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先驱报SushiSwap:...

SushiSwap:反叛中的创新,成长最快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

内容:Mario Gabriele

编辑:海外独角兽团队

排版:雨欣

SushipSwap 的发展带有一定传奇性。

它最初作为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 的模仿者和挑战者出现,它找到了解放权力和财富的方法,对 Uniswap 的流动性撬动是去年 DeFi 最惊心动魄的一战。仅在推出五天后,Sushi 就使 Uniswap 失去了68% 的流动性。

它在短时间内迅速成为 DeFi 领域的领导者之一,峰值月交易额达到 250 亿美金,现在锁仓量40亿美金,日交易额约为 10 亿美金,在 DEX 中排行第三,市场占有率约为 14% 。

注:DEX (Decentralized exchange,去中心化交易所)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交易所,它不将用户资金和个人数据存储在中心化服务器上,由机构托管交易,而是通过智能合约匹配数字资产的买家和卖家,进行点对点交易。

它经历了创始团队的叛逃和重建,在创立 Sushi 仅十天后,匿名创始人 Chef Nomi 就拿着价值 1400 万美金的以太坊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2020年的加密牛市,那几个月被称为 “DeFi之夏 “。有人寻找他,媒体审判他,也有人认为他被谋杀了。

但 Chef Nomi的消失意味着更重要的事情的开始: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组织,拥有比任何同行更强大的社区。Sushi 的成功不是因为它阐明了在加密经济中建立帝国是最重要的,而是因为其混乱的起源。

如今 Sushiswap 仍在茁壮发展,并走上了和 Uniswap 不同的道路。它提供一系列产品和服务,包括 AMM(自动做市商)、用于借贷的Kashi、BentoBox保险库和dApp生态系统、Miso启动板,以及去中心化的 NFT 交易平台 Shoyu。

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将讲述这个传奇故事,将涉及到以下内容:

  • 起点:Uniswap 的卓越创新和关键漏洞
  • 计划:Sushi 如何以及为什么创立
  • 抢劫:主厨 Nomi 为新交易所带来流动性的巧妙办法
  • 谋杀:创始人潜逃,DAO如何伸张正义
  • 后果:一个无领导组织的建立
  • 未来:Sushi将何去何从?

01. Uniswap的创新和漏洞

在讲 Sushi 之前,我们要先讲一下 Uniswap 的开端。

“我刚刚被解雇了 :(”

2017年7月初,一位名叫 Hayden-Adams 的年轻机械工程师被西门子解雇。这是他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一个看起来安稳的技术岗位。

突然失业后,Adams向 Karl Floersch 发送了上述文字,这位朋友正投身以太坊生态。Floersch回复道:

“祝贺你,这是发生在你身上最好的事情!!!机械工程是一个垂死的领域。以太坊是未来,而我们正处于早期。你的新使命是编写智能合约!”

在给 Floersch 发送那条沮丧的短信15个月后,Adams推出了Uniswap,一个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自动化的代币交易所,这体现了他的耐心和独创性。在没有收入的日子里,Adams学会了多种语言的编程,把最初的业余项目变成了一个全功能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X)。

Adams 的创新的意义不应该被低估。在创建 Uniswap 的过程中,他和团队成功地解决了加密世界的一个难题:运行一个没有订单簿的交易所。虽然很多细节都设计得比较复杂,但结果是 Uniswap 能够在没有中心化的情况下拥有流动性。以前没有人做到这一点,至少没有像现在这样优雅。

那么,Uniswap是如何做到的?

有些人认为,Uniswap是一个分叉,它的V1版本借鉴了竞争对手 Bancor 的项目。Adams 强烈否认了这一说法。

像 Uniswap 这样的 “自动做市商”(AMM,Automated Market Making)如何管理这个过程,还有更多的复杂性。但简单来说:

  • Uniswap是一个自动做市协议,由恒定乘积公式来维持价格比例,并在以太坊上进行部署,是一个完全的去中心化交易工具。不会受到任何中心机构的监管与接入,并且代码完全开源在Github上。
  • 做市商是一种促进市场流动性的代理商,在传统的 CEX(Centralized exchange 中心化交易所)里做市商主要是机构。而 AMM 根据一个简单的定价算法,让两种资产之间能够随时报价,相当于把做市过程去中心化了。
  • 所谓的自动做市协议,就像只有基础功能的商铺。在Uniswap中,流动性提供者同时扮演回收商和售出商两种角色。Uniswap可以为任何两个ERC20代币提供交换服务。

