支持他创立的一家量化交易公司 Alameda Research,司法部和 SEC 则正在审查这种关系。

SBF 表示,「Alameda 在 FTX 上积累了大量保证金头寸,它比我想象得要大得多,该头寸规模达数十亿美元,但事实上下行风险也非常大。」而这实际上也意味着它从交易平台借了资金,但 SBF 拒绝提供更多细节。

不过,SBF 确实同意加密社区批评者的观点:他在整个行业中过快地扩大了自己的商业版图,并表示他的一些其他承诺让他未发现 FTX 已经遇到了麻烦的迹象。

「如果我能更专注于我正在做的事情,我就能做得更彻底,那会让我了解风险方面的情况」,SBF 补充道。

 

SBF 三迁

 

目前,SBF 居住在巴哈马群岛,他以安全问题为由拒绝了就他目前所在的位置发表评论,FTX 的律师则对该请求未作出回应。

FTX 的崩塌震惊了加密世界。但最近几个月,根据对他的九位同事和商业伙伴的采访,以及《纽约时报》获得的内部消息,迹象表明,他的商业帝国正处于危险之中,他的野心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

而 Alameda 和 FTX 之间的关系是 SBF 垮台的根源。他于 2017 年创立了这家量化交易公司,并在加州伯克利租了办公室,离他长大的地方斯坦福不远。很快,该公司就通过比特币市场的套利赚取了数百万美元。

2019 年,SBF 将公司迁至了监管环境更为友好的香港。他与一群交易员一起搬家——包括金融公司 Jane Street 的前交易员同事 Caroline Ellison,并继续创办 FTX,这是一个供加密货币投资者买卖和存储数字资产的平台。

2021 年受监管机构的吸引,SBF 则将 FTX 转移到了巴哈马群岛,该地监管机构允许他提供在美国不合法的风险交易选项。在 FTX,投资者将可以借钱对加密货币的未来价值进行下注。

此外,FTX 和 Alameda 有着密切的联系,后者在 FTX 平台上交易量很大,这意味着它有时会在 FTX 的其他客户亏损时受益。过去,SBF 为这种操作辩护,称 Alameda 提供了至关重要的流动性,通过注入资本使其他客户能够在交易平台完成交易。

 

15 人的 FTX 核心群

 

据一位熟悉该公司内部运作的人士称,Alameda 由 Caroline Ellison 女士管理,SBF 也参与其中,为大宗交易的决策做出贡献,但有时企业之间似乎没有多少防火墙。Alameda 原本应该在一个单独的办公室运营,不过最近几个月有一位客户访问 FTX 大楼时却看到,Caroline Ellison 一直坐在显示该交易平台交易数据的计算机前。

另一方面,尽管有风险投资机构向该公司投入了数十亿美元,但 FTX 的董事会中却没有任何外部投资者。除了 SBF 和 Ellison 外,在巴哈马 FTX 的高管圈还包括工程总监 Nishad Singh、首席技术官 Gary Wang 和产品负责人 Ramnik Arora。

在巴哈马,SBF 有时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周围是一小群同事,他与 Caroline Ellison 、Nishad Singh、 Gary Wang 和其他六人住在 Albany 度假村兰花大楼的一套五居室顶层公寓里,Albany 是巴哈马新普罗维登斯岛上一个占地 600 英亩的海滨度假胜地。有两个人表示,SBF 和 Caroline Ellison 有时在谈恋爱。

 

不过目前,SBF 表示他和 Ellison 女士不再处于恋爱关系中,但拒绝进一步置评,Ellison 也没有对此进行回应。

在被问及他是否过度依赖那一小群人时,SBF 表示,他的紧密同事圈子大约有 15 人。「确切地说,我认为没有人能与超过 15 人保持密切联系与沟通,」他作出解释。

 

「利他主义」与「独断专行」

 

一直以来,SBF 和他的同事圈子声称致力于有效的「利他主义」,这是一种慈善运动,敦促追随者以有效和合乎逻辑的方式捐赠他们的财富。不过一位知情人士称,对于集团外的同事来说,有时很难抽出时间与 SBF 交谈,SBF 为 FTX 只有大约 300 名员工而感到自豪,这比它的主要竞争对手 Binance 和 Coinbase 小得多。

SBF 在不断裁员的同时,也投资了数十家其他加密货币公司,购买了股票经纪公司 Robinhood 的股票,为政治活动捐款,接受媒体采访,并希望向 Elon Musk 提供了数十亿美元的资金帮助资助他进行 Twitter 的收购。

