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为 Web3 打工的...

为 Web3 打工的年轻人:高薪、远程,惬意又危险

-

撰文:李秋涵

来源:深燃

 

5 月份离职后,4 个月时间里张磊已经去过西藏、昆明、大理、上海、武汉、成都 6 个地方。每到一个地方,他会短租一个房子生活一段时间。最近,他驻扎在广东佛山,一个月租金 1500 元。

 

他是一名 Web3 创业者,职业的特殊性,让他可以远程办公,四处游玩,做一个「数字游民」,这在 Web3 领域很常见。

 

Web3 是近年火起来的新概念,较为公认的定义是,这是构建在区块链基础上的,去中心化的一种新互联网应用形态。在这个概念里,主导权不在互联网巨头手中,而在用户手中,每个用户都能掌握自己的数字资产。这一概念的流行,吸引着众多创业者涌入,行业里甚至流传着「所有 Web2 的 APP,都值得在 Web3 中重做一遍」的说法,也由此诞生了很多新岗位。

 

和传统行业不同,Web3 更多采取分布式办公,很多工作只需要在线上做协同,每个人可以自由选择办公地点,能在家办公。互联网行业天花板渐显,Web3 的火爆带来相近的就业岗位,包括运营、产品、技术等,一群从业者正往 Web3 领域迁徙,而不错的薪资待遇,能兼顾生活的远程办公形式,是吸引他们入局的重要原因。

 

这其中,有的是 Web3 创业者,梦想着项目成功,实现财务自由;有的为国外 Web3 项目服务,在北京赚美元,收入不菲;还有的还在学习观望中,希望加入一个有发展的 Web3 项目,工作生活两不误。

 

不用 996,不用挤地铁,还能拿到高薪资,这的确吸引人,但背后,又隐藏着一个心照不宣的风险。

 

有投资人提到,Web3 项目有两个板块必不可少,一个是区块链技术,一个是 Crypto,即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而在 2021 年 9 月,国内已经发布新规,明确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尽管 Web3 并不直接和虚拟货币挂钩,但一些项目确实存在不可避免的法律风险。

 

在一个对接 Web3 工作机会的社群里,有人发问,「我们给没有境内客户的境外虚拟币交易平台打工,有法律风险吗?」20 分钟后有人回答她,「多少有一点」,接着群里又开始沉默。

 

为 Web3 远程工作,既惬意又危险。

 

有人边旅游边工作,有人在北京赚美金

 

在离职从事 Web3 项目前,张磊是一家中厂的产品经理。涉足 Web3,他计划做一个基于区块链的音乐视频社交网络产品。目前团队一共有 20 人,岗位配置与互联网产品需要的人员配置类似,包含技术、产品、运营岗,他只和其中四分之一的人见过面,因为是之前的同事或朋友,剩下的四分之三在网上招募,分布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只在网上沟通过。

 

他的日常是,早上起来做个早餐,工作一会儿,到中午做午饭,下午 3 点再办公一会儿,工作时间零散又自由。遇到某些同事送小孩上学或者去开家长会、去医院看病,当天的重要会议或者迭代需求,就会改到第二天。「项目全靠大家主动跟进,考验各自的责任心和执行力」,他表示。

 

这样的状态,他们不用做没有实际产出的工作,也不用动不动开会。以前在公司时,一个功能需求从立项到上线,要一个月时间,而现在他们想到产品灵感,很快就能做出来测试和上线。

 

更重要的是,这为他们压缩了很多资金成本。所有成员都是不记名股东,大家都只拿基本薪资,他还鼓励成员在空闲时间接其他业务,「目前的项目进展速度是线下全职时的三分之一,但成本是线下的十分之一」。

 

「我现在才觉得自己真正在感受生活了」,张磊感叹。以前上班时,每天早上 8 点就到公司,经常晚上 10 点后才回家,而最近两三个月,他平均每天工作三小时左右,边工作边旅游了半年,在佛山住的这半个月,「我已经连续十天给自己煲汤了,用隔水蒸汤。」

 

 

张磊这样的生活,在 Web3 领域从业者里很常见。

 

区块链工程师刘虹也是 Web3 领域的创业者。留学美国后,他留在硅谷工作,后来成为一家 Web3 创业公司的核心成员,疫情后公司开启远程办公模式,他便回到了北京生活。

 

现在,用他的话来说,工作状态「非常自由,只要把会参加了就行」。由于团队成员来自世界各地,日常工作沟通需要用英文,同时由于存在时差,导致他们开会时间在半夜,集中在「晚上 12 点 – 凌晨 3 点」。这样的生活节奏和普通人不同,得熬夜,但好处是,白天时间很自由,在北京就能赚取不菲的美金收入。

 

从业者钱程是去年看元宇宙项目时接触到 Web3 领域,了解多了他发现,「Web3 大部分项目都是以分布式形式办公,成员分布在全球,包含硅谷、伦敦、纽约等城市」。他身边有朋友入职国内某 Web3 项目,2 月入职,直到 6 月才在线下见到其他同事。

