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揭秘SBF奋斗史: ...

揭秘SBF奋斗史: FTX如何成长为加密帝国?

-

原文作者:Vicky Ge Huang & Kari McMahon

原文译者:Tanker

你能想象,FTX 创始人 Sam Bankman-Fried(SBF) 每天只睡 4 个小时、同时使用 6 个屏幕处理多项任务吗?接下来,我们将为你揭开这位 29 岁的加密货币亿万富翁的神秘面纱,并带你走入他的公司,看看目前面临着哪些棘手问题。

上面的这幅拼贴画里布满了许多元素,比如麻省理工学院、香港、加州伯克利和巴哈马拿骚,青色的背景带有 FTX 、比特币和 Solana 的标志,而 SBF 就位于这幅画的正中间——这些元素其实都与他的个人背景息息相关。

大约在三年前,也就是 2018 年,SBF 还仅仅是一名年轻的华尔街交易员,谁能想到他日后会成为一名加密公司创始人呢?据他回忆,当年他前往亚洲参加一个会议,结果发现亚洲交易平台和西方交易平台存在比特币价差,这种差异被称为“泡菜溢价”。SBF 的嗅觉是异常灵敏的,就在出差的这几天时间里,他租了个 WeWork 办公室,并让他在 Alameda 团队里的其余成员都搭乘下一班飞机过来( Alameda 是 SBF 创立的加密交易初创公司,当时刚刚起步)。

或许有人觉得这么折腾会让公司员工不满,但 SBF 居然做到了,这就是他的个人魅力。

在提到 SBF 第一时间做出这个看似莽撞的决定时,Alameda 前首席运营官 Andrew Croghan 表示,当时 SBF 对他们说:“我们现在需要立刻派人过来。我认为,假如我们仍留在加州伯克利工作而不选择香港的话,每天将会损失 50,000 美元。”

根据 Andrew Croghan 的回忆,他们飞机一落地,刚搬来的员工就立刻投入了工作,设置他们的电脑、去WeWork办公室附近的商场和街边小摊上搜罗显示器和数据线,忙的不亦乐乎。

Andrew Croghan 说道:“也许有些人会担心,这么仓促地搬到新地点办公,一下子缺很多东西该怎么办?而SBF 却没有。相反,我们为了提高效率做了减法。事实证明,这非常有效。”

把办公室搬到香港不仅仅是为了工作,而这一切得益于加密套利游戏,SBF 和 Alameda 公司每天都能从百万美元的交易中获得 10% 的日收益。根据福布斯的统计,截至 12 月 13 日,SBF 已经从四年前一个默默无闻的交易员,摇身变成了拥有 265 亿美元个人财富的加密帝国领头人,而在这个过程中,多年前把公司搬迁到香港的相关决定无疑是他获得成功的关键里程碑。  

2019 年,SBF 创办了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FTX,目前该交易平台的市值已经超过了多家标准普尔 500 指数里的上市公司市值。值得一提的是,FTX 还获得了全球头部投资者的信任以及资金支持(当然,这些投资者也无比精明),包括老虎环球投资基金(Tiger Global)、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和贝莱德(BlackRock)等投资巨头都参与了 FTX 的最近几轮融资。不仅如此,SBF还与一些体育、商业和娱乐界的大腕建立了合作关系,从 NBA 球星 Steph Curry 到著名的 NFL 四分卫 Tom Brady。如今,SBF 已经成为了加密社区的热门话题人物,经常现身彭博社和 CNBC 等财经媒体分析市场动态。此外,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慈善家,从 2021 年初以来,FTX 已经在慈善事业里的捐款总额已经超过 1600 万美元。

当然,SBF 在完成这一切事情的时候正值加密货币行业面临史上最严格的监管审查。就在中国大陆监管机构严厉打击各种形式的加密货币挖矿和交易之后,SBF 做出撤资决定(这是他两年内第二次做出改变决定)并将 FTX 迁往巴哈马,因为巴哈马已于 2020 年底通过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加密货币支持法案。通过这种做法,FTX 免去了许多麻烦,而它的竞争对手(其它一些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要么收到巨额罚款,要么面临着监管调查。

