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万字详解Lens和N...

万字详解Lens和Nostr:寻找未来社交媒体的最终解

-

「或许依靠 Aave 团队和以太坊的关系网,会有更多优质协议入驻到 Lens,优质项目越多,Lens 就越有所谓的’正统性’」。

在中文「CT 圈里」,这是对当下明星社交协议 Lens Protocol 的一种主流看法。确实,最近一段时间里 Uniswap、Gitcoin、Nexus Mutual、Aave 这些优质的协议都选择了入驻 Lens 作为备用的社交媒体。数据上,Lens 各项指标势头凶猛。3 月 26 日,Lens protocol profiles NFT 的平均地板价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高点 0.14 eth,并保持在 250 美元附近,持有者数量也超过 11 万,达到历史新高。

Lens protocol profiles NFT 地板价连连上涨的同时,生态内的头牌应用 Lenster 也公布了在过去一个月活跃数据的大幅增长: 2 月 22 日到 3 月 24 日之间达到 450 万浏览量, 2 万每日活跃用户, 7.1 万每周活跃用户, 21 万每月活跃用户, 44.5 万条新帖子发布, 29.4 万条评论和 88 万次镜像行为。

社区纷纷祝贺 Lens 和 Lenster 在短短 30 天内巨大的增长和出色的参与度,与之相比, 2 个月前引起一众用户分享公钥的 Nostr 协议及其应用 Damus 却好像没那么多人提了。

两个月前大家还在设想「香饽饽」的 Nostr 如何引领社交新范式,如今 Lens 又成了赛道里的「当红炸子鸡」。热度远低 DeFi 和 NFT 的社交赛道在进入 2023 年后,像加了催化剂一般,随着「Lens 空投预期」迅速沸腾起来。在这个时间点上,BlockBeats 先后采访了 Nostr 中文社区早期参与推广者 aLE、 Lens 中文社区发起人大硕和 Matters-lab 联合创始人 Liu guo,以了解赛道共建者们对 Nostr、Lens 以及 SocialFi 未来的看法。

「协议就像电,应用程序就像插在电线上的机器」

在 2019 年 8 月,MIKE MASNICK 发表了一篇论文《协议,而非平台:言论自由的技术方法》,在文章的结尾他写到:「转向协议,而不是平台,是 21 世纪言论自由的一种方法。与其依赖于单个平台内的 ‘创意市场’(可能会被恶意劫持者劫持),协议可能会导致理想市场,在此竞争中会发生竞争以提供更好的服务,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恶意用户的影响,而不会完全切断他们说话的能力。」

这篇文章的主要宗旨和精神影响了很多人,甚至成为现今众多协议的 “圣经”:协议就像电,应用程序就像插在电线上的机器。现在我们的账户和信息都被应用程序控制,但如果我们能在 “电 “这个更基本的层面上就保护我们的个人权利,那么保护人权就更有可能。开发更多去中心化协议是保护个人权利的有效手段。

在《协议,而非平台:言论自由的技术方法》或多或少的影响之下,Twitter 的创始人 Jack Dorsey 离开了 Twitter 转而扶持了新的社交协议 BlueSky,Nostr 协议和 Lens 协议也先后诞生了。

无融资、无 Token 的 Nostr

2019 年 11 月 20 日,fiatjaf 开始研发 Nostr 协议,希望打造一个简单、开放,支持全球、去中心化、抗审查的社交协议。那天他在自己的博客里写到:「Nostr 是一个最简单的开放协议,基于加密密钥和签名,不依赖于任何受信任的中央服务器,不依赖于 P2P 技术,能够一劳永逸地创建一个抗审查的全球社交网络。」

fiatjaf 是一个有强烈人文关怀的人,希望能帮助每个人的权利得到尊重和保护,让人成为人。作为一个技术专家,在他个人网站里,推荐的几百本书单却都是社会学哲学方面的。

