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一周50倍,哥布林N...

一周50倍,哥布林NFT的「模仿游戏」

-

撰文:0x21,0xLaughing,律动 BlockBeats

「My precious!」

  

相信大部分人看到新晋的「榜一大哥」goblintown 的第一反应想到的是来自电影《指环王》中土世界的咕噜,脑海中回荡的是它不停在嘴里念叨着的「my precious」古怪声音。试想一下,用咕噜的发音不停的在重复「wen road map?」、「wen token?」、「airdrop!」这些词汇会是怎样的效果。

没错,在刚刚结束不久的 goblintown NFT 的 twitter space 上,所有顶着 goblintown NFT 的持有人就是用这样的「魔性」的方式,又一次洗脑了 NFT 的玩家们,twitter space 的录屏疯狂的在各大社交媒体和社区之间传播。这个长达 3 小时的 twitter space,播放超过 4.5 万次。就连 Neo Tokyo 的创始人 Ellio Trades 都发推说:「xxx,我也想发出 goblin 的声音」

 

没有 Road、匿名创始团队、freemint、CC0、更重要的是难以直视,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goblitown NFT 本就不那么具有「明星相」,更何况是在 NFT 市场遭遇寒冬的情况下。那么 goblintown 是如何从 0.04ETH 的二级市场地板价,在短短 5 天内「逆市」上涨,达到了 2ETH 左右,并且成功拿下了 OpenSea「榜一」的呢?

模仿游戏

5 月 21 日,goblintown 官推正式宣布开始 mint,实际上链上监控显示在 5 月 20 日合约已经开放了 mint,在 goblintown 官推宣布以后,也一直不温不火。

直到The Block的创始人Mike DAOdas在推特上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他也参与了这次 free mint 后才终于售罄。当大家都以为这个不起眼的项目也是一个「图狗」的时候,殊不知后面还有十分疯狂的病毒式营销早已蠢蠢欲动。

我们是 YugaLabs?

 

5 月 22 日,随着铸造结束,goblintown 官方推特发出了一张宣传图片,内容则是两个 goblin 有意思的对话(英文音译):

「你的嗅觉失灵了吗?you smell d(e)af」

「你听说我们来自 Yuga?you here(hear) we Yuga?」

「什么 Yuga?What Yuga(Wat yuga)」

「那个猴子。That Monkey(Day munkee)」

「可是,我们是哥布林。But we goblin」

「…」

goblintown 放出的对话引发了躁动,一时间玩家们开始认为 goblintown 或许是 YugaLabs 的隐藏 NFT 项目。事实上这也并非无稽之谈,早在年初 YugaLabs 放出的 90 多页 Deck 中,提到了在 Koda 发售之后的五月中下旬,会有一个名为 Trezor(Treasure) Hunt 的寻宝活动,恰巧 Treasure 一词同样是通过 goblin 的英文音译的方式改为「Trezor」,并且「寻宝」一词也与哥布林这个形象有着密切的联系。

在 YugaLabs 的 Deck,第 86 页的收益情况中,也的的确确的提到有 1% 的收入来源会是 goblin(s)。

  

随着这一猜测爆出,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到了「证实 goblintown」属于 YugaLabs 的大军当中。

  

有人在 goblintown 的官网创始团队头像中找到了疑似 YugaLabs 团队之一的形象。

也有人将 goblintown 与 BAYC 和 MAYC 的线条粗细进行对比。

越来越多「细思极恐」的证据来说明 goblintown 与 YugaLabs 之间存在着些许关联,即使 YugaLabs 官方并未做出任何回应,但并未影响到 goblintown 急速攀升的价格。两天的时间内便从原本的 0.04ETH 上升到了 0.6ETH。如果说「冒充」YugaLabs 让 goblintown 获得十几倍的涨幅就能让他们止步于此,那么我们未免太低估这个蓄谋已久的「咕噜」了,其实他们的「模仿游戏」才刚刚开始。

我们是 SuperStar?

正当 NFT 玩家们还在猜测 YugaLabs 是 goblintown 的幕后团队,对这个「谣言」的真实性一头雾水时,一些新的「以讹传讹」开始发酵了。

5 月 22 日凌晨 4 点,goblintown 调转矛头,转向「碰瓷」知名音乐人Steve Aoki,goblintown 官推发布推文:「什么 Yuga Labs?我们是 Steve Aoki。」Steve Aoki 是一名在社交媒体 Instagram 上拥有 995 万名粉丝的 DJ 音乐人,《Pollstar》曾指定他是北美巡演票房最高的电子舞曲艺人。

这次「碰瓷」并非空穴来风,在 goblintown NFT 合集中确实有一个稀有款与 Steve Aoki 看起来有一些相似,而这个稀有款也在 5 月 25 日被 TheSandboxGame的官方钱包以 26ETH 的高价从二级市场买入。

在「碰瓷」Steve Aoki 之后,哥布林的「谣言发动机」似乎并没有停下的迹象,仅仅六小时以后,goblintown 的官推再次改口:「我们不是 Steve Aoki,我们是 Beeple。」Beeple 则是一位圈内知名的数字艺术家,他曾在佳士得拍卖行以 6930 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一件 NFT 艺术品,打破了数字艺术界的纪录。

NFT 玩家们还没醒过神来,仅仅过了不到 4 小时以后,goblintown 官推又一次地以同样格式改口,这一次「碰瓷」的对象是Frederic Duquette。Frederic Duquette 是一位来自加拿大的 3D 艺术家,他曾发布名为「FVCK_CRYSTAL//」的 NFT 系列作品,在 OpenSea 上的累积交易额超过了 11.5K,目前地板价维持在 0.6ETH 以上。

5 月 25 日,当大家以为 goblintown 官方对这个「模仿游戏」厌倦了,一个「我们完全是 Snoop Dogg」的声音去「冒充」知名说唱歌手狗爷,这再一次地激起了大家的好奇心。

哥布林之王是谁?

