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LEC首次利用智能合...

LEC首次利用智能合约对“无主公益金”的使用进行投票

-

7月29日,Cointelegraph中文举办线上访谈对话栏目HUB ,本期主题为《LEC首次利用智能合约对“无主公益金”的使用进行投票》,邀请到了Love Earth Coin的亚洲社区联合发起人Stephen Choo和经济学博士后、高级工程师、香港区块链应用与投资研究院院长Dr.Robert Lee作为本期活动嘉宾。

HUB是一场由Cointelegraph中文发起的线上访谈栏目,聚焦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领袖人物,探讨当下行业细分赛道的发展机遇与挑战,以及企业如何突破现状,引领未来。

本次访谈主要围绕LEC的宗旨和创建的背景、LEC的“去中心化公益项目提案”是如何运作的、LEC DAO治理等话题展开讨论。

以下是Cointelegraph中文整理的访谈内容:

Ting:LEC什么样的宗旨、创建背景、或者理念吸引你参与到其中?

Stephen:其实我过去参与过很多公益类的活动和项目,对区块链关注的时间也非常长了。其实行业内一直在讨论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把区块链跟公益结合起来。自从有区块链那天起,大家都在说,如果能够把区块链引入公益行业,公益行业的透明化、运转效能等方面都有很多提升,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都在等这样一个项目。

多年来,公益区块链领域一直没有一个落地方案。这次终于有一个落地项目,而且有可实施的一个方案。这个方案实际上借鉴了SHIB捐给了印度救灾这件事情,LEC创始团队实际上从这件事情得到了启发,并从这件事情找到了一些灵感。现在通过智能合约,来更有效更透明地来管理公益金,这个对我来讲是非常大的一个冲击。

Ting:从经济学的角度,你看它的一个经济模型的话,为什么能够像Stephen刚才说的可以帮助这个项目去实施落地,可以跟我们解释一下吗?

Robert:这是非常有趣的一个话题,实际上我们等待着区块链和公益的结合若干年了。我在上海曾经开过两期的博士班,博士同学当中也有好几个在研究区块链加公益。坦率的说我曾经碰到过一个事情,我曾经跟某领导谈过,我说可不可以把区块链和跟公益结合在一起,但是当我谈到要把整个的资金链非常完整清晰透明地去呈现在社会面前的时候,实际上很多人是退缩的,不敢将区块链技术和公益相结合,他们可以把这个人的身份区块链化,但是不敢将相应的资金去区块链化。

所以这件事情让我很困扰,我一直期望能够看到一个很好的项目。看到LEC以后,实际上真的让人眼睛一亮,因为LEC的整个管理是非常清晰的,包括这两天发起的像郑州和德国受灾去捐款这件事情,包括上一次发起的像香港的老人去送盒饭这件事情,都完全是在链上去投票,投票以后达到可以执行的状况以后就自动地去执行,这一切都是由智能合约去完成的,不需要人去干涉,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非常清晰地查到底是得到了多少捐助,捐给了什么地址,这是非常透明的一个事情。

实际上在区块链的整个发展过程中,都是不断地用去中心化的方式,用DAO的这种自治社群的方式来推动社会的发展。我们知道DeFi项目已经给社会带来了很大的进步,像 Uniswap它本身是只有十几个人的团队,但是这种去中心化交易所已经带来那么大的交易量,比中心化的交易所都厉害得多。

现在有DeFi,再加上自治的模型去管理公益基金,LEC无疑是行业里面的第一个,而且我认为今后的这种公益项目越来越应该透明化。只有透明化,大家才愿意去公做益。也只有透明化,我们才觉得我们的公益是有价值的。

Ting:您刚才有提到LEC最近的一些去中心化公益项目的提案, 可以跟我们具体聊一下这个是如何运作的吗?

Stephen:非常荣幸能够分享这样的事情。其实LEC从这个项目开始发行以后,真正意义上做过两次,其实这在之前还做过一次。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关注到这件事情,而且我们迅速的跟他们取得了联络,并且迅速募集到了1000USDT,而且在香港做了一次测试性的福利Free Lunch的捐赠活动。等项目真正在链上开始运转以后,我们又紧跟着步伐又做了第一次完全在链上发起的投票,那一次是非常了不起,总共有2000多万票,其中有1000多万的支持票,当然还有一些是反对票,我们不纠结于反对票是怎么来的,总之这个提案是通过了。然后我们也用了这次捐助的一部分资金,因为从LEC当中释放了500多个LEC,当然这个钱是远远不够的,那么香港社区又迅速地在内部组织人,又捐助了一笔资金,第二次在香港的上水地区做了一次Free Lunch捐赠活动,这次大概有200位老人前来参加,都是长者或者说无家可归者。