无可争议的是,Adams成功地激励了外部各方提供交易深度。”流动性提供者”(LPs,Liquidity Provider)将代币存入一个池子,并因此获得奖励。例如,如果我把 ETH 和 USDT 加入ETH-USDT池,我可以通过这样做获得 “流动性代币”,与我的贡献成比例。(这与治理代币不是一回事,我们稍后会讨论)。

注:USDT,是 Tether 推出的基于稳定价值货币美元(USD)的代币,1USDT=1美元,用户可以随时使用USDT与USD进行1:1兑换。Tether 公司严格遵守1:1的准备金保证,即每发行1个 USDT 代币,其银行账户都会有1美元的资金保障。

像 Uniswap 这样的 “自动做市商”(AMMs,Automated Market Making)如何管理这个过程,还有更多的复杂性。

Uniswap 的新颖性和早期成功没有被资本所忽视。Paradigm 在2019年向该项目领投了180万美元的种子轮。到了第二年夏天,Adams宣布进一步的资本化,由a16z领投1100万美元。那时,这个项目拥有大约1.3亿美元的总价值锁定(TVL),反映了通过智能合约担保的金额。(虽然不是直接类比,但可以把TVL理解为 “管理的资产”。)

(现在Uniswap的累计交易量已超过5000亿美金,市值超过百亿美金。)

虽然风投的兴趣验证了 Uniswap 最初的发展潜力和长期愿景,但它也存在着脆弱性。

02. 反叛者的机会

在谈论 Uniswap 的漏洞之前,我们需要先讨论一下区块链世界的特殊破坏模式。具体来说,似乎有两个轴心规则在支配这个行业,并为反叛者提供机会。

  1. 流动权力法则。Crypto的运作与现有的权力结构相反,认为传统的等级制度是不合理的。这可能与一些已经存在很长时间的机构有关,如传统的金融系统或像 Coinbase 这样的新公司。在这两种情况下,权力被认为是被一个中央实体所掌握,该实体寻求加强控制。Crypto 希望权力是完全流动的,根据贡献者对社区的价值来累积。从这个角度看,它不仅仅是去中心化,更是在去中心化结构下根据相对贡献来进行权力分配。
  2. 流动财富法则。同样,加密世界对寻租的实体持怀疑态度。那些不提供持续价值和努力的组织,在与其他每个参与者相同的规则下挣钱,往往被认为是妥协的。加密世界希望财富是流动的,奖励持续的价值创造。从根本上说,加密世界认为用户是价值创造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不是价值的消费者。

a16z的合伙人Chris Dixon在这条推特上对最后一点做了最好的描述。

Dixon 阐述了 web3 ——这个用来描述加密原生网络的术语——如何通过重新分配收益而获胜。去中心化者通常不会像中心化实体那样保留这笔费用,而是将其返还给用户,以承认其价值。

Uniswap 在崛起的过程中利用了第二定律。Coinbase、Binance 和其他中心化的交易所不仅是大部分加密市场的焦点,而且还抽取费用。虽然 Uniswap 也收取费用,但它将费用转给 LP (流动性提供者),奖励他们的贡献。

这已经是很大的升级,但 Uniswap 对流动权力定律的相对不重视带来了一个问题。

通过接受风险投资,Uniswap 有效地允许其平台的一些力量被入侵者所捕获。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只是一个观念问题 —— 像 Paradigm 这样的基金以给项目增加实际价值而闻名。研究主管 Dan Robinson 是Uniswap 的早期协助者。

但对于某些外部人士来说,Uniswap突然出现了与机构结盟的情况。虽然有些愤怒可能是过度的,但融资决定确实带来了切实的影响。那些通过在不同市场播种而帮助交易所起步的LP(流动性提供者,Liquidity Providers)们,他们的回报份额有可能被这些大得多的公司投入AMM(自动做市商,Automated Market Making)的资金所稀释。

也许 Uniswap 的管理结构更违反了法则一。虽然该项目确实给了LP(流动性提供者,Liquidity Providers)们一种赚钱的方式,但它没有给他们一种投票的方式。没有任何 “UNI “代币为社区提供一个表达意见和制定前进道路的机制。权力被隐蔽起来,被少数人所掌握。

这提供了一个攻击的途径,不止一个评论员注意到了这一点。2020年8月23日,The Block的研究总监 Larry Cermak 在推特上写道。

Cermak 提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如果有人利用Uniswap的AMM(自动做市商,Automated Market Making)的力量,又加上一个代币,会发生什么?如果社区拥有该项目90%的股份,并能决定其未来,会发生什么?

