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对话Paradigm...

对话Paradigm:如何成为更好的Crypto原生玩家?

-

原文标题:《Matt Huang 12.02 采访总结》

原文来源: Joe Weisenthal,Sequoia

1、关于 Paradigm

Joe Weisenthal:Paradigm 成立的背景是什么?

Matt Huang: 首先在 2018 年左右,crypto 对于传统科技投资机构来说是非常被低估的行业。大多数非常聪明的人第一眼看到 crypto 时可能看到的是 dogecoin 或 catecoin,然后感叹一声这个行业并没有什么实质内容。

随着我们与一线的协议开发者共处的时间越来越多,我们产生了和传统机构不同的观点。那时候当我环顾四周时,真正可以交流的人不多,我常和 Fred 交流思考。Fred 在 2012 年共同创立了 Coinbase,在 crypto 行业浸淫多年。

我们当时想如果我们发起一个 crypto 项目,是否有投资者是我们非常希望与之建立合作的?我想在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因此我们创建了 Paradigm。我们遇到的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成为更好的 native 玩家?

从历史上看,在任何新的技术浪潮中,用类比的思考方式创新总是很容易的,比如把某种旧有的商业模式搬到新的平台上(比如在区块链上的 Facebook 等等),但真正重要的创新是由行业 native 玩家带来的,且真正创新的应用脱离新的技术将无法存在。以互联网举例,你可以把《纽约时报》或者其他媒体搬到网上,但在互联网出现之前,你不可能做维基百科;在 crypto 领域,类似 Uniswap 的 permissonless 的 AMM 在过去是不可能存在的,但现在基于区块链这成为了现实。

这是我们在寻找的商业模式。因此为了更好的成为 crypto native 玩家,在创建 Paradigm 的过程中,我们希望搭建一个对行业本质具有更深刻认知的团队。

Joe Weisenthal:是的,Paradigm 有很多技术专家。通常 VC 们总是喜欢写博客或者在 twitter 写 thread 来发表意见。但我觉得 Paradigm 是独特的,你们的博客有很多技术性的内容,同时你的一些同事看起来一直在发明新的金融产品或者寻找新的协议漏洞。

Matt Huang:首先我想承认,我不认为这是大多数投资机构的样子。我们希望从第一性原理的角度展开工作,假如我们是创始人,我们希望和怎样的投资人坐在同一张桌子上?你知道投资人总是可以写 twitter thread,但我们希望更进一步,比如和项目一起写合约。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机构以 protocol 的形式呈现,那么不可避免的,技术专家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对我们来说技术人才是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Tracy Alloway:除了技术专家外,你最近在推特上发了一些东西,你问人们是否擅长 meme。你如何看待 meme?

Matt Huang:meme 是一种实用的元素,我认为现代营销(尤其是对于 crypto 项目来说)很多时候是通过 twitter 或 meme 来做 marketing 的,meme 在多个方面推动着文化的发展。所以我认为擅长使用 meme 是一种很有用的技能。

Elon Musk 取得巨大成功的原因是他能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火箭工程师,meme 在某种程度上有类似的特点,尽管有时候这种叙事比较 silly,比如 dogecoin,但有时能对严肃的项目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它能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并将人们的精力引导到特定的令人兴奋的项目中。

Tracy Alloway:对于基金来说,我很感兴趣在 crypto 行业你们有哪些退出方式?很显然 Coinbase 上市了,但有很多协议不会选择上市。

Matt Huang:首先,我们往往不太会考虑退出。我们刚进入行业 3 年,而很多顶级的公司需要 10 年或以上的成长时间。类似 Coinbase 这样的交易所或其他类似的 SaaS 公司会选择传统的 IPO 路线,因为他们的商业模式或公司结构更加传统,只不过正好服务于 crypto 行业。而那些基于 protocol 的项目从长期看通常不会选择 IPO 路线发展。

Joe Weisenthal:新基金的存续期限是多长?

Matt Huang:我想这一支基金与其他风险投资基金没有什么不同。

(FYI:Pantera Venture Fund III 条款概览。11 月 23 日 Pantera 宣布募集了$600mn 的新基金 Venture Fund IV,侵删)

2、关于新基金、投资方向与项目评估

Joe Weisenthal:新基金的规模达到了 25 亿美元。你认为 crypto 领域未来最大的机会是什么?你们的基金将会投向哪里?

Matt Huang:我认为我们很难准确地预测未来,我们只能尽可能与一线的开发者保持紧密的联系,以此保持对市场的敏锐。我认为在过去一年里,Web3 变得非常引人注目。同时链上游戏是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领域。

首先,游戏中的数字资产的交易价值再过去几十年中已经被不断验证,同时这与 crypto 所实现的数字产权非常契合。可以想象,在过去如果一个人每天玩 10 个小时的《魔兽世界》,在这个游戏中投入非常多的时间、精力与资金,最终大部分价值将归平台所有。

然而今天我们到了数字产权的十字路口,基于 crypto 的系统将不再专制。我们看到游戏行业中的所有大型和小型工作室都在急于理解如何在 crypto 中实践,这是未来的一个方向。

Tracy Alloway:在投资方面,很多时候既可以选择买股权,也可以买 token,你是如何选择投资方式的?

Matt Huanh:有一个问题是,哪种方式更适合今天的加密货币创业公司,我认为这取决于创业公司,答案可能是不同的。

Joe Weisenthal:你在投资时会如何考虑协议之间的网络效应?

Matt Huang:网络效应在 portfolio 中很有意义。如果你看一下像 Y Combinator 这样的孵化器,网络效应是一个非常常见的元素,新的 YC 创业公司的第 1 个或前 100 个客户往往是其他 YC 的创业公司,我认为这对整个 portfolio 来说是一个强大的飞轮。

Joe Weisenthal:你如何对项目进行估值?

Matt Huang:我认为 crypto 市场在估值方面一直是一个难题。你知道对于其他市场而言,估值在一些情况下是有效的,但是在 crypto 市场估值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因此进入项目的阶段就很重要了。我们希望我们可以成为项目最早的投资人(题外话,类似红杉中国:做项目最早和最重要的投资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相信我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可以从最早期就给项目提供帮助的团队。相比一个网站或者一个 app,protocol 的更新频率要慢得多,因此我们认为在前期把事儿做好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们希望从最早期的时候就参与进来。尽管如此,我们还是会漏掉一些项目,我们也很愿意在接下来的阶段参与进来。

3、对市场观点

Joe Weisenthal:现在的市场非常狂热,比如有大量的 OHM fork 项目甚至以 Elon Musk 名字命名的项目,你觉得这些会对加密市场有负面影响吗?

Matt Huang:在某种程度上它们既不是好的也不是不好的,它们是市场的一部分。我们当然希望有更多的资本和人才投入到真正伟大的长期创新中,但这些投机行为往往伴随左右。人们的注意力最终会在这些 fork 项目中耗尽,并回归长期价值。

Tracy Alloway:你如何看待 Ethereum scaling 解决方案的进展?

Matt Huang:我认为现阶段每一个解决方案都已经被探索了,相对于 2、3 年前,我们已经走得很远了。未来几年内 scaling 仍然会是一个问题,但 scaling 带来的战争迷雾将被驱散,scaling 将不再是阻碍行业发展的核心问题,届时将会有明确可行的技术路线。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2 × 5 =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为什么“投资女皇”凯瑟琳·伍德仍然押注 Coin...

股市正处于深度调整之中,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 Coinbase 的最大股东之一成为关注的焦点。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