虽然说我们并没有解决很大的问题,但是我觉得LEC作为初步起步的这样一个状态,已经能够去做这样的一些事情,在我们看来是非常了不起的。

当然最值得去说的是,这几天我们都知道郑州发生了很大的水灾,确实让我们看到之后心里很心酸,那么我们也非常惦记这些受灾的人,我们应该去做一个捐助,但是我觉得可能会很紧凑,时间并不是很够用,所以我想做一次尝试性的紧急提案,因为提案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每个月一次的的例行提案,还有一些是重大的、紧迫的事情提案。我们通过第二个通道发起提案,赞成票很多,有800多万赞成票,一个反对票都没有,我们在LEC社区内部发起了24小时的募捐,那么截止到此时此刻为止已经达到了10000USDT。

我们的社区将会把10000USDT在最短最快的时间里对半分给德国灾区和郑州灾区受灾的群众,我们希望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到达他们手里,当然这个过程当中也非常感谢一些公益组织的帮助,帮助我们把一部分资金转交给郑州的灾区。

当然也非常感谢德国一些政府的驻外机构,协助帮助我们找到了一个对接的公益组织,把另外一部分资金交给德国的受灾灾区,我们应该会在这个周末之前把这件事情做完,这是非常开心的事情。

Ting:我比较好奇是,在交接的过程当中,中间是有用到智能合约的吗?您刚刚说的跟一些公益组织进行对接,把现金通过链上的形式发过去的时候,这些都是用到了智能合约,是不是公益组织以后也将会更向区块链的方向去发展?

Stephen:目前还不能,因为目前的智能合约只能做一部分事情,基于以太坊的智能合约目前的功能也是非常有限的,它无法去管理所有的事情。实际上这里面有几个环节,第一个叫做募,就是募集资金,第二个是管,第三个是投,你怎么募、怎么管、怎么投,这是三个完全不同的环节,那么我们目前能够用区块链去做的环节实际上还是比较有限的,因为目前整个区块链的技术还处在一个初期的阶段,但我想未来可能区块链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但起码当下还是有点难度。

对于我们目前捐助的这些公益组织,我们可能还是要将一部分置换成现金,他们目前暂时没有办法接受ERC20代币的捐助,目前有一部分公益组织可以接受BTC的捐助,但是ERC20目前还没有,所以我们要么会置换成BTC给他们,要么置换成等价的美元给他们,那么这个完全是在我们社区的监管下来做的。

目前募集到的账户,这个ERC20账户目前是通过智能合约已经完全披露在以太坊的区块链浏览器上,所以通过以太坊的区块链浏览器可以查到募集的地址以及资金的使用情况,那么我想等未来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功能更加强大的时候,会给全社会带来一种更好的完全透明公开在区块链上运行的公益项目,这个是我们非常期待的,但是今天仍然非常抱歉和遗憾,我们并不能完全在我完全100%在智能合约的监管下去运营。

Robert:我来补充一下,其实这个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像今天谈的从募集到管理再到使用,在整个公益的这块流程里面,实际上以前各个环节都容易出问题,募了多少说不清,管的时候乱哄哄,然后用的时候说道不明,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现在用了智能合约以后,实际上前面两个环节都已经没有问题了,募的环节可以非常清晰地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发起提案,然后大家以什么样的状态同意投票、同意募集,然后募集的时候这个账号非常清楚,大家可以实时可以监控这个账号收到了多少钱,然后管理过程中可以根据受捐助的需要,把相应的资金划拨到相应的这个地方去,这两个过程都已经没问题了。

现在问题就是在刚才您说的环节,很多公益组织还没有这个能力去接收这个数字货币,他们可能希望是比特币,有一些组织会接受比特币。然后很多还是接受现金,怎么办?在用的环节我们只能对口给比较有影响力的、有比较好的社会公公信力的公益组织,再往下面是没有办法做监管的。

我们相信,随着整个社会的发展,后面的过程也会越来越清晰的,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个项目带给我们的思考是非常多的,因为把最主要的一些环节都已经解决了,这是我补充的几点。

Ting:关于智能合约我还有一个问题,它是如何统筹占比为50%的公益金的释放周期和释放数量,让它占比为40%的流通市场和谐共存的。

Stephen:创始团队把LEC分成了三个池子,50%是公益金,10%是国库,还有40%完全放在流通市场,放进Uniswap,一次性放进Uniswap之后销毁了LP Token,等于是项目方完全失去了对这个项目的控制权。50%的公益金目前的释放规则是这样:第一个是按月释放,每个月一次;第二个是释放的数量,是根据有效钱包地址来算的,比如当前是5000多个地址,那么它的规则是每个地址释放0.1枚,那就是释放500个LEC,给提案通过的项目。当然,提案的时候就必须要填写你的ERC20地址,如果支持大于反对,投票通过的话,就会通过智能合约划拨一笔LEC到指定账户。