也许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Cermak 已经勾勒出一个伏笔。一个潜伏者正在仔细聆听。

03. Sushi 的代币激励和流动性

人们对这个自称是主厨 Nomi 的人知之甚少。

Nomi 从魔兽争霸的游戏《炉石传说》中借用了自己的化名,在 Cermak 的推特发布一天后出现在Twitter上。

即使这个最初的迭代也显示出对现代品牌的欣赏。Nomi选择了一个俏皮、可爱的名字,成功地做到了与众不同、模仿性强、可扩展性强。Sushi的名字已经沿用了下来,并为所有后续产品的命名提供了依据。

虽然很少有人注意到第一条推文,但没过多久,Nomi就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两天后的8月26日,Nomi 正式宣布创建Sushiswap。在一个推文和Medium帖子中,他概述了Sushi与它所分叉的项目有什么不同。这引发了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这些事件发生得如此迅速,值得预览一下。

Sushi 狂飙突进的时间轴——

2021.08.23,Cermak的“假设”推文;

2020.08.24,主厨 Nomi 第一次发推;

2020.08.26,SushiSwap 建立;

2020.08.31,Sushi 的交易量超过 Coinbase Pro(Coinbase专业版,为资深交易员提供专业化服务)。

2020.09.01,Sushi 的锁仓量位列 DeFi Pulse第一;

2020.09.05,Nomi 取走 Sushi 中的以太坊;

2020.09.06,Sushi 的私钥交给 SBF;

2020.09.09,Sushi 终于迁移;

2020.09.10,私钥被移交给新的主厨们。

在最开始的帖子中,Sushi 指出,虽然 Uniswap 将其 0.3% 的交易费分配给LP(流动性提供者,Liquidity Providers)们,但这只适用于活跃的供应商。这意味着,如果你不再提供 ETH 和 USDT,你就不再获得奖励。

Sushi 认为这样的安排是不公平的,因为 Uniswap 没有认识到是LP(流动性提供者,Liquidity Providers)们让项目落地。为了补救这一点,Sushi 只收取 0.25%的手续费,并将其转交给 LP 们,另外 0.05%的费用给了其代币 SUSHI 的持有者。重要的是,SUSHI 不仅给早期参与者提供了持续的收益,而且提供了治理权,这是 Uniswap 没有的。

在 Uniswap 上,LP 根据其提供的流动性份额获得相应费用,这更像是一锤子买卖,无法获得协议的长期价值。而 SUSHI 代币则代表了整个 Sushiwap 协议的潜在收益,可以长期捕获协议的部分费用。

这种代币激励的模式,将流动性提供者和协议的长远收益绑定在一起。为协议服务的 LP 能持续获得更多代币,这样如果早期 LP 不再提供服务,他们持有的代币会被后来者稀释,也兼顾了后来者的利益。

如此贸然地复制一个现有产品,需要“大胆和无耻”的组合。代币激励只是 Sushi 的第一步,它的另一个举措,是从 Uniswap 无情地获得流动性。

Sushi 获得流动性的方法被称为 “吸血鬼攻击 “或 “僵尸采矿”,它依赖于从 Uniswap 抽走流动性;这是一个慢动作的抢劫。Sushi 通过向 Uniswap 的 LP 们提供奖励来实现这一目标。

这有点像是在大赌场里开了一个小赌盘,等参与者壮大后,就单独开设自己的赌场——LP 如果在 Uniswap 上的12个 Sushi 资金池提供流动性,就能获得 SUSHI(代币),向 ETH-SUSHI 市场提供流动性的奖励是 2 倍。Nomi介绍说,15天后,这些流动性将从 Uniswap 的平台上转移到 Sushi 自己的交易所。