过了一年以后, 2020 年 11 月,第一批参与者逐渐扩大,「Nostr 的群组在 Telegram 中从基本群组转变为超级群组,并开始讨论去中心化社交网络的可能性、为此类项目提供资金的可能性、 Nostr 支持智能合约的可能性以及 Nostr 协议的名字。

Nostr 不是 Web3 的产品和协议,甚至可以说 Nostr 与 Web3 无关,这也是被许多用户误解的一件事,比起 Web3 它或许更偏向 Jack Dorsey 在 2022 年提出的 Web5。当时的 Jack Dorsey 对 Web3 嗤之以鼻,认为 Web3 不过是被 VC 从股权变成了 token 的方式垄断的 Web2,由此提出 Web5。

确实,因为社交网络本质上是一个公共产品,所以被称为是公共广场。现如今的过度资本介入,包括直接代币化都是导致权力干预、内容、用户关系异化的主要原因。这个现象我们已经在 DeFi 领域看到了,因为各种上层代理币对底层协议控制而导致的寡头垄断,例如 CVX 和 CRV,再比如从 Uniswap 最近的投票事件看到的 VC 对 DeFi 投票权垄断。

DeFi 是一种金融服务,因此这并不是致命问题,但对于社交网络来说情况就不一样了,这关乎言论自由的公共广场,是一个核心问题。

Jack Dorsey 认为 Web3 的本质并没有逃离资本的垄断,如果要在经济层面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放弃机构融资,无论是股权形式还是代币形式。而 Nostr 正符合他的期望,无机构融资,无代币模式,这也是 Jack Dorsey 为 Nostr 捐赠了 14 个 BTC 并公开站台的原因。

似乎在 Lens 上线之前,冥冥之中就注定了它与 Nostr 常被放在一起对比的命运。正如前文提到的 Jack Dorsey 对 Web3 一直持批评态度,并似乎是为了嘲讽 Web3 的概念,他甚至跳过了 Web 4 提出要构建 Web5。

在收到一众吹捧和期待的同时,Jack Dorsey 对 Web3 的抨击也收到了很多反击,其中就有著名的 Defi 协议 Aave 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 Stani Kulechov。Stani 看不下去 Jack Dorsey 的嘲讽,在社交媒体上与其争论了起来,而 Aave 团队内部也在商议是否要做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协议。

「由于 Jack Dorsey 在比特币上构建 Aave,因此 Aave 也应该在以太坊上构建 Twitter」

2021 年 7 月,Jack Dorsey 暗示 Square 将创建一项新业务,以构建一个「非托管、无需许可和去中心化金融服务」的平台。Stani Kulechov 认为这个表述非常接近 Aave 在做的事情,于是引用了 Jack Dorsey 的推文并调侃到:「由于 Jack Dorsey 将在比特币上构建 Aave,因此 Aave 也应该在以太坊上构建 Twitter」。以此暗示了 Lens 协议的诞生,在之后的 LisCon 会议上 Stani 再次预告了这个社交图谱项目。

2022 年 2 月,Stani 以签署公开信的形式在推特上公开发布了 Lens 协议,并在同年 5 月经过测试后正式上线于 Polygon 主网。

Lens 的定位与 Nostr 大不相同,其定位和解释是:Lens Protocol 是一种可组合且去中心化的社交图谱和协议,开发者可以在上面轻松构建社交媒体平台,设计有意义的社交体验,而无需求助于反馈机制来锁定用户的注意力。Lens 协议利用 NFT 技术,保证用户在使用 Lens 协议的过程中完全拥有他们自己的数据,创作者也可以开启新的方式来获利。

Lens 官网上给用户的一段话很好的概括了 Lens 的特性,「使用 Lens Protocol,一切尽在您的掌控之中。您拥有自己的个人资料、您在哪里使用它、如何使用它,甚至您如何通过它获利。这意味着您对您的内容拥有控制权,并且它作为 NFT 就在您的钱包中。这不仅容易。这就是数字身份应该做到的:一切都是你的。」