不过,SBF 的奋斗之路并不总是一帆风顺。与其他竞争对手相比,FTX 的最大“弱点”就是:SBF 的公司员工都是一群开发人员,这种组织成员架构与SBF所信仰的“高效率”是分不开的,但随着 FTX 开始搬迁,同时 SBF 又要运营两家快速增长的公司之后,巨大的压力也接踵而至,他的一些员工表示已经不堪重负,将会提出辞职。

当然,这一切对于 SBF 的硅谷支持者来说,并不意外,因为他们认为 SBF 是个百年一遇的人才,他的一切做法都是正确的。举个例子,Race Capital 风险投资家、FTX 种子轮投资者之一的 Edith Yeung 就曾表示:“对我来说,SBF 就像加密货币领域的马克·扎克伯格”。据福布斯报道,SBF 是除马克·扎克伯格之外唯一一个在极短时间里迅速致富的人。       

另一方面,SBF 的几位最亲密的朋友、同事和投资者也都十分了解了这位天才创始人。他们分享他获得成功所具有的特质、与一名胸怀大志并有着极高工作热情的领导者一起工作是什么感觉、以及 SBF 是如何“绕过”监管审查并吸引到投资者的。

这些同僚强调,SBF 的行为就像走钢丝:在符合监管机构要求的同时,既要让投资者满意,又不消耗员工,同时还要在公司扩张期间一步一个脚印走好每一步。 

了解 SBF 的人都说,他之所以能实现自己的目标,一个很关键的原因就是SBF拥有异常娴熟的多任务处理能力。

Alameda 研究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 Caroline Ellison 说:“你经常会看到 SBF 在一个屏幕上看足球,在另一个屏幕上看像蕾哈娜的 YouTube 视频,在第三个屏幕上回复消息,在第四个屏幕上交易,在第五个屏幕上打电话,这些事情几乎都是同时进行的。” 

拥有这样的技能,或许和 SBF 小时候玩游戏有关。SBF 小时候非常爱好棋盘类游戏,但他会通过计时器计时同时来玩两个游戏。

SBF 的成长背景

SBF 的父母都是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家中还有一个弟弟。可以说,从小玩游戏的经历磨练出了他多线程处理事情的技能,他和弟弟 Gabe Bankman-Fried 小时候都喜欢玩万智牌、桥牌、国际象棋等棋盘类游戏,但是一次只玩一盘游戏对于当时的SBF来说已经没有挑战性了。

Gabe Bankman-Fried 回忆说:“我们从小都很爱玩棋盘类游戏,而我哥哥则会利用计时器来同时玩两个游戏。”

SBF 承认这是一种避免无聊的方法,因为一个时间段内只玩一种游戏会让他感到十分无聊:“如果我认为不需要全身心地投入思考,比如没有时间压力、或是对手拖延时间的话,我就开始感到无聊了”,并补充说他会因为对方动作缓慢而开始玩起自己的手机、电脑来,或是开始做其他的事情。

作为一名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SBF 当时还在学校里加入了一个名为 “Epsilon Theta”的兄弟会组织,该组织大约有 20 人,经常会在大学里举行各种派对,比如喝酒、解谜题、玩棋盘游戏等。在校期间,SBF 除了专注学习外,还参与了各类学生团体工作。他回忆说,在 2010 年,Mount Holyoke 学院举办的为期五周的数学夏令营期间,他认识了当时的校友、也就是日后 Alameda Research 公司联合首席执行官 Sam Trabucco。

SBF 开玩笑说,就完成学业方面,自己在大学里绝对算得上是个“废物”,他说:“我通常一天只工作大约一个半小时,因此很难按时完成任务,算是个不听话的学生吧。” 

但到了 2014 年 6 月,SBF 加入到最具有传奇色彩的华尔街量化交易公司 Jane Street,此时与生俱来的强大时间管理技能成为了他强项之一。据在该公司股票交易部门工作的 Ellison 说,SBF 特别喜欢智力挑战,并很快掌握了在高压下快速决策的本领。

在 Jane Street 的国际 ETF 部门工作时,SBF 学会了如何利用全球不同交易所的 ETF 价格差进行套利交易,但直到他开始在瞬息万变的加密市场从事交易工作,过人的交易才能才开始真正地展露出来。

2017 年 10 月,SBF 在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创立了 Alameda Research,在那里开始了他转折性的比特币套利交易。