仅仅在推出三天后,Sushi 就使 Uniswap 失去了53%的流动资金;又过两天后,达到了68%。Cermak 在 Twitter 上说:”如果我是 Uniswap,我会很不安。”

至少在公开场合,Hayden Adams不为所动。9月1日,他发了一个帖子,一开始就慷慨激昂地斥责了Sushi。

分不清谁是在假装,谁明目张胆地装糊涂,TVL在短短几天内存入10亿美金的高风险投资,这令人不可置信,主要是大量的鲸鱼。

任何在这里谈论社区与VC的人,要么是妄想,要么是故意误导。

尽管 Sushi 的大量 LP 们确实持有大量股份,但 Adams 的批评并不符合幕后发生的事情。自8月26日开放以来,Sushi 的 Discord 频道已经吸引了源源不断的忠实支持者,其中许多人来自亚洲市场。其中一个加入者是 “0xMaki”,他在加入聊天的几分钟内就把自己变成了 “总经理”。

就在Adams对 “Sushi “项目表示怀疑的同一天,”Sushi “项目在Defi Pulse的排名中上升到首位。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它已经成为生态系统中TVL(总锁仓价值:Total Value Locked)最大的项目。

Nomi 的抢劫似乎奏效了,吸引了流动资金,并激发了一场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聚集的运动。Sushi是加密世界的热门话题,剩下的就是完成序曲,将流动性从 Uniswap 迁移出去。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然后它就崩溃了。

04. 创始人的潜逃

我们要感谢弗洛伊德提出的 “创始谋杀 “的概念。在《图腾与禁忌》中,这位奥地利人认为,文化在象征性的弑父事件之后得到巩固,父亲被儿子们杀死了。这有助于缓解恋母情结并产生后代。

René Girard 补充了弗洛伊德的概念。Girard认为这样的杀戮可能会发生,但不是按照恋母情结的构架。不管各方处于怎样的关系,它都有可能发生,它来自于群体选择惩罚一个“替罪羊”的渴望。在一篇关于这个主题的优秀作品中,Alex Danco 描述了这种现象。

简而言之,这个想法是,任何长期稳定的群体或社会都可能将自己的起源故事追溯到一个令人震惊的暴力时刻。对那场暴力的记忆,在某种潜意识层面上,有助于将社区团结起来。没有人希望它再次发生。

替罪羊承担社会罪恶的效果是重新获得团结和友爱;死亡孕育了生机;暴力先于和平;要建设罗马,必须先杀死 Remus。

注:罗马神话中,Romulus 和 Remus 这对兄弟建立了罗马城。在关于以谁的名字给新城命名问题上,兄弟二人起了争执,结果 Remus 被打死,所以罗马城因 Romulus 而得名。

如果说是这些想法在9月4日的晚上主动拜访 Sushi 的设计者,那就太过夸张了。看着 Discord,Chef Nomi 似乎完全沉浸于迁移的任务,回答了几个问题,回答时很匆忙。

从一开始,Sushi就划出了一个 “发展基金”。这个子实体被分配了项目的10%的代币,作为对开发者努力的补偿。他认为,那些使 Sushi 拥有生命并改进它的人将得到奖励,包括 Chef Nomi。但是,尽管该平台的许多信仰者知道该基金,似乎很少有人预见到任何问题。Nomi 本人主动消除了对携款潜逃的担忧,在 Discord 说他是一个 “好人”。

Sushi Discord

9月5日的事件证明了这些话的空洞性。在计划迁移的前一天,Nomi 提取了发展基金一半的 SUSHI ,以38万 ETH 的价格出售。大约1400万美元。

Nomi 的举动很快被打上 “退出骗局 “的烙印,他拿着投资者的资金一起消失了。不过,Chef 并没有消失。相反,他试图为自己辩护,表示撤资会让他更加专注。

这没有什么区别。加密圈最有影响力的人物对此举表示反对,Sam Bankman-Fried(SBF)在推特上说:”Chef Nomi 很糟糕。” 围绕该项目的社区开始抗议,对这种背叛感到愤怒。

就像与 Sushi 有关的其他事情一样,其后果以惊人的速度发生。在他出走的第二天,在社区的压力下,Chef Nomi 将项目的私钥交给了 SBF。正如 FTX 首席执行官在我们三部曲的第一部分中指出的那样,这是一个 “需要时间的事情”。这是一个关键的决定。当 Sushi 陷入困境,面临全面崩溃的威胁时,SBF 以他的权威和信誉证明它是安全的,他将保护这个项目并推进其发展。