当然也可能有一个问题,就是目前LEC比较少,但没有关系,因为随着持币的人数越来越多,将来有可能达到100万人,你就会释放10万枚,那么如果有机会在未来有一天我们看到LEC达到一美元,那么这10万枚就价值10万美金,那么这对任何一个公益项目而言,都算是一笔能够发挥作用的资金。

那么实际上对我们现有的市场,或者去买卖LEC的团队来讲,大家可能并没有直接拿钱去做公益,但是只要只要你持有LEC,哪怕是一枚,你就有一个LEC的地址,那么也就意味着公益金将会为你或者代表你捐出0.1枚,这对你而言也是一份荣耀,就是你持有LEC是一份荣耀。

当然了,它的商业价值我们要另外去讨论,首先它是一份荣耀,所以我经常会跟很多朋友聊,我说你会买多少LEC我不知道,但是你卖LEC的时候拜托留一枚,别卖光,别把那个钱包清空了,因为你留一枚就意味着将会多一个持币地址,就意味着这个月将多0.1枚捐给有需要的人。

当然,我们会看到每个月有捐赠活动的时候,实际上每个月都会有很多正能量带到流通市场或者持币的伙伴们,大家会觉得,玩LEC其实不单单是商业价值观,可能还有一份荣耀感在这里面,所以我觉得它其实对于交易市场来讲是挺好的一种正向推动,我们是这么看的。

但同时如果说有更多的人去参与,这个币的价值越来越高,那么公益金的价值相对也就越来越高,这是水涨船高的一件事情,我们就有更多的资金去做公益事业。打个比方,假定未来有一天达到了300万人群,如果有机会的话,40%的流通涨到10美金一枚,那么公益金的那50%达到50亿美金的市值,这50亿美金完全去中心化的无主公益金能做很多很多都有意义的事情,而且它的释放速度也是决定了的,就是说即使你现在有300万人,你每个月也只能释放30万美元,一年最多就释放400万枚,5亿的一个池子每年释放400万枚,也就意味着这个池子将用100多年的时间去慢慢释放。

那么这个池子在未来100年的时间里,将为整个世界做出非常长远的贡献,这是我们觉得非常骄傲和感到荣耀的事情,很有意义。

Ting:Robert之前你也有提到过LEC DAO的治理,我们怎么去理解DAO治理?

Robert:实际上在整个社区的治理过程中,或者说在项目管理过程中,如果不是去中心化的话,肯定有一个管理机构。但是如果没有管理机构,一定是靠社区的共识来决定要给谁发起公益。现在我们LEC的自治组织社区里面采取了一个投票的方式,可以用自己的持有的通证来支持或者反对。

最近的两次投票都通过了,特别是这次郑州的洪水的投票,我看到是没有一票反对,全票通过,这个是很让人高兴的一个事情。这样的一个治理模型,能够把大家在心灵深处的爱心去激发出来。实际上很多我们参与去中心化社区的朋友们,都会以自己的一种方式去表达一个爱心,而且这个表达爱心以后,你会发现你所对社区做出的共识、爱心承诺,最后会以一种其他的方式自然的去过渡到给受捐助的地方。

就像Stephen刚才说的,你只要有一枚这个通证在自己手上,整个社区就会因为你有这一枚通证,所以才会多出一份贡献,多出一份力量,这个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情。我觉得这个模型真的是非常好。

目前为止全球有比特币钱包的人大概是7000万,数字货币钱包加在一起大概1亿多,我认为像LEC这种传播力度,而且以这样一种爱心方式,我认为速度就会增长很快,可能最后的数字比Stephen预计的要快,但是即使这样做50年公益,我认为这个项目依然会是非常成功的。因为整个过程当中参与者可以不考虑任何任何投资属性,你也会为它的整个项目运行的爱心所感动。

Ting:目前的社区的大小怎么样?之后会怎么样去发展社区?