Ellison 和 Trabucco 都表示,SBF 能够比大多数交易员抢先一步发现机会并采取更快的行动,这种不可思议的能力很快使他获得了“加密巨鲸”的绰号——因为该公司在加密市场做了许多惊人惊艳的大动作。

随着规模快速扩大,Alameda Research 已经无法低调运营下去了,他们很快引起了 Ryan Salame 的注意,他当时在香港的加密货币公司 Circle 的场外交易柜台工作。据 Ryan Salame 回忆,他发现这家名为 Alameda Research 的公司“不知从哪突然冒了出来”,而且经常在市场上提供“极具竞争力”的定价,也因此促使了他们之间开始进行交易。

没过多久,Ryan Salame 就决定要为 SBF 工作,而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他们已经在新加坡的一次会议上接触过了。很快,Ryan Salame 正式加入 Alameda 并担任 OTC 业务负责人,他收到:“我以前从未与像 SBF 这样的人交谈或者互动过,他不仅聪明,还很感性,还会以非常真实的方式与人交流,并和大家谈论彼此感兴趣的东西,这让我对他印象非常深刻。”

通过 Alameda 赚取到了交易利润之后,SBF 拥有了足够的钱来捐给慈善机构——这也是他最初转向加密货币领域的主要原因。不过,SBF 还有更大的野心。

在之后的一次采访中,SBF 透露自己希望能创立一个交易平台来替代他在 2017 年、2018 年做交易的那些“糟糕的交易平台”。

要知道,这可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经营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从来都不是一件易事,尤其是在美国,各家银行对加密货币的非法使用都持谨慎态度,通常都是拒绝与交易所开展业务合作的。一旦将自己确立为合法企业之后,像 Coinbase 和 Gemini 这种大公司就必须遵守各项法律法规了,而这对于交易所运营商来说可能是一种负担。因此,美国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往往只提供有限的产品和服务。

相比之下,那些不在美国的交易平台几乎不会受到是什么限制,他们可以向交易者提供具有地域特色的衍生产品,例如杠杆代币和代币化股票。除此之外,交易者还可以通过缴纳保证金获得 100 倍的杠杆来进行交易——这意味着任何拥有 1,000 美元的人都可以立即参与到 100,000 美元的交易中。这种灵活性也推动了离岸交易所的飞速增长。

2017 年 7 月,赵长鹏推出了首次通证发行产品,为币安募集到 1500 万美元——开启了基于以太坊的 BNB ERC-20 代币作为支持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并在在 180 天内创立了 Binance,估值达 10 亿美元。而 SBF 直到 2019 年才推出 FTX,不过他的衍生品交易所在这短短两年时间内已经从默默无闻发展到了目前的现货交易排名第六、衍生品交易排名第二——仅次于 Binance。(7 月份,FTX 和 Binance 都将杠杆上限分别从 100 倍和 125 倍下调至 20 倍,但 Bybit 等一些离岸交易平台仍为交易者提供高达 100 倍的杠杆。)

从目前来看,专业交易者纷纷涌向 FTX,是因为它拥有高性价比的优势,比如低交易费用、支持借贷产品、交易代币化股票和期货、以及在具有不同风险水平的多个子账户中进行交易。

为了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创建出一个具有竞争力的平台,SBF 拼命工作,最为人熟知的就是他每晚只在办公桌旁的懒人沙发上睡四个小时,而凌晨3点还在接听客户和投资者的电话。

我最担心 FTX 的一件事就是,进度缓慢和出现混乱  —— SBF 

Ryan Salame 回忆起当时的一件事情:SBF 已经连续工作了 30 个小时,当他刚上床准备睡觉时有一个客户打来了电话。看着已躺下的 SBF,Ryan Salame 不忍心叫醒他,于是便与客户重新约了时间——这件事让 SBF 懊恼不已,他断然说:“你下次必须叫醒我,这种事情毋庸置疑。”

Ryan Salame 说他为 SBF 工作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被他的个人魅力所折服——以至于他放弃了香港 Alameda Research OTC 负责人的职位,跟随他的老板前往巴哈马,成为了 FTX Digital Markets 公司首席执行官。

Ryan Salame 坦言:“这家公司对于 SBF 来说就是一切。” 