 

这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在钱程看来,Web3 强调去中心化,全球 Web3 头部公司都是分布式办公,这个文化导致整个生态对分布式办公觉得理所当然,「这是在文化和基因里就有的传统。」

 

一位为 Web3 项目服务的猎头对深燃表示,在他的招聘项目里,远程办公和 onsite(在现场)岗位的比例是 4:1。

 

冲着远程办公而选择 Web3 的人也不少。

 

赵章之前是一名程序员,专做后端开发,现在正在自学 Web3 工作需要的智能合约(一种确定性程序,允许在没有第三方的情况下进行可信交易)和 DeFi(去中心化的金融)相关知识,计划学习半年时间。

 

他提到,之所以选择投身 Web3,就是冲着远程办公去的。他一直在北京工作,想在找到 Web3 的工作后直接回老家,不用像现在这样在大城市漂着,没有归属感。

 

岗位多,但匹配的少

 

不仅是办公方式不同,找一份 Web3 领域的工作过程,也和其他行业略有不同。

 

打开主流招聘软件,搜索 Web3,会出现一些相关工作岗位,如前端开发,测试工程师、智能合约开发工程师等,但不算多。更多工作机会需要在相关的社群、垂直网站上获得。

 

赵章介绍,很多人找 Web3 工作,是在一些远程工作社区上。深燃浏览了一家这类网站,发现其中大部分岗位与 Web3 项目有关,模式是招聘者发布招聘需求,有意向的求职者在下方留言,靠充值获得彼此的联系方式。

 

从岗位上来看,不止有技术类的工作,和互联网行业相似,Web3 也需要产品、运营、设计、策划等。这其中,技术类岗位薪酬最高,月薪大致在 20K-60K 之间,运营相对偏低,在 5K-20K 之间。

 

有的岗位则具备更明显的 Web3 特征。钱程举例,一个 Web2 游戏项目,团队需要做动画的、做编程的等等,而在 Web3 游戏项目里,除了原有的 Web2 人才外,还需要再增加能写底层智能合约的人才,受政策影响,项目一般发往海外,所以还需要针对海外用户做推广和增长的人才。

 

除了垂直网站和猎头,Web3 社群在招聘里也扮演着重要角色。

 

一些创业者,会经营自己的社群,定期整理和发布招聘信息。不像传统公司招聘要走复杂的面试流程,在这里,求职过程也简单粗暴得多。一位寻找 Web3 运营岗位的求职者提到,她在社群看到有 NFT 项目招运营,加上对方微信后,对方立即给她打来语音电话,5 分钟内就确定了没有经验的她不适合这个岗位。

 

想进入这一领域,门槛并不低。

 

除了需要具备 Web3 领域的知识技能,这些相关岗位还对英文能力有要求。这是因为有的项目主体在国外,成员来自世界各地,需要无障碍沟通,有的项目成员虽都是中国人,但项目主要瞄准海外市场,也需要英语能力。

 

 

今年毕业的 00 后小柯在为一家位于新加坡的 Web3 项目做新媒体运营,他被选中的原因,就和他在外国语学校学习,会玩推特,没有语言障碍有关。一位希望转型到 Web3 的程序员也告诉深燃,英语口语差,让他求职感到压力。

 

同时,想在这一领域长期发展,还得让自己时刻保持学习状态。

 

这个行业技术迭代太快了,刘虹表示,「现在相对于 Web2 来说,Web3 非常不成熟,很多地方还没有相对公认的标准,人人都想争当标准,迭代非常快,可能一两个月就彻底大变样,这样的情况下,需要不断学习」。

 

Web3 项目产品经理张亮也提到这一点,「单纯从技术层面来说,比如以太坊的技术规则就新增、迭代的非常快,就要求产品应用反应速度也快,有合适的协议出来了马上就要适配,比竞品更快一步应用某个协议,也许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他表示。

 

也因此,这个行业很缺人。刘虹提到,以技术为例,「如果要把专业理解到位,需要好几种能力,比如数学能力很好,程序员基础要很好,最好是全栈线都能做。」

 

即便是其他协同的岗位,上岗前也需要补课。他举例,现在用户对 Web3 项目也不懂,在使用时需要向客服、市场、运营咨询,但这些岗位的从业者也并不真正理解技术,「有用户来问问题,客服就找到我们工程师,得工程师来一一解答,客服做的就是把工程师的回答复制粘贴给用户。这对于工程师来说,是在浪费时间」。

 

缺人才,让公司愿意开高薪挖人。上述为 Web3 赛道服务的猎头对深燃提到,和项目方对接时,能感受到对方的招聘需求很急,很多公司对技术、产品、运营、市场都需要。而在薪资上也不吝啬,能力达标的人能拿到互联网大厂 P6、P7 职级的薪资,拔尖的人才能拿到 P8、P9 级别的薪资。