不到一个星期后,这种管理就正式结束了。9月9日,Sushi 终于从 Uniswap 迁移出去,成为独立的交易所。第二天,SBF 宣布他已经将 AMM 的私钥移交给了一些新的 “主厨”,负责指导社区的发展。包括 Cermak、Compound 的 Robert Leshner、Sino Global 的 Matthew Graham 和仍然是匿名的 0xMaki。

PANews

然后,在9月11日,这个故事发生了最后一个惊人的反转。主厨 Nomi 忏悔了。

他还提供了比他的忏悔更多的东西,将全部的38万个ETH返还给项目。

此举得到了 Sushi 社区的赞赏,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对其创始人的尊重。但这并不重要 —— 主厨Nomi 已经被“谋杀”了。从隐喻上说,从功能上说,他已经不存在于 Sushi 的背景中了。

9月12日,他在Discord上发出了最后一条信息。

在提到 Nomi 时,一位评论者写道:”他走了xD”。

另一个人回应说。”他还在这里。他一直在工程频道里发帖。见#backend-dev”。

过了一会儿,这个人自己出现了。

“我在后台频道。”

这是他最后一次发声。

05. 真正的无领导组织

距离 Nomi 消失的日子已经一年。Sushi 仍然在这里,这很了不起,这种 “毁灭式创立 “的力量,使一个社区、一种正在萌芽的文化充满活力。

(当然,Nomi 不太可能真的消失。相反,他 “生活在我们中间,潜伏在我们的 Discord 中……只是在一个匿名和去中心化的协议中,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在运作第一年里,Sushi 在许多方面都取得了成功,特别是以下几点:

  • 庞大的社区。Sushi 拥有大约20万名用户
  • 忠诚的领导。0xMaki 和 Joseph Delong 一起进入了这个项目
  • 广泛的产品组件。Sushi 横跨借贷、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以及更多。
  • 可观的潜力。交易量增长,最近每周达到120亿美元。

尽管取得了这样的成功,Sushi 似乎被低估了。让我们评估一下该项目今天的状况。

社区

在我与加密专家的谈话中 —— 他们都要求保持匿名或化名 —— Sushi社区的力量被最频繁地提及。有关消息称: 

Sushi是迄今为止最大和最有趣的 DAO 。唯一的可能是因为它的创始故事。

如前所述,Sushi 据称有大约20万用户,每周有1—2万名交易者使用 DEX。它的 Discord 拥有4.5万名成员,其中15%在我观察该社区期间在线。

这是一个相当有趣的地方。一天早上,我花了一个小时和其他成员一起听Lofi音乐。在其他频道上,大范围友好的谈话有增无减。

鉴于Sushi的起源,与 Uniswap 相比,特别是在社区方面的比较,是不可避免的。毫无疑问,Uniswap的规模更大,大约有250万用户,是 Sushi 的12.5倍,在这个DEX上每天进行交易的交易商的数量与 Sushi 每周的数量相同。

它的Discord也有类似的参与度,拥有大约 8.6 万名成员,其中11%在我探索期间在线。(我随意登录Discord看到的应该是最粗略的近似值;欢迎更好的数据)。) 

如果说这些数字揭示了这两个社区的区别,那也许就是Sushi的用户中,有22.5%可以在其Discord中找到;而 Uniswap 的用户中只有3.5%待聊天室中。当然,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分析,因为加入 Discord 群组并不需要证明自己持有代币,但它是一种高参与度的体现。

这也反映在投票模式中。看一下 Sushi 和 Uniswap 社区考虑的最后五个提案,参与率有相当大的差异。Uniswap 的五个提案共收到 1641 票,平均每个议案328票。尽管规模只有 Uniswap 的8%,Sushi 却收到了5283张票,平均每个议案票数为1057。

关于社区问题的最后说明:一位加密专家指出,Uniswap 和 Sushi 的社区在地理构成和调性上有所不同。由于其创始团队和早期社区,Uniswap 主要吸引北美用户。这种渊源造成了一种排他性、精英化的氛围。Sushi对这种感觉进行了有效的对应定位,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更具包容性的全球 AMM。这似乎已经证明它亚洲市场特别有吸引力。

