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热潮背后,进军 We...

热潮背后,进军 Web3 的 Z 世代

-

原文作者:TinTinLand

原文来源:TinTinLand

奔赴 Web3 的 Z 世代,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Z 世代,也称“互联网世代”、“数媒土著”,1998 年之后出生他们一出生就与网络信息时代无缝对接,生活在数字信息技术的影响之下。他们敢拼、敢想、敢于实践,与自由冒险的 Web3 精神有着天然的耦合,Z 世代成为 Web3 中第一批原住民,给行业带来了无限期待。

时代的洪流滚滚向前,正如张爱玲曾说过“出名要趁早”,Web3 领域中佼佼者者层出不穷,其中不乏 Z 世代的身影。据青山资本调查显示,Z 世代正在崛起,网站中大部分 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意见领袖)都出于 Z 世代。

后浪来袭,Web3 中的额 Z 世代往往以“朝气蓬勃”又“意气风发”的形象出现。毕业名校、Web3 创业、就职明星项目……这是大众眼中对他们的固有印象,而这些又往往与“家境优渥”、“前人铺路”等现实因素密不可分,这无疑使得他们的“Web3 奋斗者”标签有些冠冕堂皇。

实际上,我们可以发现如今大部分 Z 世代尚处于高校之中,跳出刻板印象,他们的背景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他们就是我们身边“随处可见的普通人”,而进军 Web3 的探索经历使他们不再“普通”。

激流勇进的 Z 世代群体如何入门 Web3?而处于加密寒冬之中的他们又面临着哪些的机遇与挑战?TinTinLand 与来自浙江大学、中南财经大学、深圳大学的几位 Z 世代 Web3er 详细聊了聊,从他们的故事和经验之中,或许能折射出行业发展的另一面。

入场,不安现状的一种选择

Web3 概念在 2014 年由以太坊联合创始人、波卡创始人 Gavin Wood 提出的。此后随着区块链技术发展达到了质的飞跃,2021 年生态爆发,Web3 从互联网概念逐渐走向价值验证。与国外相比,Web3 概念的传入与兴起都相对较晚,与之相应为 Web3er 提供的资源也相对较少。目前 Z 世代目前大部分成员尚在国内高校学习,而从校园进入 Web3 本身就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过程。

来自浙江大学 G 同学提到他加入 Web3 的历程是“比较幸运”的。他加入了浙江大学区块链协会,协会中设有技术和商业部门,并且对入会成员有相对完整的培养和发展计划。链协定期举办 Workshop 活动,与校内外的工会、校友达成合作关系,联合举办相关活动。而浙江大学对他们也相对重视,在 2018 年 V 神还到访浙江大学的时候,该协会成员也参加了当时的活动。G 同学利用链协中的学习资料,入门了 Web3 技术,并且进行了一些 Web3 开发工作,参加了黑客松之类的区块链活动。

此外,入场 Web3 并不会受到专业限制,只要有想法、有行动力,任何专业都能在 Web3 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来自中南财经大学链协的三位同学分别来自金融工程、信息安全和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谈及他们的加入过程,他们不约而同表示处于对“新事物感兴趣,想加入了解一下”。目前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一些 Web3 项目的实习经历,但基本上都是“浅尝辄止”。目前,链协还设有一个 Web3 的科研课题和 Meetup 线下交流活动。

而来自深圳大学 P 同学则是以“资深” Web3er 身份加入学校链协。P 同学早在 18 年就接触到区块链领域,当时面临中考压力,希望能找到一个“发泄口”,偶然间发现了区块链领域,开始通过探索 Web3 新事物来缓解压力。他从一些社媒资讯中开启了对以太坊生态的探索,从中学习一些技术文章。此后结识了一位 Web3 “引路人”,在他的支持下开始自己运营自己的 DAO,目前还在进行 DeFi 项目的研究工作,不断充实提高自己。

迷茫,探索未知领域的常态

与传统互联网现实反推概念不同,Web3 是典型的概念前置。当下,Web3 作为科技前沿的代名词,与之相关技术、产品日新月异。而要想了解学习关于 Web3 相关内容的 Z 世代是个不小的挑战。

“有些事情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理解,有些事情理解了又为时已晚,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在不清楚自己的心的情况下做出决定,所以才会感到迷茫与困惑。”村上春树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的话似乎也适用于探索 Web3 的 Z 世代。