由于拥有自己的数据,因此用户可以将其带到构建在 Lens Protocol 之上的任何应用程序中。作为内容的真正所有者,创作者不再需要担心因个别平台的算法和政策的突发奇想而失去内容、观众和生计。此外,每个使用 Lens Protocol 的应用程序都有利于整个生态系统,将零和游戏转变为协作游戏。

由于如此不同的价值主张,Nostr 协议和 Lens 协议在许多具体的问题上,都有着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解答方式。

Nostr 和 Lens 怎么保证创作者的收益

回到 Web2 最近几天的新闻热点,B 站上很多关注许久的 UP 主都发布了暂时停止更新的视频,表示短期内不会再上传新的内容。停更原因方面,大部分 UP 主均表示,平台收益减少、收支难以平衡是停止更新的主要原因。如何保证创作者的收益和支持创作者经济,逐渐成为了一个社会性的问题。

在和 BlockBeats 的采访过程中,Nostr 中文社区早期参与推广者 aLE 说到:「创作者的变现可以用非常多的方式来实现,但是如果借助于平台的话,会面临一个问题就是平台会阻止你变现或者对你进行一种抽水。」

aLE 认为在这个问题上,重要的是如何打通创作者 A 和付费者 B 之间最直接的通路,在传统的 Web2 里这条通路是不存在的。Web2 是以一种迂回的方式,包括付费者 B 把现金换硬币,硬币到平台,平台到创作者,创作者将硬币变现。这个通路非常之曲,并且存在极大的交易摩擦。因此我们能看到现在很多的创作者都开了自己的网店,想要缩短变现的路径以及减少摩擦成本,但网店和主营业务之间又很难同时在同一个平台,并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Nostr 的「Zap 文化」

在 Nostr 协议上,一个可以发展出经济系统的功能就是 Zap,当任何人表达自己的喜欢时,不是用「Like」而是用「Zap」,发送一定数额的 SAT 来支持你喜欢的内容时,创作者经济将会获得成长的可能,当更多人自然的 Zap 自己欣赏的内容时,Zap 文化将在 Nostr 网络中传播,创作者受到激励将输出更高质量的内容,商业飞轮将转动起来。

BTCStudy 贡献者阿剑认为在讨论 Nostr 的价值时不能不提及闪电网络,不然就是买椟还珠了。接入闪电网络支付也是 Jack Dorsey 一直以来的想法,他一直希望用 Repost 和 Zap 取代 Like,因为这两个操作是价值交换,有声誉和金钱成本。

BlockBeats 在体验 Nostr 协议时经常看到一句「请给我你的发票」,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正是,请给我你的闪电网络收款地址,你可以直接给对方你的收款地址,也可以设置一个收款额之后将地址给 TA。Nostr 协议整合闪电网络让创作者的内容变现变得非常简洁。

aLE 称:「在 Nostr 上创作者收到的是 BTC,实际上在很多国家可以用 BTC 直接购买任何服务,不需要经过换汇的过程,任何夹在创作者 A 和付费者 B 之间的人、token、平台或协议,都是对创作者经济迂回的阻止。」

如何保证创作者的收益和支持创作者经济,Lens 协议从另一个方向对这个问题做出了回答。

Lens 协议内流经的价值

在做客 Decrypt《gm》的一期播客中,Lens 创始人 Stani 详细阐述了使用 Lens 协议并将其与比特币进行比较:「在使用比特币时,用户基本上拥有自己的钱和自己的价值存储。而使用 Lens 协议,用户可以拥有自己的社会资本和自己的社会存在。」Stani 认为金融资本是大部分人有的东西,但社会资本是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的东西。

「Lens 是一个由十几个智能合约组成的一套链上运行的社交网络,比如用户付费 collect 的时候,这个现金流是会流经 Lens 协议的,对此我们还提出来一个新概念,协议内流经的价值」,Lens 中文社区发起人大硕同样十分看好 Lens 的价值体系。据公开可查的数据显示,大硕单地址持有 Lens Profiles NFT 的数量达到了 61 个,在 Owners TOP 100 中排名第 2 。

