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DeSoc中的金融:...

DeSoc中的金融:所有人为所有人谋利的逻辑分析与价值机遇(中)

-

撰文|Spike 编辑|Jerry Crypto

出品|ThePrimedia

 

「DeSoc」的深层含义是「去中心化社会」,「DeSoc中的金融」是指」去中心化社会的金融,其特点是具备普惠属性,人人皆节点,人人是用户,是去中心化社会的基础设施。现阶段的Defi,正是未来「DeSoc中的金融」的基础要件。

坏消息是,目前Defi似乎陷入泥潭,高杠杆引发的连环清算、循环借贷催生的虚假繁荣、治理模式”DAO”向的偏离,对用户资金暗箱的操作、代币机制的滥用……可谓无边落木萧萧下,缓缓走向至暗时刻。

但无法否认的是,Defi可谓「DeSoc中的金融」的前哨,以先行者的姿态,展开对Web 3金融领域的探索,一步步引导去中心化金融开枝散叶。

Defi目前的问题在于——「要改变传统金融的DeFi,却被中心化世界改变了」。其底层并未同步去中心化,而是呈现出「前端入口去中心化,但是后端仍旧是中心化机构继续运营」的局面。表面看是DEX和CEX的交易所模式之争,但是其做市商可能是同一家中心化机构,那么用户的资金从哪个阀门流入都无法保证不被挪用。

DeSoc中的金融将彻底走入去中心化的路程,链上资金透明、治理过程公开,我们将首次抛下一切中心化的饕餮,去建构属于未来、属于Z世代、属于永存的去中心化主流金融市场。DeSoc下的DeFi,会成为破土而出的新芽,引领走向加密世界的下一轮创新之路。

本文将分为上中下三篇依次发布。

中篇:DeFi折戟之殇,黑天鹅下机构互害的内在机理

机构互利的的末路是机构互害。「去中心化平台」背后被「中心化机构」操控,这是目前Defi深陷泥潭的原因,悬挂在DeFi狂潮之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2020-2022,加密牛市滚滚而来,却自DeFi兴,以DeFi亡。DeFi正在经历一系列黑天鹅事件,闹剧还在大规模席卷而来。从Compound自2020年5月开启流动性挖矿始,至Luna-UST在2022年5月暴雷终,市场上的闹剧层出不穷,更不用说一连串的待爆清单仍在延长,并且涉及交易所、做市商、出借方、对冲基金等几乎全部DeFi基础件,譬如3AC、BlockFi、Celsius、Genesis、Nexo、Babel Finance、Maple Finance、CoinFLEX………在这纷繁复杂的现象背后,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牵引着市场的方向,挑动着加密信仰者们敏感的神经。

黑天鹅的原因扑朔迷离。有人说是DeFi自身结构已经俨然出现问题,也有人指责DeFi的主要问题是高杠杆正在加速加密市场的崩溃。弊病如果依旧存在,下次依旧会给机构们可乘之机,随时可能再上演一幕中心机构鲸吞利益的腥风血雨之战。其实真正的问题在于——「要改变传统金融的DeFi,却被中心化世界改变了」。

DeFi的底层并未同步去中心化。DeFi的诡异之处在于呈现出「前端入口去中心化,但是后端仍旧是中心化机构继续运营」的局面。表面看是DEX和CEX的交易所模式之争,但是其做市商可能是同一家中心化机构,那么用户的资金从哪个阀门流入都无法保证不被挪用。

中心化机构利用了不透明的高杠杆干倒DeFi,而DeFi自身的弊病导致其无法有效拒绝或者控制风险。高杠杆引发的连环清算、循环借贷催生的虚假繁荣、治理模式”DAO”向的偏离,对用户资金暗箱的操作、代币机制的滥用……这些都是表象,都是蝴蝶扇动翅膀后的那场龙卷风。

「机构互害」的龙卷风正在吞噬DeFi。一个DeFi溃败的例子就是在Curve上UST的脱锚初始地,Anchor的20%年化本身无法持续,当UST的资金撤出就会导致的流动性不足,如果要求Curve干预,就是违背去中心化的精神的饮鸩止渴。

甚至挤兑和踩踏也在纷至沓来。在频繁发生的黑天鹅事件之下,接连传出的暴雷消息引发市场的挤兑和踩踏,造成更大的恐慌,事态发展的严重程度超过很多人的预期。在这个过程中,Curve、Celsius、Three Arrow Capital(3AC)等项目和机构一定程度上扮演了幕后黑手的角色。