理论到实践的过渡并不简单

浙大的 G 同学提到,目前他主要的学习方式是协会内部成员互相交流,比如大家一起搜集资料,一起同步最新资讯,如果有成员参加过黑客松之类的比赛也会分享经验。G 同学在去年第一次参加了 Web3 领域的黑客松大赛,赛前他请教了有参赛经验前任会长,并和协会内部成员一起组队开发,最后在黑客松比赛中获得了最佳大学生的奖项。这是他的第一次 Web3 实践,他告诉我们,“真的挺坎坷的”,从 0 到 1 搭建产品不仅需要技术,还涉及产品开发的方方面面,而这些是对于我们一直在校园中的开发者来说有些困难。但其实开发产品要求并不是特别严格,大家可以勇敢迈出实践的第一步。

Web3 学习的过程并不轻松

而来自中南财经大学链协的 H 同学则对 Web3 学习途径有所困扰。由于他并非计算机技术专业出身,因此并没有相关的代码开发基础。为了能够进一步深入 Web3,他会利用课余时间在谷歌、B 站上面搜索一些教程。但是碍于目前还有学业压力,很多情况下没有办法摄入太多新知识。此外,Web3 技术涉及面十分驳杂,目前校园环境中缺乏专业的 Web3 开发者的指导,自己学习总会有一种“摸不到头脑”的感觉。

同样地,来自深大的 P 同学提到虽然目前看技术文档比较多,但更多是为了研究目的,而并非开发目的。他现在虽然有想要学习 Solidity 的意愿,但一直没有付诸行动。抛开客观条件因素,从主观上他考虑到,“如果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就需要重新进行认知体系的重构,而这个领域对我来说有点繁杂了。”

前行,Z 世代担负时代变革

有迷茫,有徘徊,但是进军 Web3 的 Z 世代并未止步于此。甚至尽管近期的加密领域相对低迷,行业从过去两年的繁荣中迅速入冬。这些都没有浇灭这群年轻人对 Web3 的热情,从一定程度上来说,Web3 已经成为了他们探索进取的坚定方向。

持续学习,持续前进

“熊市不着急,主要是想学习和沉淀。”来自浙大的 G 同学告诉我们他目前在 Web3 领域发展的重点是开发学习。目前他主要在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做一些项目产品的开发,也希望有机会能够参加一些黑客松比赛,不断在历练中成长。“能开发出什么东西来的感觉真的很好”。此外,他提到有一个智能合约的寓教于乐的一个编程网站叫“加密僵尸”。你可以跟着他的指导一步一步的尝试写一写。

挤出时间,勇于实践

尽管校园之中学习时间有限,中南财经 H 同学还是会选择挤出时间学习。他一般会利用寒暑假的大段时间系统学习一些课程,比如曾经参加过 Moonbeam 开发课程,希望能够对跨链开发有更多的了解。而在校期间则会上一些有关金融科技的课程,希望能尽快地对 Web3 底层的算法、技术有一些掌握,以方便我后续的开发实践,或者最好能够参与到 Web3 项目的实践之中。

趁着年轻,多去历练

深大 P 同学则提到他经常会“压榨”自己。他希望趁着现在还年轻,去创造、去获得更多的项目经历,从而获得更多的资源。此外,他认为在历练的过程中,同“优秀的人共事”也是快速成长的一个方式,而在这期间我们需要建立自己独立的认知体系和高效的协作方式。最后,他觉得养成在筛选 Web3 信息的能力也十分关键,大家可以关注一些 Web3 资讯媒体,养成每天了解前沿资讯的习惯。

后生可畏,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Web3 世界里,首次出现的少年名人应当是 Vitalik Buterin(V神)。2014 年,他与 Gavin Wood 共同推出以太坊之时才 20 岁。如今,以太坊已成为整个区块链世界的底层平台之一。

当下,大部分都 Z 世代是 20 出头的年轻人。诚然,他们或许没有丰富的 Web3 开发经验、没有多次 Web3 项目实践阅历,但他们从懵懂好奇到坚定钻研,在探索新领域的过程中以独到的见解与敢于开拓的精神不断前行,“未来属于年轻人”,Web3 的未来也将由不断成长的年轻一代来创造。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彭博社:预测比特币今年将上涨至40万美元

比特币的涨幅与2013年的约55倍和2017年的约15倍相似。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