Lens 是一个模块化的社交网络,这是一个被很多人忽略的事实,也是 Lens 的一大优势。Lens 定期也会增加一些新的模块,比如最近增加的两个模块,一是创作者可以把收入的 token 直接转到 Aave 存款池里,进行低风险或者无风险的理财,二是可以拆分利润和收入的模块,用户 collect 之后的收入会拆分给几个合创的创作者。

大硕认为,在 Web3 拥有一个东西,应该意味着是在协议内拥有,而不是说我挂接了比特币或者挂接了以太坊,挂接的东西没办法形成一个价值效应。比如我之前通过某个独立化的协议买一些有意义的帖子,但是这个事情并没有形成一个价值效应,因为它是个单独的产品,它没有办法形成一个社交网络。比如 Nostar 或者 farcaster 都没有办法让价值流进,现在讲的价值互联网和价值 Web3,如果其价值没有流经这个协议,是不会产生任何意义的。

「Lens 让价值流经协议的好处也有保证安全性,我们大部分消费的行为都是用到 ERC 20 ,需要授权和许可。如果无限多地添加货币,如果再由于它的这种多端化的策略,那么我们会出现几十个上百个客户端,那么每个客户端都要你申请去批准各种各样的权限。假设这时候出现一个申请 token 权限的一个网站是伪造的,用户是没有你没办法控制的,所以他是官方来通过这样的方式制定白名单,保证安全。」大硕说。

根据 Six Dgree Labs 在 dune 上展示的数据显示,Lens 协议的经济总量已经达到了 532 万美元,虽然其中大部分的收入还是来自于 NFT 的贸易,订阅收集等对创作者支持所创造的收入还是占比较少。

同时从头部创作者的关注数据来看,Lens 前 1000 名创作者拥有超过 180 万名粉丝,占总关注数的 43.7% 。虽然头部效应仍然明显,但在前 1000 名头部创作者中,粉丝数量的分布相对均匀,表明头部创作者内容质量较高。

再从收藏数据上看,Lens 上有超 113 万次收藏,数量远超评论和转发次数,但仅有 2.5 万个图谱 NFT、 7.67 万条动态被收藏,数量与转发和评论行为几乎相同。可见,尽管 Lens 上的收藏数量较大,但具有收藏或付费价值的内容并不多,大部分用户并没有参与收藏行为,普通创作者目前仍无法获得经济收益。(BlockBeats 注:更多关于 Lens 创作者经济的内容请前往阅读《Web3.0 创作者经济报告:CreatorFi 的发展现状和想象空间》)

不难看出,Lens 生态仍处于内容生产的早期阶段,大部分内容应用尚未开发完成,依靠内容创作积累受众群体的创作者数量受到了应用数量和类型的限制。所以就目前来说,Lens 上大部分受到高关注的用户均是桥接了自身在其他传统社交应用平台积累的影响力。

也有一些社区的观点说,Lens 的设计从商业模式的角度看像是给社交或者内容变现创造了一个 AMM,未来可以激发出很多变现或者商业模式上的创新,在这一点上 Lens 的方向更有前景。

对此 Matters-lab 的联合创始人 Liu guo 认为,如何把社交场景中一些东西抽象出来资产化,的确是之前一些社交协议所没有解决的、现在新出现的机会。Lens、Deso 以及很多其他 Social Token 都是这个价值主张和叙事。不过这与 AMM 有所不同。AMM 解决的是一个通用问题,Token 或 NFT 如何构造自动市场,这是个边界清晰的真问题,不管 Token 或 NFT 用来做什么都会有用,所以作为基建是成立的。

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一定需要区块链吗?