自从 FTX 在总部迁至巴哈马后,已经获得了丰厚的回报。巴哈马拥有美丽的海滩和高速互联网络,这对于加密货币交易者来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不仅如此,由于该岛距离像迈阿密这样的加密中心只有一个小时的飞机航程,因此 FTX 团队无需再被 12 小时的时差以及严苛的隔离要求而困扰了。

然而,SBF 可不会躺在沙滩上享受阳光,自从搬迁到巴哈马之后,他的工作和行程安排得更加紧凑了。结果,问题开始出现,因为并非所有的员工都能跟得上 SBF 的节奏,三名公司的前雇员,以及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内幕人士表示,他们感到筋疲力尽,最后只好辞职,其实在搬到巴哈马之前他们就已经深感疲惫了。

FTX 和 Alameda Research 前交易员 Noah Dummett 表示:“虽然与 SBF 共事令人相当鼓舞,但同时也让人筋疲力尽。公司对每个人的期待是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因此所有人都需要好好规划自己的时间和方向,并始终朝着这个目标努力。所以如果选择了在 Alameda 和 FTX 工作,那么就意味着几乎没有自己的时间,有倦怠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位曾在 FTX 和 Alameda 两家公司都工作过的匿名软件工程师抱怨说:“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事情:走进办公室、阅读、吃早餐、写代码、边工作边点餐、边工作边吃饭、最后回家,每周 7 天周而复始。”

与其竞争对手相比,FTX 员工数量非常少。据 SBF 自己透露,在最初的六个月里,FTX 的员工就只有两名软件开发人员。两年半后,其交易平台及其所有子公司也只有总共 10 到 25 名工作人员。相比之下,Binance 目前还有大约 180 个工程师职位处于空缺状态,而 Coinbase 也有大约 120 个工程师职位处于空缺状态。

SBF 说:“对于 FTX,我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进度缓慢和出现混乱。很多公司都已经出现了这种情况,但我希望我们不会。”

现阶段,SBF 面临着两难的困境:

第一,假如雇用过多员工的话,会担心效率低下;

第二,假如雇佣员工太少的话,会导致高流失率。 

不过,FTX 开发人员数量之少着实令 Jerald David 等一些经验丰富的交易平台高管感到吃惊。Jerald David 曾在纽约商品交易所、迪拜商品交易所以及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任过职,目前在加密资产管理公司 Arca Capital Management 担任总裁。他表示:“我是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创始团队的一员,在这一领域里,业务模型其实很简单——开发人员数量越多,规模发展得就越快。”

Jerald David 认为,FTX 在前六个月只有两名开发人员这件事“让人感到十分吃惊”,通常情况,一个少于 30 名开发人员的团队运营着如此大交易量的交易平台“并不正常”。他将 FTX 开发团队的规模与拥有 500 多名开发人员的 CME 进行了比较。CME 最近收购了加密衍生品交易所 ErisX,而 FTX 的美国分公司在 8 月收购了加密衍生品交易所 LedgerX,两个交易平台一下子成为了竞争对手。

SBF 则认为,拥有一个较小的团队可以让他快速做出决定,并推动新版本的发布。他说:“这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我认为这个代价非常值得付出。当情况迫在眉睫时,我们作为一家公司最重要的事就是要保持高效率和连贯性。”为了确保这一点,SBF 有时甚至会亲自为团队提供技术支持。

Rayn Salame 承认:“直到今天,SBF 还是会加入我们的队伍并提供技术支持。”

SBF 表示,该公司的员工流失率实际上是相当低的——大约每年只有 5% 或是更少——但他承认,工作疲劳的确是员工离职的最大问题之一,而且他的员工有时候并没有太多休假的需求。SBF 回应说:“我认为重要的一点是,人们要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尽自己所能去达到预设目标,但不要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最后精疲力竭。我认为这正是我们必须不断努力的事情,并且正确地走下去。”

尽管如此,SBF 眼中的疲劳极限比大多数人都要高,他说:“当我感到筋疲力尽时,通常意味着我需要休息一晚或是睡 10 个小时才能恢复过来。而当我四天不工作时,我就会开始感到烦躁不安,总是想着工作进展怎么样了,急切地想要回来。”