我不认为Uniswap团队意识到他们把自己放在多么高的位置上,以及他们对社区的参与程度有多低,尤其是在亚洲。他们只是在不知不觉中把市场给了Sushi。

团队

Sushi 的领导层对其更开放的氛围功不可没。自从 Nomi 离开后,该项目依靠成员们的努力,尤其是 0xMaki 和 Joseph Delong。

在某种程度上,Nomi 的离开可能是一个损失。关于他我听到的大多是二手材料。他被描述成一个杰出的技术人才 —— 与有些人认为的拙劣的模仿者相去甚远。

Nomi 并不是在Sushi的前12个月中唯一高调离开的人。一位早期的社区成员指出,该项目在成立之初似乎有两个创始人。他们指出一个已经被删除的用户在早期的对话中出现。

除了上面提到的 “被删除的用户 “之外,另一位布道者 “CTRL “也在第一年离开了Sushi。CTRL最初担任社区经理,但在可疑的情况下离开。在Discord中,一位用户描述了当时的情况。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试图勒索团队,几乎什么都没做,却拿着很高的报酬。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 0xMaki 最宝贵的贡献可能是对项目的真诚投入。当其他人可能试图赚取快钱时,Maki拥有对Sushi的真正热情,使他成为社区的一个合适的化身。

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与拥有同 Nomi 同样的技术才能有关。在接受 Unchained 播客的采访时,Maki 将自己描述为一个没有经验的加密外行。一个一直关注 DEX 格局的消息来源验证了这一观点。在听到 Maki 的早期采访后,他们认为他 “没有头绪”。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普遍的观点。一个不同的评论家认为 Maki 是个专业 BD 贡献者和一个有才华的招聘者。虽然社区最终签署了引进新合作方的协议,但 Maki 挖掘了像 Keno 和 Joseph Delong 这样的主要参与者。

(他还负责了胖手指的 Discord 消息 “tfars iuyt balitd”,这个无意义的句子成为了Sushi的集结号)。

最终,我听到的关于 Maki 的意见是很矛盾的,尽管通过社区聊天和采访进行了挖掘,但很难辨别他究竟是如何融入Sushi项目的。

Joseph Delong 的形象更为直接。在全职加入Sushi之前,Delong 曾在加密公司Consensys担任工程师,并在 USAA (美国汽车协会联合服务银行)的区块链实验室担任研究员。

除了带来经验之外,Delong 也是 Sushi 更有发言权的领导者。Maki 似乎很少花时间在 Discord 上,而Delong则很活跃,他在一个频道里就新的表情符号开玩笑,在另一个频道里与一个新的感兴趣的工程师联系。

Maki 和 Delong 在维持项目运行方面都值得称赞。但是,尽管他们做出了最大的努力,Sushi 似乎是在一种混乱的状态下运作。这一点在查看Sushi的产品时尤其明显。

产品

在很短的时间内,Sushi已经推出了一组产品,包括借贷(”BentoBox”)、流动性挖矿、抵押和代币发行工具(”Miso”)。一个NFT平台(”Shoyu”)预计将很快亮相,并将 NFT 领域第一个去中心化玩家。这可能是个大生意。

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些倡议中有许多是在没有外部激励的情况下有机产生的。BentoBox 和 Miso 都是由成员在被项目 “雇佣 “来更正式地做贡献之前创建的。这就是一个真正的无领导组织最好的样子 —— 有才能的人发现了一个机会,并利用他们的技能让真正有价值焕发生机。

这也意味着 Sushi 缺乏焦点。Sushi 想成为什么?将 Sushi 的产品范围与 Uniswap 相比较也许能带来一些启发:

虽然像这样的矩阵通常是用来显示一家公司在功能方面落后于另一家公司,但很难不通过不同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当然,Uniswap 可能没有 Sushi 的范围广,但它有一些可以说是更重要的东西:方向。比较讽刺的是,一个名为 Sushi 的项目在精神上感觉更接近于饭团。