《霍比特人》电影中,中土大陆里的迷雾山脉地底存在着哥布林王国,而哥布林之王的形象被形容为一只巨大、令人反感、肥胖的邪恶生物,他坐在一个巴洛克风格的王座上,有一群哥布林作为他升座或离座的踏垫。

那么在 goblintown 系列中,哥布林之王是谁呢?公开透明的链上数据透露出一些线索。

 

从链上数据可以看到,在 goblintown 官方部署完最后一个合约后,仅仅过了 15 分钟,一个名为mikedudas.eth的地址调用了「Makingobblin」这个合约进行了 mint,而 mikedudas.eth 这个账号的所有者正是我们前面提到的 The Block 的创始人 Mike DAOdas。

将链上数据与他最开始的「好心提醒」联想起来,越来越多的人猜测 Mike DAOdas 才是 goblintown 的幕后推手。后来,关于这件事的传言越来越多,Mike DAOdas 不得不出面澄清这件事:他确实认识 goblintown 团队,但是分享这个 free mint 的消息只是福利,并且他几乎没有从中获利。

自此,对团队背景及幕后推手的病毒式营销似乎告一段落了,goblintown 团队用「谣言」借力打力,激起 NFT 玩家的广泛讨论,营销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哥布林模式」

除了高超的营销手段,goblintown 迎合了当前疫情肆虐的背景下的「哥布林模式」meme 文化,激起了大家的共鸣。

「哥布林模式」指的是一个由于懒惰或厌恶外出而通常凌乱、可能没有洗澡并且表现得「野蛮」的人,这个词也被广泛解释为一种描述邋遢、蓬头垢面和懒惰的人的方式。多年来它一直在 Tumblr 和 Urban Dictionary 等网站上使用。而这种模式在当下疫情的大环境下有了新的情景:人们被迫居家隔离,几乎不下床,也不换上新的衣服,只吃速食食品而不做饭,每天沉浸在社交媒体中。

「哥布林模式」完全没有美感,或者说,是丑陋的。毕竟,谁会关心哥布林的外表呢?

著名的艺术评论家 Stephen Bayley 在《审丑:万物美学》中说:「对丑思考得越多,看得越久,丑这个概念就变得越发诡谲多变,琢磨不定。」

将「哥布林模式」反映到 goblintown 的作品上,大家看到 goblintown 的第一印象几乎都是「丑」、「恶心」,即便这样,它依旧以独特的文化俘获了一大批追随者,似乎「不丑」了。

哥布林「文化」

 

 

goblintown 用类似「GGG」的语言形式来遣词造句,这个风格在整个 NFT 圈独树一帜。有人发现,百威旗下最畅销的啤酒系列 Bud Light 的官推甚至也在用「哥布林语」,虽然尚且不清楚二者的关系,但这无疑成了推广「哥布林语」十分重要的「广告」之一。

 

 

 

为了更好地用「哥布林语」参与哥布林线上讨论会,甚至有人自发组织了「哥布林口语课」。除此之外,大家更是制作了很多 meme 表情包来对 goblintown 的社区文化进行传播。

彩蛋!

goblintown 在发售的系列里,除了哥布林以外还有 5 个彩蛋 NFT。同时,goblintown 官推分别在 5 月 21 日和 5 月 23 日对它进行了预告和宣传,并透露信息:「这个蛋很特别。」看着它逐渐破壳并露出一只眼睛,大家十分好奇这个蛋究竟会变化成什么样子,goblintown 团队再次给了大家一个很难想象的进展:他们把彩蛋砸得粉碎。

goblintown 团队不按常理出牌,再次勾起了大家的好奇心,目前这个彩蛋在 OpenSea 上最低以 77.77ETH 价格挂单出售。

同时,在他们的官网上,goblintown 团队相框每天也会变化,团队成员的哥布林形象每天依次亮相,可谓吊足了胃口。

毕竟,狡猾的哥布林怎么会让你猜到它的想法?

答案?

意大利著名的文艺批评家 Benedetto Croce 说:「丑是不成功的表现。」

goblintown 虽然以「丑到极致」的艺术形象面世,但上市仅仅不到一周的时间,它的价格就从最开始的免费铸造「疯涨」到了最高超过 2ETH,它的营销手段、社区自发的 meme 文化以及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可以说是十分成功的。

goblintown 的故事还在继续,人们一路捡拾着哥布林丢下的「面包屑」,期待着它把答案一个一个揭晓。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4 × 5 =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彭博社:预测比特币今年将上涨至40万美元

比特币的涨幅与2013年的约55倍和2017年的约15倍相似。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