我想,我们很多人都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不可持续的  ——Andrew Croghan

Alameda Research 联合首席执行官 Ellison 表示,SBF 之所以能比大多数人更加努力地工作,是因为他有真正的动力,那就是将加密货币财富捐赠出去,对世界产生积极的影响。Ellison 解释说:“我认为,如果你真的有所信仰,那么就可以持续下去。你可以做的比很多人要多得多,而我认为这就是 SBF 想要做的。”

但是,随着 FTX 逐渐成长为一个加密帝国,即使是那些最忠诚的员工也可能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Andrew Croghan 说:“我认为,曾和我并肩作战的 10 个元老级人物中最后将只有不到 50% 的人会坚持下来,因为我们中的很多人都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不可持续的。”

说实话,新员工与元老级员工以及公司创始人相比,他们是无法做到与公司同命运共呼吸的,特别是还要长期处于高压下工作、以及适应 SBF 这种直接沟通的方式。

SBF 欣然承认,直接给员工提出反馈意见是他最大的弱点,他解释说:“我有时候会不留情面地提出一些实际反馈意见,这让人听起来可能会比较消极、甚至难以接受。而且我认为,这对于那些没有自知之明的人,有时甚至对于有自知之明的人来说,听到这些意见也会一时难以接受、导致士气低落。”

创智赢家(Shark Tank)投资人 Kevin O’Leary 也以直言不讳的做事风格而闻名,他表示,充满活力且有高见的年轻创始人并不罕见,但找到那些有能力实现这些想法的人又是另一回事。Kevin O’Leary 表示:“愿景其实很容易被高估,我们最需要的是执行力,这两个东西都必不可少。” 

Kevin O’Leary 认为,他在 SBF 身上既看到了“愿景”,同时也看到了“执行力”。

直到最近,Kevin O’Leary 还对加密领域持怀疑态度,但这并不妨碍他在今年早些时候成为了 FTX 的大使和股东。他将自己的改变归因于所谓的 FTX “投资等级合规性”,他说:“我认为,这不等同于你在苹果商城里下载的应用程序,也不是普普通通让你投入数百万美元的领域,而是真正的企业基础设施。”

上图:SBF 坐在一张长长的白色桌子旁,与 Anthony Scaramucci 和 Shark Tank 的投资人 Kevin O’Leary 共进晚餐。左起:Steve Cohen、Anthony Scaramucci、SBF 和 Kevin O’Leary。

像 Kevin O’Leary 这样的风险投资家,其实一直将监管视为投资加密领域的最大潜在风险。在过去的一年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一直在阻挠 Coinbase 推出贷款产品,而美国、欧盟和亚洲的金融监管机构也加大了对 Binance 的打击力度。

据悉,Lightspeed 风险投资家 Amy Wu 参与了 FTX 的最新一轮融资,她表示,据她所知,FTX 是唯一没有监管方面负面新闻的交易所。Amy Wu 分析说,她的团队在评估了 FTX 在各类市场持有的许可证类型、以及与监管机构的沟通及监管方法后发现——FTX 应该算是目前全球最合规、最符合监管机构要求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SBF 丝毫没有放缓快速扩张 FTX 的步伐。据两名匿名消息人士称,在结束最近一轮融资后,该公司的估值已经达到 250 亿美元,而他在 6 个月后又开始筹集下一轮 15 亿美元的融资了(FTX 一位发言人拒绝对该报道给予置评)。

FTX 在最新这轮融资中的估值将为 320 亿美元,而其美国子公司的估值为 80 亿美元,这与 SBF 乃至整个加密行业站在风口期是分不开的。

根据 Pew 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16% 的美国人接触过加密货币,我们看到——

1. 全球加密货币总市值已经从年初的 8000 亿美元飙升至现在的 2.3 万亿美元;

2. 传统的华尔街公司也开始试水加密行业,不断增加新兴市场的权重;

3. 散户投资者们在推动像狗狗币和柴犬币这样的 Meme 币;

4. 名人和明星运动员们则通过广告宣传助力加密公司扩张。

与此同时,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也摆在我们眼前:诈骗、欺诈、勒索、黑客攻击、以及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洗钱活动也呈上升趋势,这些问题也让监管机构长期处于戒备状态。但一些业内人士表示,SBF 的公司及其运营的加密生态系统的扩张速度已经远远甩开了监管机构的监管步伐。