有人简洁地区分了这两个项目的战略—— “Sushi 在产品和社区参与方面进行创新,而 Uniswap 在协议方面进行创新”。

时间会告诉我们哪个是更明智的做法。

被低估的潜力

到目前为止,Sushi 杂乱无章的产品似乎并没有阻碍它的发展。从它的潜力来看 —— 鉴于过去一年整个加密领域的蓬勃,这个项目正在茁壮成长。

虽然它威胁 Uniswap 霸主地位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 Sushi 已经确立了自己作为第二大DEX的地位。在撰写本文时,其14.8%的市场份额落后于 Uniswap 的65.6%,但在过去7个月中一直保持相当稳定。

这一份额加起来就是有意义的数字。Sushi 目前市值为28亿美元,比三个月前的12亿美元有所增加。每周交易量约为20亿美元左右,在撰写本文时有43亿美元的TVL,足以使Sushi成为第九大 DeFi 项目。Uniswap 是第六位,有64亿美元。

曾经看起来几乎是一个笑话的倡议已经成为一个严肃玩家。

可以说,相对于这种潜力,Sushi的价值被低估了。与其他 DEX 相比,Sushi 的市值看起来被 TVL、交易量和收入的倍数打了折扣。

例如,Uniswap 的估值是其年化收入的13倍,而 Sushi 只有9倍。这与市场领导者有很大的距离,与 Curve、Pancake 和 Bancor 的倍数相差甚远。(想要对这些平台的不同产品做完美的比较很棘手,但它还是能说明问题)。

如果 Sushi 的预计收入以与 Uniswap 相同的比率估值,该项目的市值将超过42亿美元。看起来 Sushi 确实有运行的空间,但加密市场对它持怀疑态度。

如果Sushi想赢得怀疑者们的信任,并成为不仅仅是加密圈最令人信服的案例研究,它将需要制定一个更清晰的前进策略。

06. 未来何去何从

在最近的一条 Twitter 上,Multicoin Capital 的创始人 Kyle Samani 写道。

我认为 Sushi 有点迷茫,不知道它长大后想做什么。

在去年的历史性出生后,Sushi 似乎已经飞快地度过了童年,来到了青春期(以及随之而来的身份危机)。

Sushi应该成为什么?它如何利用加密圈中参与度最高的社区来实现其潜力?

在与专家的交谈中,以及在我的研究过程中,我认为 Sushi 应该考虑三个关键步骤:

  1. 重视 Shoyu
  2. 改进核心产品
  3. 超越消费者的视野

虽然数字1和2可以同时进行,但着手进行第3点可能需要更多信息。

重视 Shoyu

Sushi 的最新举措之一可能被证明是解锁第二场戏的关键。

六个月前提出的去中心化的 NFT 市场 Shoyu 预计将在11月推出一个V1版本。这代表着对平台的一个重要补充。

我们有理由认为,虽然 Sushi 的产品线已经很多,但 Shoyu 可能是有益的。首先,NFT 正在经历一个行情较好的时刻。8月,市场领导者 Open Sea 达成34亿美元的交易量,比上月增长了1000%。市场形势相当疯狂。

竞争态势看起来对 Sushi 有利。Open Sea在很大程度上是主导者,第二大交易所 Nifty Gateway 与之相差巨大,在 8 月的交易量不到3000万美元。Shoyu 可能会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超过较小的竞争对手。

考虑到在位者(这个描述词几乎不适合用在这样一个动态领域)是集中的,这可能尤其正确。如果我们相信 “加密世界破坏两法则 “能延伸到 NFT 领域,Sushi 有明确的攻击途径。Open Sea、Nifty、SuperRare 和其他公司同时拥有了权力和财富 —— Shoyu 可以解放它们。

最后,NFT 受益于高涨的社区热情,而这正是 Sushi 独有的。由于已经有了一个专门的部落,Shoyu可以证明是该项目创造性能量的自然出口,也是一个巨大的收入来源。

虽然还处于早期,但 Shoyu 似乎是值得优先考虑的赌注。

改善核心产品

在支持 Shoyu 的同时,Sushi 应该升级其核心产品。这对于跟上 Uniswap 的步伐,并为未来做好准备至关重要。

我聊过的人明确指出,作为一个 AMM,Sushi 落后于 Uniswap。虽然 Maki 和 Delong 主持了该平台的扩张,但 Adams 却专注于改善基础设施。随着 Sushi 维持其多个业务部门(并增加更多),它必须确保赤字不会增加。如果是这样,Sushi 的份额很可能将流向 Uniswap,危及其核心业务。