除了如何保证创作者的收益和支持创作者经济以外,Nostr 和 Lens 社区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是否需要区块链」这个问题上也产生了分歧。

作为一个基于 EVM 兼容公链上的社交图谱,Lens 的回答是肯定的。而且 Lens 不仅基于区块链,同时还架构在 NFT 上,比如说在 Lens 上关注了某个人就会得到一个某人的粉丝的 NFT。

大硕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是:「没有人能够去决定什么东西该不该上链,现在所有的假设都是基于现在的社交网络认知。假设我们在 Lens 上拥有一个别人的帖子,这个帖子 10 年之后变成了一个名人名言,我拥有这个帖子的这件事意味着什么?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确定会决定未来的可能性,那我们就应该把它所有东西都应该放在链上,因为我们不知道哪条内容未来会产生巨大的价值。」

实际上,在 Lens 上发帖的具体内容还是没有上链的,它没有把全部臃肿的数据,比如图像、视频都上链,而是把此刻用户发布或者收集的这些行为上链。简单来说,就是社交行为逻辑、社交关系上链,具体内容不上链。

上链的好处是其他开发者永远可以从这个链上去索引到这信息,即使 Lens 这个协议停止了,开发者也依然可以从链上把这些大部分数据还原出来。Web3 实际上是希望构建一套开放平台,把方方面面都开放出来是最好的一个状态。更大的 Web3 的开放平台是可以把所有的信息都开放、透明、公开出来,这就体现在大部分的社交行为上链。

社区许多人也认为 Aave 团队在之后是有能力把 Lens 做到多链或是有自己的链,吞吐量会越来越大,使用 Lens 的成本只会越来越低,甚至低到没有成本。这样的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在最近的一次 Twitter Space 里 Aave 团队也谈到了链相关的问题,并透露在近日会有这方面的进展。

虽然大硕的想法与 Nostr 有些相反,但他也确实认同区块链本身不能承载这么大的容量,而且在任何事情包括区块链的应用上,都需要保守派和激进派的互相博弈,在这个问题上,Lens 扮演的是激进派,Nostr 扮演的则是保守派。

社交上链:保守派和激进派的博弈

Nostr 认为把用户信息所有权和控制权还给用户自身的解法不止是区块链一个。因此 Nostr 没有构建在任何链上,也没有构建在比特币和闪电网络之上,虽然它整合了闪电网络,但本质上和区块链以及 Web3 没什么关系。

为了更好的理解 Nostr,Nostr 文社区的 aLE 最近在做一些 Web1 相关的工作,比如自己架一个网站,他发现就像 Nostr 的作者最开始说的,Nostr 是 Web1 和 Web2 中间找了一个折中化的方案,而不是通过区块链和智能合约这样一种更加迂回的方式实现了这个协议。

Nostr 是建立在互联网的一些基础的协议之上的,比如说信息的协议、域名的协议和 DNS,每个人可以通过自己搭中继器,就实现 Web2 的大家都可以信息上传和 Web3 的数据所有权的问题。

aLE 对除了交易之外的内容上链持反对意见,不是所有信息都需要或者有必要构建在链上,区块链用来作为交易的账本是可以的,但是用它来存储数据一些社交的信息完全没有必要,这是一种冗杂。上链的成本转移来转移去还是由用户共同来承担的,在 Nostr 上自己搭中继器的成本一年只需要 200 块,这比社交信息上链的成本低很多,自己的数据也不会丢。他认为 Nostr 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解决这个问题,它不需要借助于区块链,也不需要全局共识。

Liu guo 也认为从这个角度上来说,Nostr 的方向是对的,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账本,账本就应该做账本需要做的事情。账本能做的事非常有限,自动化资产交易相关和一些变相的资产(域名),这些应该是在链上的,除此之外所有东西都不应该在链上,否则就是一个极端冗余也不现实的系统。

这也是以太坊社区和比特币社区一直以来非常大的争议点,比如最近比特币 NFT,一些比特币的原教旨主义就认为这是一种区块膨胀,反对这么多信息上链。比特币矿业公司 Luxor 曾于 2 月 1 日挖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比特币区块,大小为 3.96 MB 略低于比特币的 4 MB 的限制,该区块包含一个名为 Taproot Wizards 的 meme NFT。Blockstream CEO Adam Back,Bitcoin Core 开发者 LukeDashjr 等人甚至严厉指责这不是创新,是对比特币的攻击。

现在的社交协议是不是最终答案?