而当他今年开始疯狂收购,投资陷入困境的加密公司时,却并没有与关键员工分享这些信息。当他被告知过度扩张并被鼓励雇用更多员工时,他也拒绝了这些建议。

而在华盛顿,SBF 正在推动一项雄心勃勃的监管议程,同时批评竞争对手交易平台 Binance 的首席执行官赵长鹏,但赵最终动员了他广泛的 Twitter 粉丝,引发了对 FTX 平台的逃离。

后来,SBF 表示「考虑到这些所引发的问题,风险投资可能并不真正值得,确切地说是对其他公司的投资」。

 

与赵长鹏的「相爱相杀」

 

也许 SBF 最雄心勃勃的目标是在华盛顿塑造加密监管,他在那里向国会作证并会见了监管机构。知情人士说,他还利用自己在华盛顿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在私下会面中批评了他最大的竞争对手赵长鹏。

SBF 于 2 月出席参议院委员会,图源法新社:Getty Images

而在最近 SBF 则表示,「批评赵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好的战略举措,我对此感到非常沮丧,我应该明白,表达这一点并不是我的一个好决定。」

作为 FTX 的前投资者,赵长鹏仍然拥有大量 FTT,这是 FTX 推出的一种加密货币,用于促进其平台上的交易。11 月 6 日,赵在推特上宣布出售 FTT,引发了众多的 FTX 平台客户赶紧撤回了存款。

同时,赵曾在推特上写道:「『离婚』后我们不会假装继续保持亲密,同时我们不会支持在背后游说反对其他行业参与者的人。」

 

此外,当 FTX 倒闭时,赵长鹏最初同意收购这家交易平台,相当于救助。但很快,在 Binance 发现 FTX 财务存在问题后,这笔交易就告吹了。

而在包括 SBF 和其他 FTX 代表在内的 Signal 群聊中,赵曾发布了一条简短的评论:「Sam,对不起,我们无法继续这笔交易,FTX 存在的问题太多了。」

 

Alameda 为何挪用 FTX 客户资金

 

此后,SBF 急忙准备新的融资,并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提到:「我不应该嘲笑他们,他们可能从未真正计划过完成这笔交易。」

与此同时,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周三与 Alameda 员工的一次会议上,Ellison 女士则解释了倒塌的原因,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并道歉,说她让大家失望了。

Caroline Ellison 称:「最近几个月,Alameda 已经获得了贷款,但同时用这笔钱进行了风险投资以及其他支出,但大约在今年春天加密市场崩溃的时候,贷方开始收回这些贷款。而 Alameda 花掉的资金不再容易获得,因此该公司使用了 FTX 客户资金进行支付。」同时,除了她和 SBF,还有两个人知道这项安排:Nishad Singh 和 Gary Wang。

《华尔街日报》此前曾报道过这次会议,但 Singh 没有对此回应,也无法联系到 Wang。据熟悉 FTX 财务状况的人士则透露,该交易平台向 Alameda 提供了高达 100 亿美元的贷款。

 

即兴发挥

 

随着 FTX 的崩溃,SBF 在周日表示,他一直在与监管机构、破产官员和公司建设性地合作,努力为消费者做最好的事情。

但他现在已是纽约联邦检察官调查的对象,他们已经开始联系可能的证人。而几位了解此事的人士表示,与 FTX 相关的其他人也已经开始联系律师寻求可能的代理,Sullivan & Cromwell 律师事务所将代表 FTX 参与调查破产案,而 Paul Weiss 的律师则代表 SBF。

同时在采访中,SBF 拒绝了讨论入狱的可能性。

「人们可以在网上说出他们想要的关于我的所有刻薄话,但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我做了什么以及我能做什么。」SBF 表示。

此外,最近几天他还找到了其他打发时间的方式,比如玩电子游戏 Storybook Brawl,尽管比平时玩得少了。「但它能帮助我放松了一点,它让我头脑清醒」,SBF 解释道。

而对于最近发布了一系列神秘推文:「1)What、2)H …」SBF 称,「我不知道,我只是在即兴发挥,我认为是时候了。下一步将先发布字母 A,然后发布 P,这不仅仅是一个词,我边发边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3 + 11 =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彭博社:预测比特币今年将上涨至40万美元

比特币的涨幅与2013年的约55倍和2017年的约15倍相似。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