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金融学助理教授 Anthony Lee Zhang 解释说:“Web 3.0 之所以能发展得如此之快,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监管没跟上,你可以建立自己的东西并进行发布,而不必与监管机构打交道。”

尽管这段时间以来,FTX 一直与监管机构保持着定期联系,但不得不说,监管审查力度还在持续升温。

本月早些时候,SBF 出席了有关数字资产和金融未来的美国国会听证会,虽然听证会上的大多数政策制定者表示,他们愿意为加密行业制定完善的法规,但有些人认为数字资产的快速增长会对金融稳定性构成威胁,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比如使用数字货币为犯罪活动提供资金等。

SBF 在听证会上反驳:“加密行业具备改善人们生活的潜力。”

在展望 FTX 的未来时,几位业内人士将 SBF 与 Facebook 创始人进行了比较——后者也面临着有关监管的棘手问题。

马克·扎克伯格在 19 岁时就创立了 Facebook,如今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市值已超 9000 亿美元。这次创业发生在 Web 2.0 时代,在那个时代,用户生成内容市场以及社交网络都得到了蓬勃发展。可以说,Facebook 在那段时间改变了世界,不过近年来,由于数据隐私问题、以及未能对平台上发布的虚假信息加强控制,这家公司引发了越来越多的监管关注。

现在,一个加密化、去中心化和虚拟化的时代似乎正在兴起,我们将其称为 Web 3.0,在这个时代里,像 FTX 这样的公司正处于风口浪尖。值得一提的是,马克·扎克伯格最近也搭上了“元宇宙”这趟快车,还将 Facebook 更名为 Meta,并承诺将斥资数十亿美元、雇用数千名员工,打造一个更加数字化的生态系统。

可即便如此,Facebook 可能依然会引发更多的监管审查,进而阻碍马克·扎克伯格对于元宇宙设想的实施。同样,加密领域也将面临着同样的双刃剑:监管的加强和被广泛使用,这意味着在加密生态中运营的公司增长速度将会放缓。

因此,监管机构和加密领域都需要给各自一些时间来学会合作。他们现在正在做的一切都太过疯狂,这必将影响进展速度。最终的协同是让加密成为主流、并最终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经济更高效的必要条件。

而对于 SBF 来说,他并不喜欢人们拿他来与马克·扎克伯格相比,他认为两人之间并不相似。了解 SBF 的人都知道他的创业动机更无私,他的弟弟 Gabe Bankman-Fried 说 :“尽可能地做出改变其实是我们的一种道德义务,我认为这是我们从小就非常重视的事情。” 这兄弟俩是有效利他主义的支持者,这是一种强调利用自己的资源为他人实现最大利益的哲学理念。

随着公司业务范围的不断扩大,扎克伯格一直与监管机构存在着争议,而却正试图开创一个新的先例。据多位内部人士称,SBF 已经参与到政治领域,成为拜登总统在 2020 年竞选活动中的最大支持者之一,而且他似乎也有能力通过与监管机构合作来应对国会对于加密领域的关注。

FTX 和 Alameda Research 前交易员 Noah Dummett 说道:“我预计,10 年之后 SBF 将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并替人类解决了一些最关键的问题,而他参与政治领域的做法对我来说其实也没那么令人吃惊——他的确处于非常有利的位置,并且背后有正确的动机来实现。”

无论 SBF 的未来如何,他在建立一个加密帝国时表现出来的驱动力、远见和效率都是非常惊人的,与此同时,把他拿来与马克·扎克伯格进行比较也不会停止。正如大众看到的那样,马克·扎克伯格依然一如既往地干劲十足,并且直到今天还在积极争取新的活跃用户。而许多人认为 SBF 也是一样,毕竟他还只有 29 岁,并且迄今为止也还一直在保持着高强度工作。

最后,让我们用 SBF 同事的一句话作为结尾——

“只要 SBF 睡够了,当然不是长眠不醒,我认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仍然会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创业者。”

原文链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5 − 3 =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彭博社:预测比特币今年将上涨至40万美元

比特币的涨幅与2013年的约55倍和2017年的约15倍相似。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