升级也可以帮助避免高昂的负债。8月中旬,Paradigm 的 Sam Sun 在 Sushi 的产品组件中发现了一个漏洞,109,000个ETH(3.81亿美元)受到攻击。Sun 没有利用这个漏洞,而是帮助修补了它。虽然其专业精神和利他主义令人印象深刻(特别是考虑到Paradigm对Uniswap的投资),但它说明了Sushi 还有很多基本工作要做。

改进核心的最后一个理由是,它使 Sushi 能够为不同的投资者服务。有人认为 Sushi 应该专注于建立一个更强大的保证金引擎;从 FTX 这样的中心化交易所吸取经验。作为其中的一部分,DEX 可以利用其他协议,包括 Perpetual,它提供 “10倍杠杆给做市商和承接商”。

这可以为衍生品交易和机构客户搭建舞台。

超越消费者的眼光

如果说迄今为止该产品有一个统一的战略,那就是专注于为散户投资者服务。在这项任务中,Sushi已经成为一种 “超级应用程序”,尽管有它的弱点。

现在放弃这一重点似乎还为时过早,因此优先考虑 Shoyu。如果 Sushi 能够拥有去中心化的NFT,可能就没有必要转移注意力。但如果 Shoyu 并没有获得动力,Maki 和 Delong 应该迅速寻找其他方向。

假设团队已经升级了核心基础设施,Sushi 应该能够很好地拥抱专业投资者。这也是 Samani 在前面引用的推文中强调的内容。

我认为Sushi社区没有认真讨论过未来几年世界如何演变,以及Sushi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在哪里/如何定位。我认为忽视衍生品市场是一个错误。它实在是太大了,不能忽视。与现货交易不同的是,衍生品有真正的锁定性(不平仓就不能取消抵押品)……很有可能为了做到这一点,Sushi需要将前端分成两部分:专业版和大众版。

这可能是Sushi的下一步行动吗?该平台能否成为严肃的衍生品交易者的去中心化的首选?随着 Uniswap 成功抓住了散户市场的很大一部分,Sushi 追求机构客户可能是有意义的。

虽然这些机会中的每一个都是引人注目的,但最重要的是,Sushi必须坚持它的特色。社区的智慧和潜力不能被低估。

无论他们在哪里,我相信中本聪都会梦见 Sushi。

就其结构而言,Uniswap 分叉代表了去中心化的最清晰的体现,展现了加密世界打造联系和激发行动的非凡力量。虽然当时很戏剧性,但主厨 Nomi 的创始谋杀案最终加强了这些早期的联系。

随着Sushi开始其第二年,持有人将希望它坚持这种精神,同时表现出更大的明确性。如果它能在混乱和清晰之间取得平衡,它可能会被证明是DeFi的杀手锏。

总结:

  • 强大的社区可以弥补其他方面的不足。虽然Sushi可能没有世界上最强大的交易所,但它确实拥有加密货币最活跃的社区。这推动了它的成功,尽管有很多脆弱性。
  • 加密市场遵循不同的颠覆路径。要推翻加密货币世界的既得利益者,找到解放权力或财富的方法。权力控制得过紧反而会给反叛者带来攻击的机会。
  • 现代品牌建设必须考虑模仿力。虽然似乎没有什么想法,但Sushi公司成功地运用了“模因”(Meme),注重品牌符号的友好。更多面向消费者的公司应该考虑他们的产品如何以合适的方式表达出来。
  • 加密市场是一个多极化的市场。虽然加密市场是全球规模的,但还是有权力中心。尤其是,北美和亚洲代表了该领域的两极;那些具有广阔野心的公司必须考虑到这两个用户群。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3 × 4 =

热门新闻

狗狗币市值短暂超过西南航空公司

据u.today消息,狗狗币(DOGE)的市值在本周飙升了300%之后,短暂地超过了全球最大的低成本航空公司西南航空的市...

一文读懂元宇宙、NFT 和 GameFi 的关系

GameFi 改变了现实传统游戏中多方各自为阵的割裂模式

知名投行摩根士丹利为何选择新增比特币敞口?

12只摩根士丹利的投资基金将在比特币金融产品中配置资金以获得风险敞口
spot_img