一般来说一个东西能够替代另一个东西,一般需要好 10 倍以上才能够让人想要去切换,因为所有的切换都是存在迁移成本和摩擦的,如果没有比它更好,反而比它更差的话,就是没有人会愿意去用这个东西的。现存的几乎所有去中心化社交协议都非常让人诟病的是,用户体验。

现在 Lens 和 Nostr 以及很多的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在提到自己相比传统的社交平台优势时,经常提到的一点是:注册应用程序是不用手机号或者邮箱的,而是用钱包和助记词,这样更快更方便。

但据很多用户的实际感受之后,并没有觉得更快更方便。比如说登录和注册 Lens 的手机客户端的应用程序,得先在手机客户端上下载钱包,登录钱包,再进行签名,这个过程花费的时间并没有比 Web2 的一些产品更快。注册 Nostr 的 Damus 也是一样,找个本子纸和笔,把私钥抄下来的时间也并没有更快,而且很多不太懂得用户甚至会把私钥当成公钥复制出去,有弄丢或者被盗的风险。

Liu guo 对此的回答是「用户的身体和反馈永远是最诚实的」,因此在他的社交产品 Matters Lab 的注册设计上,可以选择只邮箱登陆,但在钱包登陆时邮箱信息也是必选项。对于用户来说,控制公私钥是一件比用手机和邮箱要难得多的事情。因此他也很期待之后的社交恢复类的钱包应用,它们将是未来去中心化社交协议发展的方向之一。

Lens 和 Nostr 社区都承认自己的产品体验确实不理想,但创造新一代的社交和分布式网络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在用户体验上超过互联网巨头。aLE 也认为从用户体验上来说,比如 UI 设计,交互界面,Nostr 的表现确实有点糟糕,但不至于说差十倍。我们暂且不再讨论用户体验的问题,毕竟我们无法对刚上线的操作设计苛求太多,推特上线的一两年的用户体验也不可能是完美的。

「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空投来的 Lens」

回到最近 Lens 的各个数据指标上涨,许多人认为这是因为 space id 和 arb 空投之后,有很大一部分资金价值选择流入 Lens,以此博下一波空投的价值和效应。而这时也有一些小道消息称 Lens 估值仅为 8000 万-1.2 亿美元,token 价格仅为 1 美元。一些 kol 也出来喊话现在是撸空投届的小牛市,此时 Lens 的地板价值较空投价值相比可能被高估了,提醒大家注意风险。

根据 dune 的数据显示,从时间分布上看用户的关注和发布内容行为,主要集中在 2022 年 5 月、 2022 年 11 月和 2023 年 2 月,前两个时间节点分别是协议上线初期和东南亚地区用户涌入期。

再来看看最有意思的时间节点,最近一次数据明显飙升的 2 月,源自 Stani 有意无意得创造了一个美丽的误会。他在社交媒体非常突然得发了一个区块高度,社区立马炸开了锅,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 Lens 快照了一个区块高度,空投马上就要来了,不管是有没有 Lens protocol profiles NFT 的人都激动了起来,并开始了一波极其热烈的交互。

不过在火热之下,也有人回归理性提出了疑问,为什么 Stani 发的区块高度是以太坊的,Lens 协议不是构建在 polygon 上的吗?

果然几天后,Stani 发文表示这是关于自己个人的喜讯,以太坊区块是妻子怀孕的时间,间接澄清了与空投无关。可以看到,Lens 数据的每一次上涨都与项目热度的相关性较强,目前 Lens 生态的关注行为主要还是用户尝鲜和空投预期。

「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空投来的」,确实,这好像是几乎所有购买 Lens protocol profiles NFT 的用户心照不宣的想法。而大家又是因为什么了解到和来到 Nostr 呢?答案显而易见基本上是因为 Jack Dorsey。