 

但同时,行业的高速运转,以及低成本创业的模式,让它没有时间和精力培养人才。不少求职者提到,一些 Web3 项目需要求职者有 3 年相关经验,因为这个限制,很难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形成了一个难以入局的矛盾。

 

看起来很美,陷阱也不少

 

由于网站上的 Web3 招聘岗位参差不齐,也需要求职者有甄别判断项目的能力。

 

对于 Web3 从业者来说,当下项目鱼龙混杂。

 

梁爽之前从事 IOS 开发,现在也是一名 Web3 创而者。他介绍,目前 Web3 大致可以被分为协议层、基础元件层、用例层、接入层四层。现在每一层都缺人,「如果要从事某个岗位,提升专业性,每个部分深入学习后都挺有发展潜力,但是现在市面上的项目,不论处于哪一层,大概率都不太靠谱」,梁爽表示。

 

钱程也感叹,现在 Web3 项目大部分都不靠谱,大家心知肚明的灰色地带,甚至让目前的 Web3 世界存在一定的匿名性。他提到一个现象,现在很多人介绍自己时,会说自己做过哪个领域的项目,比如开发钱包、做 NFT,但不会介绍自己具体做了哪一个项目,因为大家心知肚明都在割韭菜,但是怕被人发现自己是在哪一个项目上「割的韭菜」,遇到「仇人」。

 

选一个 Web3 项目,就像是在做一个风险投资。

 

这首先体现在薪酬发放模式上。钱程介绍,薪酬发放模式分为两种。一种是领取法币,如人民币,也就是和普通工作相似。只是由于 Web3 领域的项目,除了卖 NFT、做 Defi,很多还没有变现的途径,发放的薪酬主要来自创业者或投资人的资金。

 

另一种是获得代币。即不领现金报酬,而是根据对项目的贡献获得代币。钱程介绍,这种模式里人们是在用自己的专业支持项目,他的工作付出,能获得相应的代币,代币就像是工资,「这个代币在交易所上有一定价值,项目发展得越好,代币价值越高」。这种模式下,从业者和项目间,不是雇佣关系,而是「我用我的劳动在投资项目」。

 

 

不过后一种模式,必然涉及到虚拟货币,相应的虚拟货币是否能保持增值,充满不确定性,付出的劳动到最后极有可能是一场泡影,一位从业者就吐槽,圈里「有的项目发的工资就是自己的 token(指代币),每次发薪日,价格都会跌很多」,而且现在这种去中心化、缺乏约束的组织也很松散,需要成员自律,很多人会广撒网,或是身兼多个项目,或是中途从项目里离开。同时,这与国内政策相违背,这就要说到另一大风险,即法律风险。

 

2021 年 9 月,十大部门联合发布通知,虚拟货币不具有与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尽管 Web3 项目不等于虚拟货币,但它距离虚拟货币太近。行业里常见的现象是,一些项目起初定好的发展路径与虚拟货币无关,但创始团队做出不错的项目,吸引更多人入局后,就开始发币,再找到合适时机跑路。从事 Web3 项目,如果不能抵抗住诱惑,很容易置身于灰色地带,从业者很难排除项目做虚拟货币的可能。

 

申伦网络法律师夏海龙告诉深燃,此前发布的《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中有明确的规定,对于相关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境内工作人员,以及明知或应知其从事虚拟货币相关业务,仍为其提供营销宣传、支付结算、技术支持等服务的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依法追究有关责任。任何法人、非法人组织和自然人投资虚拟货币及相关衍生品,涉嫌破坏金融秩序、危害金融安全的,由相关部门依法查处。

 

也就是说,在国内为境外涉及虚拟货币的项目服务,或是将所做项目发往海外,都面临着一定的法律风险。

 

谈及这个问题,张磊表示,他们的项目会规避发币环节。而赵章的回答是,「那就出国」。

 

还有一个需要提醒的问题是,Web3 到底会以怎样的形态存在,未来发展如何,还充满未知。一位行业人士就提到,当下的 Web3 定义和项目,始终无法解答的问题是,它所具备的不可篡改、去中心化、可溯源功能,到底能为当下人们的生活带来什么。

 

「Web3 目前只是在探索阶段,在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家都认可的主链出现的情况下,现阶段很多项目都没有太大意义,都是泡沫」,上述行业人士提醒。

 

和深燃交流的 Web3 求职者里,一些人已经组建家庭,有了孩子,希望通过远程办公,平衡家庭和生活;一些人年轻且充满野心,瞄准新机会,希望实现跨越阶级的梦想。但在这个混沌,充满诱惑和陷阱的新领域,加入 Web3 远程办公,依旧既自由又危险。

 

* 题图及文中配图来源于 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除夏海龙外,其余均为化名。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5 − 3 =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彭博社:预测比特币今年将上涨至40万美元

比特币的涨幅与2013年的约55倍和2017年的约15倍相似。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