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后 NFT 时代:N...

后 NFT 时代:NFT将结合社交与元宇宙

-

​NFT现有格局

早在2008年比特币诞生前,Digital Cash的演变就经历了1982年的eCash、1998年的B-money和Bitgold等坎坷。新事物的萌芽总要历经种种试验和时间的沉淀,NFT也是如此。

NFT的前身是1993年Hal Finney在CompuServe上跟Cypherpunks小组分享的一个有趣的概念——加密交易卡( Crypto Trading Cards)。

对交易数字现金进行了大量思考之后,Finney提出了交易 “加密交易卡 “的构想。他认为密码学狂热爱好者们绝对会爱上这些迷人的加密字符串艺术,由抽象字符串组成的加密交易卡不仅会成为好友之间的谈资,还会引发人们收藏、交易、集套盒等多种需求,不断创造新玩法和新热潮。

“每个梦想的背后,都藏着一个精力旺盛且勇于冒险的人。除了惊喜,他们什么都不期待。” Finney带着热情,Crypto Trading Cards并没有回馈他以惊喜。但也许是某种程度的延迟满足,16年后,他收到了比特币史上第一笔转账。

而在这之后,2012年第一个类似NFT的代币-彩色币诞生,2017年,加密猫引发了第一波NFT热潮,2018年ERC721,ERC1155,ERC998协议逐步完善,2020年现象级产品NBATopshot横空出世……

然而,伴随着NFT的爆火,「NFT可以被复制,为何还要花重金购买?」,「NFT流动性弱,脱手率低」等质疑声音不绝于耳。占据目前NFT市场最大份额的 “收藏品”和“艺术品”类NFT资产,下一步要去往何方?

世上有两件与市场相伴相生的东西,一是创造需求,二是满足需求。在后NFT时代,大家常常会问 “NFT有什么新玩法?”,本文我们只谈后者。顶级稀缺资产从不缺市场,而大量长尾资产却一直滞销。回到上面讨论的问题:占据目前NFT市场最大份额的 “收藏品”和“艺术品”类NFT资产,下一步要去往何方?

在更加成熟的NFT生态环境中,「纯粹收藏」类NFT和「工具」类NFT之间的生态界限将会模糊,前者很可能将会逐渐融合进入后者,成为一个「可独立拆分子集」。

什么意思?

不明白或看不懂NFT热的人一直质疑 “NFT收藏品有价无市,持有这些资产有什么用?”,笔者认为其答案就是元宇宙(Metaverse)。任何脱离游戏的道具都是没有意义的,任何脱离虚拟世界的虚拟周边或者虚拟艺术品也无法发挥最大价值。占据(目前)最大市场份额的NFT资产类别终将归入Metaverse的子集。换句话说,Metaverse将会是这些虚拟商品(具有纯粹收藏属性NFT)的最佳容器。

什么是元宇宙?

Metaverse(元宇宙)这一概念源于美国作家 Neal Stephenson 于 1992 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 meta ” 意为“超越”“元”,与“ Universe ”(宇宙)相结合,即“元宇宙”。

在1992年,Stephenson就已经开始想象下一代虚拟空间:“只要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一个终端,就可以通过连接进入由计算机模拟的另一个三维现实,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中拥有自己的分身(Avatar)。在这个虚拟世界中,现实世界的所有事物都被数字化复制,人们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做任何现实生活中的事情,比如逛街、吃饭、发虚拟朋友圈,此外,人们还可以完成真实世界里不能实现的野心,比如瞬时移动……”

简单来说,元宇宙是一个可以映射现实世界、又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

然而,关于元宇宙的最令人兴奋的不只是技术层面上的构建,更是改变彼此现有社交方式的巨大潜力。

20世纪80年代初,RPG游戏《创世纪》(Ultima)为玩家提供了一个开放的世界地图,第一次向玩家展现了“开放性世界”,但受限于技术与设计理念等问题,《创世纪》并不完善。真正具备广义上沙盒元素的游戏是1983年诞生的《Elite》。在《Elite》里,玩家可以扮演驾驶飞船的宇航员,在宇宙间穿梭,完成各类任务。在这款游戏中,玩家行为开始对游戏生态产生影响。

在这个交互过程中,玩家也逐渐了解“开放性世界”的概念。游戏可以跳脱出单一的模式,衍生出更多可能,游戏厂商与玩家的身份实现了传统意义的互换,玩家成为了内容的生产者,而游戏厂商仅仅提供了一个平台。