Jack Dorsey 带给 Nostr 的名人效应

作为 Nostr 的中文社区早期参与和推广者,aLE 正式研究 Nostr 的契机也正是因为 Jack Dorsey 在社交媒体上狂推 Nostr,当时马斯克看到 Nostr 似乎有的迹象,便立刻急眼了,出面封杀 Nostr 的话题和词条,从而引起了他的注意。

由于 Nostr 官网没有提供太多的说明性文字,而 Github 的信息被放在了官网非常醒目的位置,所以大部分的出站流量都去了 Github,因此这个答案从 GitHub 上 Nostr 协议 的 star 数的飙升也可见一斑。

根据 star-history 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数据飙升的两个时间点恰好也是 Jack Dorsey 利用自己的传播效应在社交媒体为 Nostr 宣传的时间。2022 年 12 月 Jack Dorsey 为 Nostr 捐赠了 14 个比特币,并在推特简介加上了自己 Nostr 账号的公钥;2023 年 2 月 Jack Dorsey 发文庆祝了 Damus 的正式上线。由于 Jack Dorsey 的名人效应,原本平稳增长的 Nostr 可以说直接起飞,许多观望或从未听说过的人,也开始认真对待它。

2 月 1 日 Damus 的发布立刻抓住了许多 Web3 用户的眼球,越来越多的用户将自己的账户公钥分享在各大互联网社区上互相关注,甚至在 Web2 圈子里也形成了一波传播效应,短短两天时间内就冲到了 App Store 社交免费榜第一。

不过在 10 天以后,Nostr 的日活就由 2 月 2 日的 9.3 万下降到了 2 月 9 日的 3.7 万,较高点下降了 60% 。一些用户立马站出来嘲讽 Nostr 的昙花一现,稍纵即逝。慢雾的创始人 Cos 余弦却认为:Nostr 是非常密码朋克的东西,哪怕热度会下来也都是在预期内的。但让谁都没想到的是 Nostr 的数据在 2 月 16 日再创了历史新高,并在波动结束后稳定在了增长后续。

据 nostr.band 和 nostr.io 的数据显示,Nostr 的日发布数量在 2 月 16 日达到了 48.4 万。目前,包括发布、私信、转发等行为的每日总活动量基本维持在了 50 万以上,高质量用户的日活保持在 8 千到 1 万上下,截止撰文时间 4 月 1 日,Nostr 公钥地址达到了 53.3 万,中继器数量 458 个。

许多人借此也提出了疑问,空投激励和名人效应能让用户从原本的社交平台上迁移过来吗?

在这个问题上,同样是来自社交领域的选手 Matters-lab 的联合创始人 Liu guo 在接受 BlockBeats 的采访时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只有在早期泡沫时期,理念、空投激励或是其他因素是有用的,这类东西有点像除草剂或者是像化空原料,短期内一定是有效的,但长线里其实不会带给设计带来生命力,这个获得的用户粘性是非常非常低的,不可持续的。让用户迁移到一个新的平台或者协议,最重要的还是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或者是不可取代的需求。

aLE 认为 Nostr 确实在用户体验上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但其实它已经满足了部分用户不可取代的需求:「Nostr 的出现让比特币的社群重新凝聚在了一起」。在 Nostr 前,所有的比特币持币者都非常的孤独,他们也迫切的需要一个去中心化的公共协议和应用,与更多有相同想法和共识的人交换想法。

在此前的一些平台上,BTC 一词甚至经常会发不出来,存在的审查会误伤很多人,就很难形成人群之间的共识,这样的困境其实不止只存在于 BTC 爱好者身上。他还认为社交的本质就是社会关系,如果 BTC 爱好者有自己集中的小圈子,圈子其他人都去了 Nostr,然后有一个人没去 Nostr 还是留在原来的平台上自己发自己的,其实也会很尴尬。

除 Lens 和 Nostr,去中心化社交有没有别的出路?