Stephen:就香港的情况来说一说。据我了解的话,现在有很多社群慢慢都在做起来,项目开始时间很短,那么香港社群是最早的社群之一,我们的想法就是这个项目其实不着急,或者不急于像其他的项目一样,要疯狂的发展到怎么样。当然我们需要关注度,我们需要支持度,我们需要被注意到,这个是肯定的。我们更多的觉得作为公益项目,根据白皮书所有的这种精神内核,我们知道要做什么,我觉得我们还是很清晰的。我觉得作为公益项目,你真的需要走下去首先是公信力,哪怕你是去中心化,哪怕你是科学管理的,其实你还是需要公信力,还是需要更踏实地围绕着你所描述的事情去坚持不懈的往下走,所以我们在香港做了很多的这样的活动,包括这一次募捐给德国的水灾,我们坚持去做这样的事情,我们不怕没有人来关注我们,我相信有太多做公益的人士就会关注到,当然他们是不是懂区块链,可能需要一个很漫长的时间去影响他们。

很多参与到区块链行业的人说真的想要通过区块链的方式来做公益。跟大家聊过这个项目之后,大家都觉得太好了,很有意思。我们现在也借助了一些专业的团队,包括跟Cointelegraph的合作,我们也希望借助贵平台,借助更多的媒体来帮助我们获得一个更好的关注度,这个也是我们很期待的事情。

那么,欧洲的社区也会很快的启动起来,这次德国的事情,那么也有很多的欧洲的朋友在帮我们来推动。美国纽约小分队已经成立了,他们今天没有办法有时间来参与这个活动,我也跟他们聊了很多,那么纽约的活动也会很快的启动起来,欧洲、纽约、欧洲、香港,应该很快会有一个全球化的辐射,那么我们知道东南亚的社区也已经早已在运转了,我们在曼谷的一个小团队已经在运转了,可能很快印度社区也会运转起来,因为原本这个月打算就是跟东南亚和印度,帮助他们社群在当地做一些公益活动当中。我想公益事业是永远值得我们去做下去的,不用很计较今天明天后多少人,我想也许在未来某一天因为某一个事件就进来了数不清的人,这个也是有可能的。

Robert:我非常赞同Stephen的观点,实际上做公益的最高境界,我认为就是我们说的左手做公益,最好不要让右手知道,实际上做公益最高境界是不希望别人知道。做区块链的人往往都是非常有创新的,而且比较有个性的人,所以我想大家心目当中最高水平的工艺是什么呢?就是远远的你看着那个工已经完成了,别人不知道是你做的,而且你最后给他一个微笑转身离开,这是我们做公益的最高境界。

我认为LEC正好带给你这样一种情况,你不用让别人知道谁去帮助了他,但是你把这事儿做了,然后投给他一个微笑,缓缓地离开,这是做公益的最高境界,而LEC创始团队已经把所有管理权放弃了,谁在里面投票没有人知道,最后受公益的人只是得到的那个结果,也许背后是那么多人对着他微笑,这是多高的一种境界。

LEC的最核心是跟区块链技术结合,跟区块链当中的共识、去中心化相结合,这背后是多么有趣的一个事情,我也是为这些事情所感动,所以我非常乐意去讲LEC的事情,而且成为最后大家公益当中的那一份子。我相信这个项目根本不用去做太多推广,因为它走下来的实实在在的每一步就是推广。

我相信很多年以后别人会记住我们今天谈的这件事情,因为现在还很少有人知道,只有可能几万人知道这件事情,但是很多年以后也许这个项目会变得非常有名,但是那个时候我们也希望社会只是知道这是一个公益项目,知道我们曾经大家一起为这样的一个公益项目去努力过,仅此而已。

Ting:社区参与投票的具体操作您可不可以跟我们说一下?

Stephen:这两天我还发起了一个议案,在去中心化钱包里面输入官网投票地址,输入进去之后,你只要有LEC的通证就可以。智能合约的要求是持有超过50万LEC通证才能发起投票,因为这可能希望投票的内容更加精英化,提案要尽可能的有格调,可能要求会比较高,我们可能甚至通过投票的方式把要求降下来。

每个人只要持有LEC通证就可以投票,但是这个投票其实也蛮贵的,投票是要付gas费的,然后投票的过程当中会把你的LEC通证质押在那里。每个投票都是很负责任的投票,这里面没有没价值的和不负责任的投票,所以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Robert:我参与了两次投票。第一次赎回的时候,我用了三次才把它赎回。的确,这个过程刚开始的时候可能很多人不熟悉,特别是不熟悉DeFi的人,更不太会操作,但是我相信未来真的是一个趋势,未来可能大家去投票去真正的去帮助别人的时候,一定是采取这种方式,因为非常清晰,任何一个环节都可以在链上看清楚,这是完全能够追溯的事情。

Ting:可不可以理解说LEC会跟DeFi相结合?