 

区块链与元宇宙

各家对Metaverse的定义大体相同,又有所区别。笔者认为的元宇宙要包含以下几个元素:Metaverse(元宇宙)= Create(创造)+Play(娱乐)+Display(展示)+Social(社交)+Trade(交易),而正是这几部分的组成,使得代币治理以及NFT很可能会在元宇宙的虚拟经济中扮演重要角色(具体原因参考下下个章节)。

据Nonfungible数据,至2020年底,区块链元宇宙占据NFT市场份额25%,稳居2020年NFT资产份额第一,其历史销售额超5500万美元,但有意思的是,其中仅2020年就达到了2000万美元。而2021年度则更为夸张,第一季度元宇宙的销售额就已超3000万美元,超过2020年度销售总合。

也许是由于元宇宙相对于其他项目更为复杂,赛道其实并不拥挤。

2020年,Metaverse市场份额原本占据NFT资产第一,到2021年排名有所下滑,原因之一是艺术品的崛起,原因之二在于各类游戏以及Metaverse开始寻求一些二层或者侧链解决方案(数据未被统计),从而降低日益走高的gas fee。

的确,假如有一天我们一天清醒时间有18个小时,其中有9个小时或以上的时间都生存在虚拟世界当中,那何为本何为体,虚拟世界可能就变成了真实世界。想来貌似这种生活很远,但其实又很近。都说元宇宙的早期「原住民」不是是疯子就是投机者,那在这个待发掘的蓝海中鲨鱼们到底嗅到了哪些商机?

 

元宇宙的新经济形态

元宇宙不仅仅是游戏那么简单,“元宇宙”更是Web 2.0的下一阶段,它充满对现实世界的隐喻镜像和升级,也为新一代的数字化娱乐(Digital Entertament)、社交图谱(social graph)、在线工作经济(online work economy)和电子商务(e-commerce infrastructure)提供机会。根据Deloitte发表的“ The Spatial Web and Web 3.0”报告,在Web 3.0时代,与3D空间中的现实世界交互的虚拟空间的形式将会扩展。换句话说,Metaverse将成为Web 3.0中的代表性技术,平台和服务。

 

NFT+Social Money= Scalable sociality(可调控社交)

可能有很多读者们会觉得很奇怪,NFT和Social Money调换位置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答案。前者NFT往往是直接作为商品的形式存在,而后者往往是以「工具」属性的凭证。

在举例之前,我们先拆解一个概念。2015年,伦敦大学人类学教授Daniel Miller针对社交媒体提出了一个“可调控社交”(scalable sociality)的概念。“可调控社交”(scalable sociality)包括不同规模、隐私程度不一的群体,指的是社交的不同维度。在某些情况下,特定NFT可以让你访问特定群组,依托于NFT为某种原生的数字「事物」(例如游戏资产,数字艺术或空间域)提供了一种标准化的网络虚拟身份和所有权形式,代表从私密到公开社交媒体的不同界限的权利,举个简单例子通常我们最大开放性社交工具往往是Twitter/weibo等开放平台,再过渡到微信等私域流量,再到单独私密群组等,在这种环境中NFT其实就是一个「Privilege Plus」 ,这是由数字所有权所赋予的新的、独特的功能。

再举个例子,回到电商的场景中,比如某品牌授权给到ABCD四个渠道商,渠道商(Gatekeeper)流转凭证即可NFT化,这里的NFT作为承接品牌和C端用户信任的「中间态」。

结语

“社交”是一种普遍而永恒的需求,元宇宙是新一代的必然的社交方式,NFT是同时满足虚拟社交社会认同感和实用性的刚需,Social Money则是体现社会价值的最佳表现形式。再返回社会浪潮,也许最能代表这个时代的储值工具,不再是黄金,而是比特币;最能代表这个时代的收藏品,不会是大家疯抢的AJ,而是非同质化通证(NFT)。正如前两天跟一位摄影师朋友聊到的,一个世纪后回看现在,“现在看来敏感画作上的那些马赛克,也许就是这个时代的印记。” 比特币,NFT及其衍生品,也应如此。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8 + 13 =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为什么“投资女皇”凯瑟琳·伍德仍然押注 Coin...

股市正处于深度调整之中,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的最大股东之一成为关注的焦点。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