在面对这个问题时,加密社区往往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硕显然更青睐 Lens,他认为 Lens 在之后会有各个语言社区本土化的客户端,「Lens 非常具有创新气质,如果开发者能开发出好玩的东西来,用户就会想要一个账号去体验,而未来能占据市场的去中心化社交协议一定是能够吸引很多开发者的那一个。」

把自己定位为 Nostr 营销成员的 aLE 给出的答案也显而易见,在他看来 Nostr 这个协议的量级甚至可以跟以太坊之类的公链项目去做比较,而不是去跟以太坊链上的 Farcaster 或者说 Polygon 链上的 Lens 去做比较。当然在未来会有很多的协议出现,但是能不能代替 Nostr 很难做预测,对协议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能不能够把这个其他新出现的协议融入到自己的协议,让自己能够更长时间的存活下去。

Liu guo 则觉得 Lens 和 Nostr 都不是去中心化社交协议的最终解,但如果非要在 Lens 和 Nostr 里选一个,Nostr 的方向或许更对一些:「抛开 Web 几的标签和叙事的话,有了 market fit 的产品或场景才会立足。现在,当人们逃离 Twitter 的时候,大部分人的不会是选择 Nostr,而是 secure scuttlebutt、Mastodon 和背后的 activtypub 协议,这些都已经是发展得更健全的系统。只是他们没有在狭义的 Web3 圈子当中,而在这个圈子讨论这些话题的时候一般不会涉及他们,但他们现在其实已经是一个 alternative 的 Social Network。」

在这种认知下,Liu guo 和他的团队所打造的 Matters.News 也正在尝试一个更有场景的社交方向。Matters.News 是立足去中心化生态建立的,一个代码开源、创作者自治的写作社区。创作者可以在这里写作、发表、阅读、讨论,同时,为社区建立「共同生活、共同决定」的规则,未来进一步应用到去中心生态的其它社区。同时创作者的作品将被上载到星际文档系统(InterPlanetary File System,IPFS)的节点上,实现作品内容的分布式存储,无法被删改。

从语汇的角度来说,比如 Nostr 并不符合现在「胖协议、瘦应用」的共识,它主打的是高度简洁,但高度简洁的另外一面是无法用协议中现有的词汇量去描述复杂的操作,而一个成熟的协议或许应该具有更强的通用,可以描述出更多的东西,应用层在此之上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用户体验的成熟度是一个永远绕不过去的话题,围绕 activtypub 协议的 Mastodon 拥有的一系列基建都是相对更完善的,据很多用户亲自体验后的反馈都认为已经达到不比推特逊色的状态,在这方面比 Lens 和 Nostr 的成熟度高很多,应用层或协议的工具也更完整。

Mastodon 应用成立于 2016 年,在去年马斯克收购 Twitter 前,Mastodon 就积累了大约 50 万的活跃用户,而在马斯克大量裁员、修改 Twitter 验证政策造成许多混乱时,Mastodon 又涌入了大量用户,高峰时每天新增逾 13 万用户,去年 12 月初活跃用户数达到了 250 万,今年 1 月后活跃用户数下降到了 180 万,但仍然比身为协议的 Lens 和 Nostr 高了一个数量级。

比起 2019 年开始的 Nostr 和 2022 年的 Lens,所积累的用户量、声誉都更饱满,Nostr 和 Lens 还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不断地被发现问题,不断地被解决问题,成熟度才会越来越高。

Lens 和 Nostr 都是「以 Web3 为名」火起来的,但圈内的所有协议和应用都天然带有一个 10 万魔咒的天花板,在快速达到 10 万这个数量级之后开始下跌。相比 Defi 协议来说,去中心化社交协议的应用场景似乎更有难度。如何定义应用场景并让用户从原本的社交围墙中走出来,是一个值得所有人思考的问题。

毕竟在去中心化社交协议里,不仅仅只有圈内熟知的 Lens、Nostr 和 Farcaster,还有 Activtypub、Bulesky、DeSo 和 Secure Scuttlebutt 等等许多成熟的协议。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彭博社:预测比特币今年将上涨至40万美元

比特币的涨幅与2013年的约55倍和2017年的约15倍相似。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