Robert:它们是自然的结合。比特币是价值互联网当中的第一个数字货币,以太坊是第一个价值传输网络。由Uniswap为代表的DeFi,实际上是建立了由多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组成的金融体系。

那么在整个去中心化金融体系里面,实际上以前缺去中心化公益。LEC作为第一个去中心化的公益项目,非常的巧妙完成了公益。

这个团队自己放弃了管理权,所以我认为这是非常值得尊重的一个团队,他们能够做这个项目,同时放弃管理权,这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大爱的事情。现在项目以这样的方式往前发展,我对这个项目的未来是非常期待的。

一个行业有这样的一个特点:第一个项目会自动的占有同行业50%以上的市场份额,这个叫达维多定律,是数字经济领域当中的三个重要定律之一。就是说,LEC作为去中心化公益领域的第一个项目,会自动占有50%以上的市场份额。所以对它的未来充满期待。

Ting:国库资金的占比为10%,它的使用规则和方式是什么?然后有什么样的特殊意义?

Stephen:我觉得这个是非常有特色、有个性的一个设置,我们确实觉得它的设置是很巧妙的,这10%它分成两个部分,它是在一个合约里面管理两个pool,其中5%是用来奖励LEC持有大户的,每个月发放一次,分成30次来发放。那么这5%相当于奖励了前100名的大户,看上去好像奖励很多LEC,但实际上再除以100,再除以30,实际上每个人得不到很多,但是它有一个锁定的作用,即持有LEC的大户不会抛售,实际上对于稳定价格或者对拉升价格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个5%是用来奖励给一些著名艺人。白皮书写的很清楚,就是5%是奖励给100位的好莱坞明星、NBA球星、一些非常有名望的慈善公益人士、一些技术开发人员,以及所有对LEC做出了重大贡献的人,但这些都要通过提案的方式来进行,然后整个社区对这个事情进行投票。

这个5%分成100个月奖励一百个人,那么这个过程要有10年,也就意味着在未来的十年里面,每个月都可能会有一位流量明星,一个非常有名望的人。

Ting:目前你们有德国的公益提案,你们觉得下一个提案会是什么时候?

Stephen:首先得有LEC然后你才能发起提案,因为LEC的价值越来越高,那么,无主公益金的价值越来越大,其实每个国家、每个地区、每个社群都有太多需要帮助和需要关心需要去爱护的人。那么我想每一个有爱心的人都会去盯着这笔钱,这个说法有点奇怪,但实际上就是这样子,因为这个是无主公益金,大家都可以来申请,都可以把这笔钱拿回来去给你的社区、去给你的同胞、去给你的伙伴们、去帮助他们,所以每个人都有机会去申请,这个是很重要的一点,它实际上是一个开放式基金,每个人都可以去申请,只要你的投票支持度足够多,那么我相信你是可以有机会拿到这笔钱的。

未来我想印度社区有可能会有活动,因为印度社区的灾情还很严重,其实泰国社群也极有可能,因为泰国现在的疫情突发,每天新增过万病例。我想欧洲一些社区也在积极的争取,包括前段时间法国大巴黎区的一个社群的领袖也在跟我们联络,说你们其他做的好像很有意思,我们也想在大巴黎去做一个这样的活动,对于一些无家可归之人进行捐助,我觉得这个也是很好的。纽约社区也在积极的筹备这些事情,类似事情未来会在哪里我们不知道,会有各种各样的,以各种各样的形态出现到我们面前,通过区块链的形式详细的披露,其实什么项目其实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符合区块链的精神,公开透明就行,这是我所关注的核心点。

Robert:下一个项目我们希望能看到一些真正能帮到人家的项目,哪个国家哪个伙伴提出来,我觉得是无所谓的,但是LEC带给我们一种范式,这种范式是非常重要的,LEC以这样的一个模式解决公益的透明化问题,同时让整个过程还可以持续。

刚才Steven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模型,一方面用社区的力量在逐步做传播,一方面用公益金来帮到大家。整个模型是可持续的,而且可以保持相应的活跃度,所以说整个模型的设计是一个非常好的范式,对今后的公益项目是有一定的引领作用的,这是最值得肯定的地方。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6 + 17 =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马克·库班:建议用DAI支付以太坊Gas费

马克·库班通过推特表达自己对于去杠杆市场崩盘的看法。他认为应该有一个EIP改变单一速度和Gas费设置,用DAI支付Gas费用。“将Gas费的定价和支付机制与ETH(或任何代币)升值的目标分离,这将提升

DeFi NFT项目Charged Particl...

据官方消息,DeFi NFT项目Charged Particles将于5月31日在Polkastarter进行IONX代币生成事件(TGE)。IONX总供应量为1亿枚,将分配给社区、投资者、团队、顾问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