高抵押率是引发恐慌的导火索。Aave等借贷项目,尽管都有抵押率要求,但用户的实际抵押率可能远低于要求值。stETH的持有者可以在Aave上通过抵押贷到新的ETH,并通过其他DeFi项目将ETH兑换成为stETH,再进行循环借贷。这种循环操作在无形中倍数加大资金杠杆,尽管上涨行情中用户可以赚得盆满钵满,但一旦出现剧烈下降行情,则会将用户置于极大的风险之中。

负反馈循环一旦开始即进入死亡螺旋。当价格向下剧烈波动时,在Aave上的高杠杆用户可能会被清算,而一旦出现大规模清算,市场会有更多stETH被抛售,导致stETH的价格进一步下跌,这就是连环清算导致的负反馈循环,这将是一个死亡循环,直至一地鸡毛。

三箭清算危机已无可避免。三箭问题表面是Luna-UST闪崩后,3AC的诸多借款方,如Celsius发现其资金无法顺利回收,导致一连串的机构保证金不足,导致诸如BlockFi等陷入资不抵债的破产危机。但深层次原因在于普通用户在事发前并不知道3AC怎么借的,以及什么时候借的,只有在一切发生后我们才能知道Nexo说自己没借给3AC。此时,已经于事无补。

机构互害是DeFi的原罪。说到底,是DeFi自己存在问题,这些问题甚至是「胎里带」的毛病,随后才被中心化机构上演了一场光明正大的奇袭,中心化机构遵循的是市场准则,并没有法律规避CeFi要和DeFi分割,如果不趁这次熊市一次解决,那么还会有下次危机。

机构互害是一种历史思维的延续。CeFi本质上是信息差的生意,如果信息可以被每个市场主体同时、完整得知,则市场流动性无法建立,但是DeFi不同于此,这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基础要件,如同水、空气、网络一样无处不在般的先验性存在。

有先哲已经在揭露本质。Twitter 创始人兼Block 首席执行官杰克· 多尔西曾在Twitter 上发布了一些关于加密技术和「 Web 3」的想法,这些旗帜鲜明的想法激怒了一些最大的支持者。多尔西没有带着「右键思维」,而是直指隐喻的要害——用户实际上并不拥有Web3,像安德森·霍罗威茨这样的大型风险投资公司将会控制这些新的网络系统。

图源:jack twitter

机构互害的武器其实是「治理代币」。自有比特币,Token模式便长期存在。本质上,代币经济模型就是设计一套代币分发、流转的内部规则,维持项目的稳定运行。将代币激励尽量流向那些为核心业务和节点贡献高价值的用户群,并且随着以太坊的诞生,这种游戏规则可以被清晰地写在智能合约里。

代币经济模型本身没有问题,一个代币经济模型如果设计合理,不管在项目发展的任何阶段,都应该维系稳定的供需关系和使用场景,那就是在智能合约的引领下,将代币奖励给那些能够成功搭建生态的用户或社区,最大化「使用有效的方式捕获协议价值」,进入到一个正反馈循环中。

有Token不等于仅仅是「治理代币」。诚然,区块链上都应该有代币经济,没有Token,就是Joker。但是,有Token的含义绝对不该仅仅是「治理代币」。当我们梳理治理代币诞生历史时就会发现,「治理代币」主要是Uniswap为了应对Sushiswap的吸血鬼攻击而出台的无奈之举,其整个思路从来没有被厘清过,其影响一直伴随至今,并成为其发展的绊脚石。

「治理代币」引发了「机构互害」。以加密领域两大重量级机构Uniswap 和SushiSwap为例,在9000 万个合格的SUSHI 选票中需要500 万个或5.5% 才能通过提案,UNI也需要4000万票(12.5%)才能通过提案。项目启动初期结构不公平,带来后期投票权的不平等分配。Uniswap最初40%分配有巨大和持久影响力,前10名投票者(多数是投资者或顾问)至今仍拥有46%投票权。Sushi的分布看似较为均匀,但前10名钱包也拥有高达29%的投票权。当然,后来Uniswap在收购Genie后计划USDC空投,而非使用自家的Uni,这像是一种拨乱反正,却也透支了信任和预期。

「治理代币」的滥用才是引发机构互害的元凶。由此,我们得出结论:代币经济学一定要服务于基于项目发展的价值机遇,而非基于市值管理的价格机会。这其实应该成为一种行业戒律。当Token不再被机构滥用成为作恶工具,DeFi的春天才会到来。

敬请期待下文分析:

下篇:DeSoc中的金融,所有人为所有人谋利价值机遇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3 × 2 =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彭博社:预测比特币今年将上涨至40万美元

比特币的涨幅与2013年的约55倍和2017年的约15倍相似。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